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迪 > 韩寒金融时报访谈和微观民主的开始

韩寒金融时报访谈和微观民主的开始

读了金融时报做的韩寒专访,FT亚洲版主编David Pilling问有关于民主的问题,韩寒答道"每个人都觉得中国的问题是制度造成的。实际上,每个人都是一个共谋。"



我觉得深有道理,记得我以前的学校有一次出了新规定,要求老师坐班,有的老师晚上9点钟下课却要从早上8点钟起坐班,觉得很不公平,私下里议论纷纷,可是到开员工会议的时候却没有人站出来诘问此事,过后有同事问我,我为什么一言不发?我笑问:“你为什么一言不发?”



西方人喜欢communicate their grievance,中国人不喜欢communicate,鲁迅以前说过中国人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现在还是这样。不喜欢 communicate的人大多通过跳槽解决grievance。外籍员工待遇远胜于中国员工有一个重要原因使他们善于communicate(对上级提意见和彼此串联),惹不起。一国两制的现实是外教不用坐班。不用恨种族歧视,是中国人自己不争气。这也就是沟通文化贫瘠的中国企业为什么员工流动率那么高的原因。为什么企业不愿在员工身上投资,因为培养了你是为了让你跳槽跳得更高更远?不善沟通的企业和员工在默默的对峙中走向恶性循环。以前有农奴制画地为 牢降低老板的员工流动成本,现在没有了,所以有人大代表建议法律禁止跳槽。


沉默的中国人一般渴望有人(出头鸟/blacksheep)帮他们出头,解决他们的grievance,这既是自私也是怯懦,民主是普世参与, 而不是少数blacksheep代理,民主给这样的国民其结果往往与西方迥异。比如在单位里作爱出头的blacksheep代价就是被炒鱿鱼,而争得的成 果却是怯懦的white sheep们分享,white sheep在自私的快乐之后复为white sheep,一切不公平又复辟。此情此景让人不得不绝望。

中国的企业是在这条不沟通上令下行的道上一条路走到黑,还是建立起沟通的文化?这是企业建立相对竞争优势的选择,也是微观民主的开始。

莫以善小而不为,莫以恶小而为之。宏观民主从微观民主开始。民主的太阳出来了也不会晒到缩头乌龟。当初坐班问题虎头蛇尾的收场之后,我同班办公室的外教Jonathan问我为什么不出头给大家说公道话,我解释说中国有句古话,叫“枪打出头鸟/shoot the blacksheep"。但是心里面我很渴望中国人都能像外籍教师一样以一群blacksheep的姿态出现,要不然连八小时坐班制的法律权利也维护不了。

(发表于美国最大的Financial Newsletter出版商Agora的旗舰刊物Daily Reckoning中国版)


作者:公民经济学家吴迪

推荐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