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迪 > 评央行货币宽松:妇人之仁,为时尚早

评央行货币宽松:妇人之仁,为时尚早

人民银行终于宽衣解带,降低了商业银行的准备金率。因为中国经济在降速,有人跳楼了,有人跑路了,资金链断裂了,央行害怕了。窃以为眼下货币宽松是妇人之仁,为时尚早。

是的,制造业开始出血了。PMI降到了市场预期以下的49,这是PMI自2009年二月以来的首次收缩。订单数大幅度下降,特别是出口订单数,库存大幅度攀升。

是不是银根太紧了,企业的日子不好过造成的呀。如果银根松一点,是不是日子会好过点。答案是否定的,中国的产品最多卖到欧洲,其次卖到美国,欧洲快玩完了,美国经济也在走钢丝,人家没钱下订单了,下了订单也付不起钱,或者像骆家辉小舅子那样拖着不给,你不还是得跑路,干银根啥事。而且银根松的时候,不是政府亲儿女的民企也不好拿到钱,松也松不到你头上。

而且中国的银根本来就不紧,咱不像德国央行那样谨守自己的货币贞操,历来都是松松的。2010年初至2011年4月,中国新增外汇占款近4.7万亿元人民币。按今年4月末75.6万亿人民币存款余额计算,中国累计11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仅冻结了约4.2万亿资金。中国虽已加息1.25个百分点,但目前仍为负利率。一季度中国社会融资总额4.19万亿元,高于去年同期略超过3万亿的总额。因此,货币并未有釜底抽薪式的紧缩。

最近媒体竞相报导民企资金链断裂的惨剧,似乎是在为央行货币宽松铺垫造势,殊不知民企融资困难是中国金融结构性的痼疾,货币宽松货币紧缩时皆是如此:

说实在的,眼下中国经济挺得挺艰难的,举步维艰,如履薄冰。

企业倒闭的越来越多,失业的也越来越多,日子过不下去的老百姓就像火山熔浆一样越积越多,这货币政策还敢紧吗?

货币流动性就像血管里的血,如果血管紧缩的话,经济组织里有些部分就会坏死了,这些部分在咱们国家就是私有企业,以温州为代表。

只是紧也好,松也好,咱们的货币流动性都像是糖尿病人的血,血液的效率不高。国有资本特权资本是亲爹亲妈的儿子,总有办法搞到使也使不玩的流动性,富甲天下的爸妈会给你,外资也愿意给你,因为他们有富甲天下的爸妈。民企就像是孤儿,流动性是不太爱和孤儿打交道的。

可是中国经济里最能创造GDP和就业机会的正是这些孤儿企业,正是他们阻止了前面所说的火山熔浆的积累。谁有饭吃有工作愿意去做火山岩浆啊?所以于国于民,民企功德无量啊。

可是流动性却偏偏不爱这些能创富能养活人的私企,溺爱那些满脑肥肠效率麻麻的国有资本特权资本,这就是中国经济最大的隐患:

我们市场化了很多产业,但是货币流动性领域的金融银行产业却没有市场化,这样在其他一切领域的市场化都要大打折扣,我们的货币流动性无法实现货币资源分配效率的最大化,我们的货币流动性就像是糖尿病人的血液,也许糖尿病本身不是致命的,但并发症却会致命。

并发症?对,地下银行,炒粮炒房炒钱,经济泡沫都是并发症。

货币流动性产业必须市场化,就像人体内血液循环体系必须是最健康分配效率最高的部分,要不然整个身体不管多强大都会完蛋。

所以央行的这次宽衣解带不会有什么效果。通胀依然如此汹涌,全世界央行又要竞相放水,此时宽松只怕是口开得太大太早,会被泡沫给淹死呛死。中国经济结构调整尚未完成,企业竞争力依然低下,产能依然严重过剩,内需依然萎靡不振,货币宽松除了换来泡沫经济泛滥中华之外,恐不会有什么大团圆的完美结局。而且宽松也好,紧缩也好,要发挥出货币政策的威力,我们必须深化银行领域的市场化改革,加大市场对金融货币资源分配的话语权。

(发表于"Daily Reckoning"中国版

推荐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