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迪 > 超级牛市需要直指人心的拯救

超级牛市需要直指人心的拯救

作者 中国战略与管理研究会研究员 吴裕彬

一、股灾的血雨腥风和金刚经

7月8号中午我的一个朋友用微信给我发来一个链接,是保存在有道云笔记上的《股灾拯救了中国超级牛市》,问是不是我写的,我说是。他说他们单位的同事都在转,朋友圈里也都在转,股灾已经让很多人彻底绝望,是这篇文章让他们看到了希望的曙光。7月6日这篇文章才发表在英国国家广播公司BBC,怎么这么快就被我朋友还有他的同事看到?我点了一下他发的有道云笔记链接,阅读量竟有85万之多,我惊得无法言语。而全网不计其数的各种转发阅读量更破了300万。

我打开自己的微信公众号,看到好多读者朋友发来的私信,感谢这篇文章在黑暗中给了他们曙光,有很多人本来要参与到股灾踩踏中去的,结果也坚持了下来。

市场和货币的本质是什么?是信心和信用,这两样东西就是一个硬币的两面。没了信心,市场,不管是股市还是什么市场,就死了。从6月12日开始的那场近达一个月的股灾里,我们目睹的正是这种信心的死去。如果市场有心电图的话,你可以看见市场正在心力衰竭。而《拯救超级牛市》一文的目的就是为了唤起大家的信心。这篇文章是6月底BBC约我写的,当时股灾肆虐,很多人的股票都满是跌停板,微博上许多大V都说中国已无力回天,惊恐万状的散户很多挂跌停板出逃也逃不出。BBC是个世界级大媒体,如果我能写一篇鼓舞士气的好文章,说不定可以让大家不必如此惊慌。但是我有顾虑,我写经济金融文章的特点就是长于数据分析,但很多人抱怨太深奥,看着头疼,因此就算我写了又有多少人愿意看?

家国有难,我只有一支笔,如何能写出一篇牛文顶熊兵百万?我苦写了好几天,终于在7月4日交稿。不管有多少人看,我已经竭尽所能。

国家队成功击退空头之后,有不少读者朋友继续私信我,问我这次反弹会到多少,还有不少让我帮他们看个股。这让我非常的无奈,看来百年难得一见的股灾并没有教育多少人。他们以为国家救市他们就能继续套利了。其实我根本不懂K线图,也不懂艾略特波浪,不懂江恩理论等等股票分析技术。问我那些问题的读者无非是把股市看作是高抛低吸的套利工具,而我不这么看,因为我只懂金融经济学,在我的眼里股市不是个人套利工具,而是国家超级去杠杆化的融资渠道。那篇文章便是从这个角度去写的。

如果你是从个人套利的角度出发,而不是从国家超级去杠杆化的角度去看,那么你无法看清楚这一个六年左右的超级牛市,所谓一叶遮目不见泰山。很多人没有意识到这一次国家救市是一场中国经济的生死存亡之战,他们的痛苦主要来自于个人财富的损失。只有“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者才能领悟到这一战对改革元年之后的新政意味着什么,才能读懂超级牛市是中国经济成功超级去杠杆化的必经之路。

如来可以具足诸相见不。不也。世尊。如来不应以具足诸相见。何以故。如来说诸相具足。即非具足。是名诸相具足。诸相即指K线图,艾略特波浪,江恩理论,宽客量化模型等等股票分析技术,如来即指超级牛市。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很多技术高手,在股灾后期发现技术指标完全失效,因此陷入万丈恐慌中,就是因为陷入了诸相的迷雾中。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这个绝顶其实就是“我们的国家”,而不是“我们的套利回报率”。弃诸相而趣入“拯救杠杆化苦海中的国家,普度众生”的般若三味,就是应对泰山压顶般的金融灾害的倚天屠龙剑。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这是最危险的时代,也是最美好的时代。我们不能辜负这个时代,那绝不是个人的悲剧,而将是整个民族的悲剧。

让我们一起离别诸相,去体会国家的辉煌和苦难。

二、货币战争的滚滚硝烟

2010年八九月间,我注意到中美两国真的要打贸易战了,美国国会以过90%的支持率通过了制裁人民币低估的法案,国际经济权威媒体上(从美国的《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到英国的《金融时报》、《经济学人》)充斥着和中国开打货币战的硝烟。国难当头我万分揪心,我决心研究验证反华经济学家的结论,找出其破绽,狠加驳斥,呈书奥巴马总统,劝阻中美贸易战。

虽然没有炮弹,但贸易战杀人于无形,同样是会造成无数家庭悲剧。我想寻找的数据在以下几个方面:美元汇率变化和美国贸易逆差的关系,美国联邦债务的偿付结构,美国的国内需求与美元汇率的关系,中国对美国出口的产品结构,美国对中国出口的产品结构,美国出口与中国出口产品结构上的竞争性,中国占美国出口的份额,美国财富创造和就业创造之间的对称比较,美国就业创造的主要引擎。为此我每天晚上都在美国相关政府机构的网页上搜索相关资料,细心分析,常常熬夜到天明,洗把脸早餐也不买不吃就赶着去教课,就这样轮轴转,一个月下来自己深感这样下去是一种自杀行为,和未婚妻关系也因自己干着不挣钱没希望的傻事而紧张。

终于国庆假期来了,我告诉自己就是不吃不睡也得在这期间把这事干完,然后干不干得完都得放弃了,因为自己再坚持下去,会失恋,甚至生命也会失去。终于熬夜熬到10月6号凌晨的时候,我写完了我那关于中美货币关系,抨击华盛顿自任放纵的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和孤立中国的外交政策的评论文章,文章投给了《华尔街日报》,结果10月8号《华尔街日报》就把我的文章和报纸的所有者默多克先生的文章排版在一起发表了。我把评论文章的原型--一个篇幅较长的分析报告给奥巴马总统,财政部长,商务部长,总统经济顾问都email华尔街日报》在美国一天的发行量就有260万份,影响力极大。

这篇英语写就的文章《TheU.S.WillLoseaChinaTradeWar》是我生平发表的第一篇文章:http://www.wsj.com/articles/SB100014240527487…
媒体对政府有着非常强的执政监督力。评论发表后没过几天,我就在雅虎新闻上看到美国财政部长申明,坚决不和中国打货币战,并且要引导各贸易顺差国进行多边货币升值,而不是人民币的单边升值。我不敢说转折的发生是因为自己,因为我只是一个底层的草民,但是不管是哪国在华尔街日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更别说发表捍卫中国政策的文章--因为《华尔街日报》极之右倾,这件事让我很欣慰。

我深感我的经济研究真能为国分忧,使命感大增,怎奈学校给的教学任务太重,薪水极之微薄,自己又要兼职挣钱照顾父亲,没有多少空间去做自己心爱的研究。还好汇佳的王志泽先生在员工大会上曾呼唤过学校出那种在世界级刊物上为学校扬震声威的人,说会当大师厚待培养支持,设专项研究基金等等。我似乎看到了希望,于是向学校申请减课和涨工资,结果被告知我若有志研究则应去大学,高中是不行的等等,呼唤人才的姿态原来只是叶公好龙的现实,我只能继续在全职工作和兼职工作的夹缝里继续我的经济学之梦,无望之中作希望的奋斗。

很多美国人通过华尔街日报要求和我认识,让我深感自己所做一切说明美国民众认识到在中期选举中关于中国威胁论的许多谎言,为中国的知识分子在国际上赢得了尊重。自己当初的绝望,当初的傻,当时的人群冷眼,当时的不识时务,当时的研究不挣钱的经济学,当时的让家人爱人失望的众叛亲离,都是为了这一刻在国家有难的时候飞蛾扑火,奋戈一击,虽百折千回,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总统回信,一来二往成为笔友,提出公民外交理论,凭一己之力联系媒体,接受采访,亲自撰文,鼓励国人居安思危,放下个人赚钱理想,稍稍关心国事天下事,远赴美国宣传中美公民外交,在华尔街上发表演讲,接受华尔街日报专访。作为一个草根民众能携公民外交理论登上华尔街日报人物版,使我相信自己尽管是一个命运坎坷的人,一个过于理想主义不切实际的人,但心怀家庭兼济天下之布衣书生,虽有落寞种种,苦苦挣扎,苍天无情也不忍其凋零,必有一腔热血得到响应之时。

这是当年在纽约《华尔街日报》专栏作家MisakoHida对我的采访:http://jp.wsj.com/public/page/0_0_WJPP_7000-1…
有很多人问我是不是在华尔街日报有熟人,所以文章那么快就得到了发表,我告诉他我只是一个穷教师,自身难保无缘权贵,我是一个在无望中创造希望的人,这本身就是个奇迹,这也是大苦大难的中国人民一直都在创造的奇迹,三十多年的时间就把一个千疮百孔的弱国变成了世界第二大经济大国,与他们相比我根本算不了什么。
在我英国求学的第二年,我母亲就去世了,那天我在餐馆里打工听到了这个噩耗,当时想大哭,怎奈餐馆老板是个很刻薄的人,正找借口炒我的鱿鱼,我于是强忍着眼泪把工打完,躲进员工厕所里失声痛哭。那时候我住所附近有条河,我常对着它发呆,想跳进去,母亲没了,家没了,前途茫茫,想一死了之,最终还是没有。我想对和我一样在绝望的边缘挣扎过的人说一句:“不管生活有多艰难,多不可能,都不要放弃,一点点按希望走下去,总会走到光亮越来越多的地方,去把自己的人生照亮,把爱自己的人和自己爱的人的人生照亮,这种因赋予别人光亮而赋予自己光亮的人是不会在黑暗中走失的,因为他是光明之子。”

三.出师表

2012年我已经退隐到了威海,准备做做研究,写写文章,做一个自由撰稿人。但心中仍渴望能有机会在国家危难时效犬马之劳。终于2014年4月,中国战略与管理研究会招我入京做研究员,其时幼子刚刚出生。中国战略与管理研究会对于我这样一个没有名气,没有身份,没有背景的人来说,可能是我这一生最大的一个为国家出谋划策的契机,如果错过了,可能这样的契机再也不会有了。但是儿子太小,我母亲又早早去世,我又如何能抛妻弃子去奔前程?期间辗转反侧,心如刀绞。适逢金融时报邀我一篇文章分享我做父亲的感受,结果含泪写完《一个中国父亲给新生儿的信》。感觉就像诸葛亮的出师表,只是三国是个绝望的年代,如今的中国希望最大,只要万众一心,多灾多难的中华民族决定能实现伟大复兴。分享此文,愿我们一起在心里交出我们的出师表,一起为我们这个改革改到最艰难时刻的国家祈祷,愿国泰民安,天佑中华。

一个中国父亲给新生儿的信

亲爱的儿子:

“我作父亲了。”我常常对自己说这句话,以确定自己不是在梦中。是的,你已经一个多月大了,我一天天看着你长大,抱着你,确信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我和你妈妈在助产室里一起战斗了3个小时,生孩子的痛苦刻骨铭心,我当时甚至后悔自己让你妈妈遭受那么大的痛苦。你的生日就是你母亲的受难日,永远不要怀疑你妈妈有多爱你,因为我见证了她为把你带到这个世界所经受的撕心裂肺的痛苦。你妈妈说再疼也要把你顺产,因为顺产的孩子会比较坚强,在这个竞争激烈的世界,坚强很重要。
第一次看见你时,我哭了,人们说很多男人在这样的时刻都会哭,只是没有想到自己也会是一个。看着你,才知道世界上真的是有天使,天使般的你投胎来我家,爸爸一定会努力给你幸福。有一刻,这种幸福的责任感沉重的让爸爸几乎难于呼吸,爸爸怕委屈你辜负你,爸爸想好好的呵护着你成长。爸爸这不是怂,而是知道幸福的童年对一个孩子的一生是多么重要。

爸爸的童年很不快乐,总是挨打挨骂,而且我爸爸妈妈总是吵架,所以我只想给你快乐。快乐的童年是父母能给孩子最好的礼物。爸爸不恨爷爷,因为他是以他认为最好的方式教育我。你爸爸出生时的中国,很多父母都信奉“鞭子底下出人才”的信条,而且那个时候很穷,贫穷的家庭比较容易出现各种“冷暴力”和“热暴力”。爸爸是怕你经历我经历的那种童年,所以才偶有难于呼吸的感觉。

养儿方知父母恩。在照顾你的过程当中,我回忆了小时候父母照顾我的片段,深深的体会到父母为自己的付出和牺牲绝不是简简单单的用“伟大”就能表达。是的,你爷爷虽然爱打骂爸爸,但也很爱爸爸,他用他自己认为最好的方式努力给我最好的生活。我曾经和你爷爷很难找到共同语言,如今也有了,新的生命就是新的语言。我和你爷爷常常聊你,从来都聊不完关于你的话题。冥想的时候爸爸也告慰了自己去世多年的母亲。你爸爸大器晚成,母亲还没来得及为我骄傲就去世了,如今流着她的血的你和我们共同的信仰--佛教成了牵系我们的纽带。你爸爸很爱很爱你奶奶,看到你妈妈为生下你所遭受的痛苦,我就想起了我自己的妈妈,想起了她在世的时候自己是多么没出息。

爸爸的童年充满了黑色幽默,你爷爷常说:“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考大学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这使得本来充满快乐的学习过程变成了凶险莫测的苦役。爸爸读小学时,课本里满是为了崇高事业耳堵抢眼和炸碉堡的英雄,还有学校组织我们去听一个勇斗车匪路霸的解放军战士的优秀事迹报告,那个战士胸部、腹部和背部被刺了14刀,连肠子都流了出来。这样的教育真的很血腥。爸爸不希望你作学习状元,也不希望你作大英雄,爸爸只要你健康快乐的成长。爸爸相信只要你健康快乐的成长,你会成长为一个好公民。

和你妈妈相识相爱五年,不少时候觉得家真是太小了,除了我就是她,而你的出生使这个家更加完整,感情的循环成了一个由三点维系的三角,更加充实,更加坚固。父爱和母爱就像洗礼,使我们可以不再活得那么狭隘,自私和局促。和你一起成长,我和你妈妈都可以成为更好的人。

儒家说,修身,齐家,平天下。范仲淹言,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是进亦忧,退亦忧。然则何时而乐耶?其必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有了你之后,我对这些体会更深。如今世界好乱,爸爸读历史读的多,知道中国的盛衰周期一直都是非常的腾挪跌宕,我真的希望你不要活在战乱纷纷的世界,我希望你在和平繁荣的环境中长大,从容选择自己的人生道路。如果爸爸只顾着自己的小家,这一切绝不可能,爸爸必须“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说真的,中国眼下已经和平了快70年,可是历史上中国是个多灾多难的国家,我真的很怕你成长的过程会遇见饥荒,动荡甚至是战争。你出生的2014年,中国真的是困坐围城:债务泡沫和经济泡沫可能要破坏性的破灭,索罗斯扬言中国只有两三年时间解决问题,否则将爆发金融危机;腐败犹如野火燎原,老虎苍蝇越打越多;大陆四周的泰国,香港,台湾都要搞街头革命,锋芒直指华夏;新疆地缘形势日益凶险,恐怖主义之手已经伸进了核心地带,昆明暴恐事件中很多无辜同胞遇难;朝鲜半岛险象环生,中国东北需防止科索沃化的可能;东海南海战云密布,中国的领海主权岌岌可危;乌克兰爆发街头革命,克里米亚被俄罗斯吞并,这让无数爱国者忧心中国被搅乱分裂的可能;美国重返亚洲围追堵截中国,鼓动日本菲律宾等国和中国对峙,宏图把中国逼近海权博弈的战略死角。正所谓:“潜流强敌早环伺,中华盛世起仓遑。明*易躲暗箭伤,谁人击楫砥中流。”爸爸渴望中国能和平昌盛,渴望总是落后挨打屈辱的中国能够在世界东方自豪的崛起。爸爸研究经济学就是为了这个梦想。如今爸爸的中国梦也是为了你,我亲爱的儿子,我希望你在一个和平繁荣的国家自由长大,自由的选择未来的人生道路。一次动荡往往能毁掉整整一代人,爸爸爱你,如果你生活的时代充满动荡,爸爸会心碎。索性经济学是一门影响很大的学问,如果爸爸研究的好,或许你不会遭遇动荡。别人可以说爸爸自私,也可以说爸爸不知天高地厚,但这些细节比起我对你的爱都是微不足道的。

亲爱的儿子,这是爸爸给你写的第一封信,爸爸百感交集,其实想说的就一句,爸爸很爱很爱你。爸爸只想你健康快乐的成长,不给你期望,不给你压力,只给你选择的自由,你是爸爸妈妈的宝贝,你更是你自己的主宰,不要像你爸爸那样在被动无助的绝望的童年中长大。有很多人说,在这个狂躁喧嚣的年代,最有安全感的职业就是吃皇粮作公务员,每年都有百万人挤破头去考,和旧时代的科举无异。爸爸当然希望你的一生安安稳稳,衣食无忧,但我不希望你当公务员,我希望你当一个中国最需要的人,因为国运和个人的命运息息相关,如果全国的人都图自己吃好穿好生活安逸,中国就会大难临头。这个世界并不太平,美国扬言不惜动用武力和日本一起保卫钓鱼岛;乌克兰一个东欧大国也硬生生的被分裂了;美国的无人飞机以反恐之名在巴基斯坦滥杀无辜,要知道巴基斯坦是个核武国家也保护不了自己,中国的核武就能确保未来美国不对中国动手吗?一个人要有危机意识,一个国家要有危机意识,决不能只图个人的好日子,要“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作一个国家最需要的人,而不是生活最安逸无忧的人。

有一天你会读会写了,看这封信,你会不会说爸爸怎么可以写这么一封冷酷的信给新生的你?世界是冷酷的,也是美丽的,爸爸想为你扛住冷酷的部分,然后带你一起探索美丽的部分,所以才写了这么一封信,这也是这封信的目的。


晚安,亲亲我的宝贝。

中国经济研究学者

推荐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