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迪 > 大国博弈 套路很深

大国博弈 套路很深

1.贸易大战在即,中国准备好了吗?

2.贸易战否?A股和人民币很受伤

无利不起早,在解读中美贸易战背后真正的套路之前,我们先谈谈这件事会怎么影响大家的钱袋子:

摩根史丹利最近在研报中指出,(如下图所示)根据历史经验来看,贸易战对中国企业的冲击更多将反映在市盈率的缩水上。五次造成MSCI中国远期市盈率指数大幅暴跌的国内外市场事件中,市盈率平均跌至7.4倍,2016年年初最近一次探底至8.6倍。

摩根史丹利认为若中美最终达成贸易和解,平均市盈率或将上涨1个P/E点,而若贸易战全面开打(全面开征45%关税),2018年远期市盈率将下跌3.7个P/E点至9倍--上一次还是在超级股*灾*期间跌到这个位置,远低于当前作为基础预设(base case scenario)的12.7倍。

如果只是市盈率也就算了,大家忘了上次超级股*灾*期间,随着市盈率一起高台跳水的的还有RMB吗?太敏感了,大家看下面的数据图,我就不多舌了:

数据支持:WIND资讯

3.贸易战打不打,套路很深,不是总统说了算

如果中美贸易战全面开打,RMB和A股将受重创,大家知道该怎么做了吧?讲完了无利不起早,现在让我们把目光正式集中到中美贸易战背后真正的套路上来。事情真的不像标题党想象的那么简单直接。世界第一第二的两个超级大国开打贸易战,这么一件事比之“禁止七个穆斯林国家的公民进入美国,有效期为90天”何如?后者若是手榴弹,那么前者就是核弹,两者完全不在一个量级上。试想一下,特朗普连“穆斯林禁令”这么一件小事都搞不定,要动用美国举国之力和中国开打贸易战就那么手到擒来吗?

文章开头所说的泄密文件确实透露特朗普想绕过WTO对中国实施单边制裁,但是打贸易战并不是特朗普想打就能打这么简单。比如贸易战要使用贸易壁垒,但贸易壁垒分很多种,根据贸易法和宪法绝大部分贸易壁垒只有议会才有权利启动,而美国总统能启动的贸易壁垒主要就两种:进口关税和配额。总统行驶的是行政权(Executive Branch),议会行使的是立法权(legislative branch)。根据宪法第1条第8节,动用贸易壁垒打贸易战的权利 绝大部分属于议会。不信?自己看下面的美国宪法第1条第8节:

管理调控与别国的贸易(To regulate Commerce with foreign Nation)主要是宪法赋予议会,而不是总统的权力。特朗普并不是第一个想主导贸易政策的美国总统,他的前任们也几乎想做同样的事。但宪法赋予议会主导贸易政策的最高权力,如果总统想在贸易政策方面有更大的行政权,最关键的事就是要让议会满意。而特朗普的泄密文件表明在贸易政策他想僭越议会的野心很大,这会让议会很警惕。在议会里,主管贸易政策的是参议院财政委员会( Senate Finance Committee)和国会筹款委员会(House Ways and Means),一般联邦政府里主要贸易的部门部长级主管都得向这两个委员会定期汇报。和中国全面开打贸易战很大程度上有上诉两个委员会说了算,如果特朗普想僭越,行政部门和立法部门就会爆发地盘战争(turf battle),而地盘怎么划分的,宪法早就说好了,如果纠缠不清,就会由联邦法院甚至是最高法院来定夺。

那么总统要想打贸易战,就不能自己做点主吗?还是可以的。看下面的截图:

如上图所示,根据彼得森国际经济学院对美国相关法规的研究(https://piie.com/publications/piie-briefings/assessing-trade-agendas-us-presidential-campaign),总统要想对别国直接动手(不经过国会)实行贸易制裁,总共有三个法案条例赋予其相关权利:

1.《1962年贸易扩张法案》232节B款:如果进口产品威胁到国家安全,总统可以对有关产品提高关税或者实施配额制来制裁。

2.《1974年贸易法案》122节:如果有关国家造成美国巨大且严重的贸易赤字,总统可以对有关国家征收高达15%的关税,或实施配额限制,有效期最高可达150天。

3.《1974年贸易法案》301节:如果有关国家没有充分给予美国自由贸易的权力,或者给予美国不公正,不合理或歧视性的贸易待遇,总统可以采取相应报复措施(包括关税和配额)。

对于想直接动手打贸易战的总统而言,其实最有实际效用的是2,3两个法案条例,但问题是2,3两个法案条例不能对WTO成员国使用。明白了吗?WTO使得特朗普想对中国直接动手都不行,只有寄希望于国会和自己站在一条战线上。说实在的,国会和特朗普离站在一条战线上还差很远,其提名的部长级内阁成员几乎都屡遭国会刁难,至今有相当一部分部长级内阁成员不能上任,有几个上任了的,还遭到了国会的通敌问责(敌指俄罗斯),其中一位上任才一个月就被迫辞职(国家安全政策顾问弗林)。

4.WTO遭特朗普嫌的秘密:和正义无关,要的是权力

分析到了这个地步,大家是不是终于理解了特朗普为什么那么讨厌WTO了?因为WTO剥夺了他不经过国会直接对中国打贸易战的手段。而不是标题党所说的下面这些老调重弹的地摊货:

特朗普讨厌WTO的最大原因不是因为和中国打贸易战是一件多么正义的事,因为这样的正义过去30年来每个总统都提过,问题的关键是WTO废掉了他绕过国会打贸易战的手段。被国会绑手绑脚真的很不爽,连“穆斯林禁令”这样的区区小事都摆不平。可怜的美国总统,原来权利小的可怜,行政效率比我天朝差的不是一点半点,就算是打贸易战,我们可以高效的出台一项又一项的反制措施,而他们的反应由于要走国会的程序,至少要慢几拍。感谢美国宪法赋予国会如此大的权力,成了中美贸易战的最大我方助攻手。

5.大国博弈,套路很深,智商税交不起

除此以外,(点下面的截图)美国国会最近一直在为特朗普通敌(敌指俄罗斯)的嫌疑搞得战火弥漫,

根据《纽约客》杂志的权威报导,国会里的民主党几乎是想通过通敌问责(敌指俄罗斯),再搞一个水门事件2.0,直接把特朗普搞下台,而国会里的共和党由于此事也会和特朗普保持距离,这样特朗普即使不下台基本上也已经成了跛脚鸭总统了。不知道大家读不读历史,过去两千年,若一个国家的最高权力部门斗得你死我活,这个时候该国最高元首若发动大规模的国际冲突,尤其那种要动用举国之力的大冲突,基本上该最高元首就走上了政治自杀的道路。

所以,后院起大火的特朗普绝对没有这个实力和中国打大规模的贸易战,最多就是咋呼咋呼,再就是搞点贸易小摩擦,主要的目的绝对不是要和中国这么一个巨无霸全面开打,而是为了和中国将来谈的时候多积攒点讨价还价的砝码:虚张声势以求中国之实惠也。

有的人战鼓声震天,其实他想要的不是战争,而是交易。本该准备好谈判桌,你却准备好刀枪剑戟。本来只是利益的勾兑,你却非得血肉相见。标题党们,大国博弈,套路很深,智商税交不起啊。

中华元点评:特朗普是第一位美国资本寡头走向前台的总统,他雄心勃勃要“使美国重新伟大”,其思路也很清楚——大规模基建、减税、对巨额贸易顺差国打贸易战,以创造条件确保美国复兴制造业;通过“反穆斯林令”,确保美国国内社会安全;通过扩军增兵东亚,遏制中国大国崛起等等。但是,他刚一上任,“反穆斯林令”就已经折戟沉沙,可谓开局不利。

最奇怪的是,他在竞选期间发誓要大打贸易战,比如对墨西哥征收边境税,对中国征收15-45%的惩罚性关税。但是他上任已近2月,却在对华贸易战不置一词,十分沉默。实际上,美国总统的权力非常有限,可谓是真正“把权力关在笼子里”,如果他不能得到国会和法院的支持,他将犹如“笼中困兽”,或者是“坡脚鸭”,有力难为,甚至寸步难行。在贸易战方面,除了美国国内贸易法的制约,还有WTO等国际法的限制,特朗普在对华贸易政策上实际能掌握的权力是——对华恐吓,使中国主动对其交保护费。其实,在减税、基建等政策上也一样。比如特朗普要想向国会要一万亿美元的基建开支并不容易。

因此,中国要正确评估美国的决策行动力,必须建立在对美国政治法律体制深入研究的基础上,而不是如很多热闹的人士那样,按照中国权力逻辑拍脑袋想象,结果必然自我恐吓,误导国家政策,误导投资者对中美博弈如何影响市场的判断。

中华元智库要提醒的是,由于特朗普在经济政策上被捆住手脚,他相当可能“困兽犹斗”,从地缘政治上寻求突破,即最有可能的是在伊朗和朝鲜核武问题上发难,通过石油危机和地缘危机冲击中国。由于共和党背后主要是犹太、石油军火寡头,他们现在掌握了美国参众两院,且美国总统在战争上权力也是较大的,比较容易实现。而在2月28日特朗普国会演讲中,他声称“我还对支持伊朗弹道导弹计划的组织和个人施行了新的制裁,并重申了我们与以色列坚不可摧的同盟关系。”已经开始露出这个苗头。

而在韩国,美韩3月1日开始的 “鹞鹰”联合演习,其规模超过此前历史最大规模的去年军演,其中美军投入的兵力是去年的两倍。而在中国加大了对朝鲜煤炭限购力度后,在金正男遇刺余波未平之际,朝鲜半岛的脆弱平衡很容易被打破。

倘若中东石油战争爆发,或者东北亚冲突爆发,美联储以今年以连续加息相配合,这才是真正能威胁到中国的。这才是中国决策者和投资者最应该关注的“黑天鹅”!

今天我在值乎回答的精彩提问是:“吴老师,各因素促人民币不断贬值,现若从银行以月息6厘贷款购美、日、加元、黄金等,能否抵消银行利息和通涨,或买入金银股呢?”点击文末的原文链接,几乎免费收听我的语音回答。

原文链接

作者微信公号二维码如下

推荐 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