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迪 > A股最大的尾部风险:新周期将被灰犀牛绝杀

A股最大的尾部风险:新周期将被灰犀牛绝杀

很久没有公开谈论A股了。

现在A股的一个热炒的主题是新周期,按任教主的说法是在新周期里,今明两年A股有两条主线的挣钱大机会:1是供给出清新周期逻辑,无论是消费、周期、金融还是成长,只要它的估值和业绩能够匹配。2是三季度主题投资可能会有所活跃,比如一带一路、京津冀、雄安、国企混改、军工、新能源汽车等领域,可能会有一些利好的释放。

新周期冠冕堂皇,外表是传统经济学的周期理论(产能周期),内里是给供给侧,一带一路、京津冀、雄安、国企混改等献投名状,延续了其拿着党章冲进A股的传统。新周期还有一个致命的失误,那就是投名状思想垄断了宏观分析,一堆数据和逻辑都是在证实供给侧,一带一路、京津冀、雄安、国企混改等有多牛掰,这是屁股决定脑袋的思维方式,真正要问的不是供给侧,一带一路、京津冀、雄安、国企混改等有多牛掰,而是这一堆数据和逻辑和大类资产之间的趋势有什么关系。是的,投资者的脑袋想的要是大类资产的趋势和方向,而不是屁股要坐在政策的暖炕上,才有肉吃和汤喝。国家政策是为整个经济大转型服务的,是长久之计(雄安不说了吗,是千年大计),而你发财还是破财是今日之计,用你的今日之计慷千年大计之慨,所以绝大多数的你们成为被收割的韭菜。大类资产的趋势和方向才是你财富的根本,顺势而为,而不是被趋势碾压。

传统经济学的周期理论(产能周期)本质上依然是供求基本面分析。在一个没有黑天鹅(大规模债务危机)的市场里,用供求基本面来预测大类资产的趋势是可以的,但是这一路的基本面分析以及拓展开去的那些宏观分析,技术分析,政策面分析,资金面分析等等,在黑天鹅面前就是瞎子。打个比方,主人每次来鸡圈喂鸡都会先摇铃,鸡听到铃声就会出鸡窝等主人喂,每一次这么做,主人都喂它,但是最后一次主人没喂它,而是把它抓走给宰了。传统基本面分析就是这只总是对的鸡,它听不懂那最后一声致命的铃声。

超级拐点和基本面关系不大,它必须透过债务周期才能看清楚。A股就在超级拐点的关口。一旦超级拐点到了,在供给侧,一带一路、京津冀、雄安、国企混改这些套路上挣的钱在总体上会全部吐回去,关键是看谁最善于风紧扯呼。

现在这个时间点,最重要的不是在“新周期”这种套路上挣多少钱,最关键的是不要被超级拐点碾压粉碎。这个超级拐点,你说它是灰犀牛也好,是黑天鹅也好,都不关紧要,重要的是它正在呼啸而来,你不要站在它的正前方,否则就没有否则了。

这个灰犀牛,或者黑天鹅,只要是站在它的正前方的,不管你是供给侧,一带一路、京津冀、雄安、国企混改,新周期,还是谁,它都会无情碾压。而被碾压过的有的灰飞烟灭,有的元气大伤。

现在的问题是,新周期这一轮传统经济学的周期理论看不到这个灰犀牛,或者黑天鹅,几同于瞎子。所以其所有的风光都是暂时的。

但是眼下中国用债务周期去分析当下宏观趋势拐点的经济学家又寥寥无几。而且以债务周期为核心的宏观量化分析是我独创的,属于独门秘籍,所以投资者只能去被传统经济学洗脑的卖方分析师那里淘宝,也许你们不知道“卖方”的含义吧?“卖方”的卖,需要你的“买”去成全,也就是说需要无数韭菜去成全。

也许有人会让我用债务周期去详解一下A股的超级拐点,我可以保证地告诉你,这个超级拐点和供给侧,一带一路、京津冀、雄安、国企混改,新周期这些灿若星辰的概念没有一毛钱的关系,但我不会在这里用债务周期给你详解A股,因为原因你懂得:林采宜被下了禁口令之后,已经改行写起了风花雪月,我不想逼到自己去写风花雪月。

除了债务周期之外,A股还受美股的一个周期的节制。而美股已经过了“飞龙在天”的九五之数,进入“亢龙有悔”的上九之数。让我们来看下面的数据图:

黄金计价的S&P500(黄色),标普500(蓝色)数据来源:彭博终端

以黄金计价的美股标普500指数去年12月15日就见顶了,如今8个月过去了。也就是说去年年底就应该撤离美股进入美元黄金。从过去20年的数据来看,美股大盘(美元指数)正在接近顶部。再来看下面的数据图:

如上面的数据图所示,如果在以黄金计价的美股标普500指数阶段性见顶之后,“标普500,纳斯达克综指,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和罗素尔2000”的兴登堡凶兆六个月滚动累计出现次数加速上升,且显著超过上一个阶段性高点,这就意味着美股牛熊拐点正在加速接近。

从A股,美股的数据研究上可以看出A股还受美股的一个周期的节制,美股未来将出现的大幅波动将通过这个周期节制传导给A股,那个时候,供给侧,一带一路、京津冀、雄安、国企混改,新周期,这些灿若星辰的概念,统统成了涂脂抹粉的旁观看客,一切将由这个周期性共振节制。

也就是说美股的“亢龙有悔,盈不可久”将通过这个周期节制传导给A股。

物理世界的美妙共振在金融世界里俯拾皆是。

作者微信公号二维码如下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