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迪 > 沉沦的欧洲与孤独的德国

沉沦的欧洲与孤独的德国

(发表于美国最大的Financial Newsletter出版商Agora的旗舰刊物Daily Reckoning/每日清算
新当选的法国社会党决定把法国人的退休年龄降到60岁,而不是像苦命的德国人那样需要一直劳作到67岁。
这算是社会党给选民的一份答谢大礼,更多的福利国家奶糖。问题是法国正在大步流星的走在老龄化社会的夕阳下,那么谁来偿付这份答谢大礼的账单?除了日渐缩小的法国工作人口之外,那就只有最后一个金主:孤独的德国人。
这就是欧盟完美的逻辑:法国人可以继续享受慷慨的国家福利,德国人可以继续拼命的工作。如果德国不就范的话,那么欧洲就会陷于分裂和德法争霸的轮回。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记忆犹新,每一次德国都收到了毁灭性的打击,痛定思痛的德国渴望一个同意团结的欧洲。那么为了这样一个欧洲,德国人到底愿意付出多大的代价呢?
法国正在努力迫使德国答应出银子救援西班牙,同时放弃要求西班牙政府遵守刮骨疗伤般的财政缩减方案。一个负债累累的赌徒,除了要同意借他钱,还得同意他继续福利国家的豪赌,而不是开源节流广开财路的充实自己偿还债务的能力。这就是法国要求德国吞下的苦果。因为下一个倒下的可能就是法国,法国的银行脆弱的欧债风险管理已经埋下了定时炸弹,一旦悲剧在法国发生,也需要存有多金的德国人来买单,法国人通过为西班牙开脱也在为自己修一条后路。
不过德国人也可以不为这一切不买单,把埋单的任务交给欧洲央行。也就是由欧洲央行来搞QE,把欧洲的主权债务货币化,或者是发行欧洲债券。
孤独的德国扛不住沉沦的欧洲,只有欧洲央行大开印钞机才能解救欧洲的阎浮众生。是面临四分五裂的欧洲,还是从地狱里唤出通胀的恶魔?这就是孤独的德国人回避不了的选择。形势在一步步把德国人逼到墙角。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