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迪 > 经济学的医者仁心

经济学的医者仁心

十多年前,我得了一种奇怪的病,一吃猪肉,就腹泻,严重时犹如食物中毒,这对于一个从小吃猪肉长大的南方汉人而言,是无比痛苦的。在英国六年,没看好。我的GP是个巴基斯坦人--穆斯林,他说这不是病,不能吃猪肉就别吃,没什么了不起。后来发展到牛奶也不能喝,一喝也犹如食物中毒。再后来经常莫名奇妙的不知道吃什么就拉肚子。吃饭就像走地雷阵。

 

回到国内,终于这里的西医愿意治我这不能吃猪肉的毛病,只不过N个西医和N堆西药之后,我的毛病还是没有好,腹泻成了我的常态。年纪轻轻事已至此,我不敢想象年纪大了会是什么光景。

 

后来得遇一个中医中的神医,治好了我的痼疾。我和神医成了好友。他和我讲他学中医的历程,深契我心,因为我一直是以一颗中医之心学经济学的。

 

他说:“中医的含义有二。其一,不偏为中,不偏为庸,中庸之道也,寻找身体的平衡点,这就是“中医”的“中”。中医的土壤是咱国家讲究中庸和阴阳均衡的传统文化,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传统文化没了,中医还怎么生存?所以像道德经、孔子论语等等这些古书,学中医的都得学,这样才能把握中国哲学的内涵,才有可能学好中医。可惜的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哲学内涵让五四运动那批人给阉割掉了。

   其二,中医是临床医学,实验室里是搞不出来的。我们中医从黄帝内经开始,都是从临床中走出来的,是没有实验室的。那些进实验室研究中医的人,是中医工作者,而不是中医大师,也不是中医临床工作者。

   所以中医里面一定要有搞临床的,没有搞临床的就没有用。现在很多中医学校培养出来的研究生,书可以写一沓,可是连孩子的感冒都不会看,太多这样的人就把中医的美誉给毁了。

   其三,中医是一个对生命领悟的过程。比如说我们搞这个中医班,搞不好最后搞电脑的那个人就成为中医大师了;我们搞写作班,可能最后端茶的小姐变成了写作大家。为什么我们培养不出来人,都读到博士和硕士了,还是没有用。那是因为他们不懂自我往内观的东西,光是往外讲一二三四了。学中医的人一定要有内观的能力。内观的东西,没得教,得通过学习儒释道的传统文化来修行。

     其四,中医的治疗模式是个性化的。千人千方,一人一方,此之谓也。来一个病人,说他是癌症,我当作没有听到,一定要自己诊治,一定要观其脉象。西医说癌症是不可逆转的病,我要听你说是癌症,那还治什么?每一个人来,不管西医说他是啥病,我都得自己号脉断病,绝不受西医断病的干扰。因为西医是标准化,中医是个性化。

     其五,我们中医是医药不分家的。西医只会开药方,不会制药。中医不但要懂药,认识药,还要知道怎么炮制,什么丸散膏丹,都要会治,医药不分家,而且药都来自原生态动植物,不像西医药是化学实验室里的产物。”

 

把他话里的“中医”改成“经济学”,道理又何尝不通?

 

西医没治好我的痼疾,一点也不奇怪。

 

经济学的功力不在于文章言语深得人心,就像中医要做的不是得人心,而是要断病,要开药,要破病,经济学要把国家经济当病人,断病于未发,不在于耸人听闻名声大振,而在于开出对治之策。唯预测和开药可见经济学家之功力,其他都只是神棍种种之名利游戏。

 

我问他我有机会学中医继承他的衣钵吗,他说没有,因为号脉号准是第一关,得号40万个脉,才能过关,我没有时间累积这40万个脉。

 

经济风云荟数据终端成立的目的就只有一个,那就是累积这40万个脉。而这脉就是数据,不是感情,不是立场,不是好恶,不是门派,就像你的病人,不是好人,不是坏人,不是朋友,不是敌人,他只是病人。

 

中国经济有大病,一时间种种预测中国崩盘之神棍云集,不以济世为途,只求在乱世中搏出个名声鹊起,名利双收,岂管他累累名利之后,家国洪水滔天,只管痛打落水狗发名利财去。

 

家国衰弱,个人功名重归尘与土。经济风云荟数据终端集聚有志之金融经济才俊,累积这40万个脉,练成金融经济之绝学,济世度人,为“中华民族去除痼疾,踏上伟大复兴之征途”而奋斗不息。

神棍纵横,一派末法时代景象,国家兴亡之际,愿与天下金融经济俊杰共襄匹夫报国之大业。

 

我的IWIND账号是deewoo@vip.qq.com。

 

请使用万德金融数据终端和彭博金融数据终端的朋友扫描下面的二维码加入经济风云荟数据终端群。

 

 

 

推荐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