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迪 > 央妈定向降准,释放资金7000亿

央妈定向降准,释放资金7000亿

一.预测的“出来混总归要还”的时间到了

2018年6月左右(预测时间误差以月为单位),是我预测的中国房价指数见顶的节点,过了这个节点,一年左右(预测时间误差以月为单位),全球债务会系统性的违约。

什么叫全球债务会系统性的违约,就是庞氏融资在整个融资活动中占比太大,最终这些庞氏融资欠的钱系统性的不还了。什么?我讲得太学术了,听不明白,那我就说的直白点,融资就是借钱,借钱的人管这叫融资,把钱借出去的管这叫投资,卖各种理财产品是融资,买各种理财产品叫投资。投资的人可以拿到存折,万能险,理财产品,信托产品,平台币等等。债务违约就是所有这些存折,万能险,理财产品,信托产品,平台币等等都不兑付了,变成了一张张擦屁股的纸。

是的,债务违约就是借钱的不还了,投资者手里的存折,万能险,理财产品,信托产品,平台币等等统统变成了一张张擦屁股的纸。如果这种事系统性的发生就叫债务危机。通俗吧,易懂吗?

二.刚刚,央妈定向降准,释放资金7000亿,但却不够这帮韭菜喝一壶的

回顾一下2018年6月左右关于债务违约的新闻,简直就如飞蛾扑火般前赴后继。这是过去20年前所未有的盛况。这证明什么?证明我预测的2018年6月左右这个节点是非常靠谱的。

就在大家沉浸在世界杯、端午节假期的惬意中时,突然一声惊雷,自称央企背景、号称交易量达800亿元的网贷平台唐小僧爆雷。根据唐小僧的官网信息显示,截止2018年3月21日,唐小僧客户投资总额已经突破878亿元,注册人数突破1082万。貌似端午节过后的天台上又要多出一些被坑的网贷投资者了。

近一年半左右,其他几个被曝光或结案的债务违约的特大案件罗列如下:

  1、善林金融:投资规模600亿元

2013年10月起,善林金融实控人周伯云在未经批准的情况下,在全国开设1000余家线下门店,招聘员工并进行培训后,并为其提供高额佣金和提成。

2017年,善林相继大量砍掉线下门店,将业务转向线上,成立了善林财富、善林宝、幸福钱庄、广群金融销售,他们都被警方定性为非法理财产品。

为了使“善林金融”这家公司看起来“家大业大”,善林不惜花费公众巨额资金做足包装宣传,在民众中营造“大而不倒”的公司形象,骗取投资者的信任。并通过广告宣传、电话推销及群众口口相传等方式,以允诺年化收益5.4%至15%不等的高额利息为饵,向社会不特定公众销售所谓的“鑫月盈”、“鑫季丰”、“鑫年丰”、“政信通”等债权转让理财产品。

经调查,警方证实善林金融采用传统的门店推销与互联网营销相结合的“线上”、“线下”交易模式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共计600余亿元。这个纪录,堪比此前实际吸储700亿元的e租宝。

2018年4月24日18点,上海市公安局官方微博“警民直通车-上海”发布《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善林金融”法定代表人周伯云等8人今被批捕》,这起由4月9日,善林实际控制人周伯云自首引起的风波划上句号!

 2、e租宝:投资规模762亿元

2015年底爆发的“e租宝”一案曾引起全国震动。此前短短一年半的时间,安徽钰诚控股集团、钰诚国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利用“e租宝”、“芝麻金融”互联网平台发布虚假的融资租赁债权及个人债权项目,以承诺还本付息为诱饵,通过媒体等途径向社会公开宣传,非法吸收巨额公众资金。

关于涉案资金数额,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官方微博2016年12月22日发布的数据显示,共非法吸收公众资金累计人民币762亿余元,扣除重复投资部分后非法吸收资金共计人民币598亿余元。至于受害者人数,据此前媒体报道,e租宝ID用户有90万余人。

根据警方调查,e租宝收取的投资款有如下几个去向:

一、公司经营和人员开支。整个集团拿百万年薪的高管有80人左右,再加上数以万计的员工,仅2015年11月,钰诚集团发给员工的工资就有8亿元。而根据2016年1月份的一项统计数据显示,平台运营支出80亿元;

二、收购公司。钰诚集团董事长丁宁曾先后收购鲁商保利、安信普华、普洱华强等公司,其中仅收购安信普华就耗资13亿,不过这些公司并未带来预期中的收益。

三、广告费、好处费等。据上述统计数据显示,e租宝投放广告费用10亿元,另有15亿元被丁宁赠予他人挥霍。此外,为虚构融资项目,e租宝支付给“承租公司”和中间人好处费8亿元。

四、流失国外。2015年5月,钰诚集团还在缅甸第二特区佤邦成立东南亚联合银行,设立了有行政管理权的钰诚东南亚自贸区,号称要在这里投资。之后于2015年10月向这里走私了1239条金条。这些金条上都刻有“东南亚联合银行”的字样。案发后,1205条已由缅甸佤邦财政部移交回普洱市公安局。

2018年2月7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已对e租宝涉案被告单位安徽钰诚控股集团、钰诚国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被告人丁宁、丁甸、张敏等26人犯集资诈骗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走私贵重金属罪、偷越国境罪、非法持有枪支罪一案立案执行。

 3、中晋系:投资规模400余亿元

2017年6月22日,据上海法院官网公布的消息,轰动业界的“中晋系非法集资案”在上海第二中级人民法院C101法庭公开开庭审理,中晋系实际控制人徐勤等10名被告人当庭表示认罪悔罪,法院宣布将择期宣判。

据公诉机关指控,中晋系母公司国太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国太控股”)向社会不特定公众募集资金达400余亿元,部分集资款被国太控股及其下属公司消耗、挥霍,致使案发时未兑付本金达48亿余元。

4、钱宝网:未兑付金额达300亿元

2017年12月26日,钱宝网实际控制人张小雷因涉嫌违法犯罪,向南京市公安机关投案自首。2018年1月21日,来自央视的报道称,经警方初步调查,钱宝网以高额收益为诱饵,持续“借新还旧”向社会公众大量非法吸收资金,截至案发,未兑付集资参与人的本金数额达300亿元。

2012年,钱宝网在南京创立,它的模式很简单:用户注册成为钱宝网会员并缴纳一定数额的保证金后,便能到“任务大厅”中领取观看广告、填写问卷等任务。 接任务必须缴纳一定的保证金,金额的多少与最终领取的奖励相挂钩。

按照钱宝网资料内相关案例,如果用户缴纳10万元的保证金,并保证每日完成一定量的看广告任务,每月可获最低4000元、最高过万元的收益。

5、泛亚:投资规模430亿元

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旗下一款明星产品“日金宝”具有资金随进随出、年化约13%、每日结息实时到账的项目,丰厚的收益吸引了众多投资者参与。然而从2015年4月份开始出现投资者的资金无法取回,泛亚逐步限制交易,到了2015年7月份连投资者存放在泛亚账户的个人资金也遭到“冻结”。引发投资者维权,喊出“活捉单九良,还我血汗钱”的口号。20多个省份的22万投资者的430亿元资金难以讨回。

2015年12月22日,昆明市人民政府发布通报称,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在经营活动中涉嫌违法犯罪问题,公安机关已依法立案侦查。事发后,一个北漂码农在微博撰文讲述自己在泛亚的遭遇,写出网络名言“你贪的是利息,人家要的是你的本金”。

说中国人傻钱多,真不带吹的,光上面这6个债务违约的理财平台,投资者就砸了3000亿元进去,也就是借了出去。刚刚央妈决定,从2018年7月5日起,下调国有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邮政储蓄银行、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外资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综合测算,这次释放资金约7000亿。但中国韭菜这么傻这么多,还真不够他们喝一壶的。不是央妈不亲妈,而是你们庞氏融资里太堕落。

这6个债务违约的理财平台基本上都是互联网金融平台。互联网和金融结合是即互联网和零售结合之后,第二次互联网对传统行业的革命;只不过互联网和零售结合成电商,你最惨也就是买到假货,而互联网和金融结合成互金,你最惨就是把自己的血汗钱连本带利亏个精光,有的人不但亏光了自己,而且亏光了借的亲戚朋友的钱。

但是没人知道的是,被互金庞氏融资欺骗的还是幸运的,你们还有法律主持公道,还有国家来伸张正义,你们知不知道有这样一群人被庞氏融资血腥屠杀,法律也不管他们,国家也没办法为他们伸张正义。

三.韭菜中的战斗机,冤大头中的冤大头

他们就是参与加密数字货币交易挖矿的超级金融冤大头。交易挖矿是啥玩意呢?我不把这玩意给你解释清楚,你怎么会知道它是庞氏融资里的庞氏融资呢。

这里以加密数字货币交易所Fcoin为例。Fcoin把其挣到的交易费的80%以FT币(Fcoin交易所的平台币)的形式返还给交易者。那么交易费的80%是个什么概念呢?币安2017年第四季度的利润是2亿美元,那么它的交易费收入应该显著大于2亿美元,把这么多钱的80%通通以Fcoin的形式返还给交易者,爽吧?是不是比那些互金庞氏融资的收益率要诱人多了。你的交易量越大,你获得的Fcoin就越多。这就是交易即挖矿,也就是你在交易所做交易就是挖矿,挖FT币的矿。更爽的是FT在上线后没多久的一个星期内升值120倍,但是目前已经被腰斩,可怜那些追高的人。

明白了吗?在加密数字货币世界里,速度就是一切,赵长鹏(CZ)就是其中最快的之一。这位 41 岁的加拿大华裔工程师,之前为华尔街的宽客制作高频交易系统,现在一步到位,在仅仅 180 天之内,将币安 Binance 从无到有做到了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现在身家20亿美元。这是全球富豪起底权威福布斯杂志的权威数据。

180 天之内,从无到有,暴赚20亿美元,这速度是旧常态里无法想象的,炒房能炒出这个速度嘛?他这20亿美元有相当大一块是他自己在币安发行的加密数字货币BNB。BNB从去年 7 月份发行以来,从约 10 美分飙升至 目前的16美元,市值已达 16 亿美元。BNB是币安的平台币,在币安交易BNB,可以省下50%的交易费。BNB以如此低廉的交易费在很大程度上帮助币安创造了180天之内币圈封神的奇迹。

你能省去一半交易费,别人能不能来点更刺激的。这个别人就是火币前CTO张健,他创建了加密数字货币交易所Fcoin,然后Fcoin也发行了自己的平台币FT。如果FT也像BNB那样搞省去一半交易,那估计就没有啥意思了。于是Fcoin搞了前面讲的交易挖矿。

FT比BNB还要火,这使得加密数字货币交易所Fcoin上线十几天交易额就超过了第二名到第七名到总和。币安的神话瞬间被秒。

打不败就加入它。币安也搞起了自己的交易挖矿模式。

现在华人开的最大的三个加密数字货币交易所币安,OKCoin,HUOBI全在加入交易挖矿的洪流当中。老外开的加密数字货币交易所,尤其是大的,几乎没有谁是这样搞的,搞平台币的都不多,难道中国人真的是人精中的人精,三聚氰胺中的三聚氰胺?我们的庞氏融资人才开了世界级的脑洞?

四.我嗅出了庞氏融资的味道。

如果交易手续费,平台几乎“百分百”返还,拿回来平台币,这不就是用BTC或ETH买平台币么?和ICO有什么不同?

如果一个项目(一个新的交易所)用高达500亿估值,拿49%出来的ICO,你愿意买么?现在就是以这个价格“返还/卖”给你的。

如果一个交易所,没有手续费收入,盈利模式是靠平台币的上涨,不拉盘如何生存?你确定你能玩得过一个庄家么?你确定你能玩得过一个交易所庄家么?

团队的币在同比例解锁。等团队全部套现了,他们还有什么动力做平台?长远来看,你觉得这个平台的竞争性如何呢?

谈到竞争,这个模式没什么壁垒,大家都可以做,但门槛越低的模式专业度越低,现在已经有其他交易所开始宣传100家连锁店,等于把割韭菜的速度提升100倍。这个模式估计会和分叉币一样,很快会有成千上万个,到时也就没什么价值了。

一句话平台币完蛋,平台就完蛋,你存储在平台上所有的加密数字货币资产就统统完蛋。在很短的时间内要把自己的平台币价格指数级别的拉升,要么你就交易数据造假--反正交易所是你开的,要么你就利用杠杆资金来操纵,一句话,交易挖矿是庞氏融资中最集大成者,没有之一。然后接盘侠不够用了,庞氏资金不够用了,庞式融资链条快断裂了,你就清仓变现跑路,或者导演一出交易所被黑客黑了的苦肉计,把所有的资产损失的脏水泼到TM谁也不知道黑客身上。你以为最近这一两年加密数字货币交易所频频被黑,每一回都是真的被黑吗?有相当一部分都是自导自演的。

如果证券交易所被黑客黑,造成了交易所和投资者巨大的财富损失,国内甚至是国际的最精锐的警力和安全部门力量会全面介入,但是加密数字货币资产是法外资产,也就是法律乃至税收部门的盲点,说得难听点就是三不管地带,在这样的三不管地带频频发生那么多大案要案,警察部门和安全部门几乎都是不管不顾,最后几乎都成了无头悬案。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在加密数字货币世界是不存在的。

一句话,如果有一天参与交易挖矿的平台币价值归零,参与交易挖矿的平台被黑客黑掉,参与交易挖矿的平台倒闭,你的加密数字货币资产血本无归,你能做的就只有捶胸顿则,哭得死去活来,因为你没有人管,你的钱丢了是死无对证的无头悬案。是不是比E租宝和泛亚的受害者还要惨。至少E租宝和泛亚的高管和幕后主使有相当一部分被绳之以法了,你的损失还有专门的部门和渠道帮你追索。而你参与交易挖矿的庞氏融资损失,除了打落门牙往肚里吞,没有别的方法。

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

五,庞氏融资中的庞氏融资都出场了,大清算近在咫尺了

交易挖矿是邪恶的庞氏融资最集大成者,没有之一。

在交易所有数字货币资产的,赶紧买冷钱包,转移到冷钱包里。目前加密数字货币有4000种左右,但我只投资了3种,因为其余3997种很可能通通都是庞氏融资吸血鬼。你要看不出地雷在哪,就赶快离开雷区,逃命去吧。3997种地雷,这是世界上最密集的雷区,会炸的你们连屁都不剩。如果说金融圈是人渣和骗子最集中的地方,那么币圈就是人渣中的人渣和骗子中的骗子最集中的地方。很多这样的人渣和骗子在公号后台告诉我可以带我投他们的平台项目,一起发大财,或者知道我投的数字货币资产都是主流的公链数字货币,没有投他们的垃圾平台币,就威胁要搞我。他们玩的完全是娱乐圈恶性竞争互泼脏水的黑道手法。

写这篇文章,得罪这样一批人渣中的人渣和骗子中的骗子,只因为我是佛教徒,告诉你们这些,我是在普度众生,你们中很多人参与交易挖矿的,你们参与的是比E租宝还E租宝的金融绞肉机,是庞氏融资中的庞氏融资。还是因为我是一个量化分析匠人,百米开外我就能看透他们庞氏融资的本质。

2018年6月左右(预测时间误差以月为单位)就在这里,预测正在变成现实。天上地下,高科技,没科技的庞氏融资恶鬼统统出动了,他们要饱餐这最后一顿,然后眼看着它起高楼瞬间坍塌。

作者微信公号二维码如下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