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迪 > 中国经济的超级毒瘤

中国经济的超级毒瘤

一年多以来,很多朋友要我撰文谈谈中国搞量化宽松有哪些危险,我基本上都回绝了。因为在我预言中国终将走上量宽之路后的半年多里,四周几乎听不到中国搞量宽的回响,作为当时中国量宽唯一旗手的自己,我无法宣传量宽在中国有危险这样一些负面的东西。如今中国搞量宽的回响渐巨,已经不需要我再为央行制造量宽预期了,我终于可以讲讲中国搞量宽最大的危险是什么。那就是利率黑市。

要了解中国的利率黑市,有必要先了解前苏联的黑市经济。根据伯克利杜克调研数据研究成果,苏联黑市经济对GDP的占比有12%-30%之巨,苏联家庭收入中平均有超过30%来源于黑市经济。黑市经济成为寻租套利的重要渠道,是腐败和犯罪猖獗的宏观经济基础,在灭亡苏联的过程中居功至伟。而中国也有一个可怕的黑市,那就是利率黑市。苏联的黑市倒卖的主要是商品,而中国的利率黑市倒卖的主要是资金。

利率黑市出现的原因是中国利率非市场化,由央行统一调控,存款和贷款息差过大;再加上资金资源被国有大行垄断。银行的信贷资源绝大部分被国企央企和特权民企垄断,广大私企借贷无门。银行信贷资金利息往往不超过10%,而根据微金所的数据,中国民间借贷市场平均利率水平则在30%左右。要知道中国实业企业平均利润率只有5%,于是许多国企央企以及特权民企弄到廉价的资金之后,不是从事实业生产,而是从事资金倒卖。利率黑市就是资金倒卖的市场渠道,中国的影子银行在很大一部分上就是利率黑市。

(中国的存贷利差长期都远高于发达国家限制低于2%的平均水平)

(银行贷款利率远高于实业利润率)

利率黑市的规模可以通过影子银行的数据来窥视。根据中国人民银行数据,2013年中国影子银行在其社会融资总量中的占比高达30%,而这个占比在2012年时为23%,其增速举世罕见。根据布鲁金斯学会的研报,2013年中国影子银行的规模有25万亿元人民币之巨,属世界最大之一。

腐败和寻租为利率黑市源源不断的提供资金,这些资金在套利完成之后就有了逃离中国的必要。根据国际反洗黑钱智库全球金融诚信组织的研究报告,(如下图所示)在2000至2011年间共有约3.75万亿美元的非法现金流流出中国,这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贪腐收入。中国现在外流的非法现金流对GDP的占比已经超过了10%,每年在中国,香港,英属维京群岛之间通过转手套利和贸易作假渠道流动的非法现金流高达1万亿美元之巨。腐败和寻租收入逃离中国后变成海外热钱又再进入利率黑市套利(外资者,实非外资也),如此循环往复。

(在2000至2011年间共有约3.75万亿美元的非法现金流流出中国)

(非法现金流主要通过虚假贸易进出中国)


(中国最大的投资国居然是香港和英属维京群岛这两个弹丸之地,中国的外资绝大部分是出境漂白的内资)

中国的利率黑市既是国内腐败和寻租的价值套现机制,又是国际虚假贸易和热钱循环的重要组成部分。我在写作《中国罕见股灾背后的阳谋》一文的过程中还发现,利率黑市不仅为冲击中国金融稳定提供了资金资源,还提供了可以钻中国落后的金融监管的空子进行制度套利的人才和技术资源。参与利率黑市的金融机构可以雇佣海外热人(Hot financial talents)以及使用高端高频交易和宽客资源。这个研判稍后在被媒体曝光的中信证券与司度的勾结中得到了印证。听到美国对冲基金巨头司度在中国居然注册为贸易公司,我一点也不稀奇,因为热钱的流动绝大部分就是通过虚假贸易进行的。中信证券与司度的勾结堪称完美的组合。

中国要搞量化宽松需要牵涉到大规模的资产证券化,债务证券化以及复杂的金融工程和交易,而利率黑市背后的利益集团掌握资金优势,人才优势,技术优势,如果量化宽松被他们挟持乃至操盘,后果将不堪设想。这一点已被中国股灾救市过程中暴露的国家队阵营里的无数丑闻所证实,让我不寒而栗。中国的量化宽松要成功推出,不处理好利率黑市巨大的破坏力,便绝无可能。

利率是一切资产价格之母,由于利率黑市的大规模存在,中国的资产价格形成机制严重扭曲,融资活动由投机融资和庞氏融资主导。生产要素的价格通胀成为了融资活动的主要驱动力和目的,而忽视了生产要素的本质是用来生产的,结果导致生产活动中生产要素的相关成本增加的速度远远高于利润的增加速度。生产要素(资金和土地)的生产功能退居次要地位,而其寻租功能成为主导。

沿着利率黑市这条线,我把中国的宏观经济部门分为两大块:一块是人民币资产(房地产,资金)的寻租收入获得者:这一块由政府部门(即公共部门)和特权经济机构这两块组成;另一块是私营生产部门。寻租收入获得者是坐轿子的;私营生产部门是抬轿子的,是寻租成本的主要承受者。利率黑市是人民币资产的寻租收入获得者从事套利和洗钱的市场渠道。

由于利率黑市的资金有逃离中国变身海外热钱的需要,央行抛售外储资产硬撑人民币汇率的行为可以看作是对利率黑市跨国业务链的一种补贴。人民币汇率战略贬值这么难以推进很大程度上就是由于利率黑市背后的既得利益太过强大,金融改革,利率改革,汇率改革这么难也在于此。没有这些改革的成功,人民币资产价格形成机制严重扭曲,量化宽松失败的可能性就很大。

金融腐败是腐败中的腐败。所有的反腐如果不能导致金融反腐的根本成功,任由利率黑市扭曲中国金融市场,即便是量化宽松也救不了病入膏肓的中国,股灾中救市主力的腹黑龌龊便是明证。

在过去中国融资成本高企,人民币汇率不断升值的十年间,利率黑市是人民币资产最大的多头,而未来利率黑市将是人民币资产最大的空头。抵押质押给利率黑市的房地产,股权,债券等资产将是其砸盘的超级筹码。超级股灾的血战只是利率黑市做空人民币资产总战役的预演。人民币汇率之战将是决战之战

利率黑市是在影子银行,P2P融资平台,互联网金融平台,配资机构的融资深海中潜行的超级鲨鱼群,人民币资产犹如海面上漂浮的血肉

微信公众号:deeywoo

推荐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