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迪 > 现货黄金价格可能被操纵

现货黄金价格可能被操纵

原文发表于【 第一财经日报 】


Barclays操纵Libro的丑闻轰动了全世界,影响到了高达350万亿美元的全球信贷和金融衍生物市场。为了牟利,连这样规模巨大的偷天换日的勾当银行都干得出来,还有什么是不能做的。乘着全世界对银行业信心降至谷底的东风,我要挺起腰杆来昭告天下,久远流传的黄金价格被操纵的阴谋论根本就不是阴谋论。

像黄金价格被操纵这样一个阴谋论,以往西方主流媒体一般是不碰的,但Libro丑闻让主流媒体不再嘲笑这个相关度极高的阴谋论了,近日在英国《每日电讯报读到的一则关于前首相Gordon Brown的旧事印证了这个事实:在1999年至2002年间,Gordon Brown做了一件极为蹊跷的事:以最高$296一盎司的极低价把英国绝大多数的黄金储备给卖了。

事情的缘由如此,1999年高盛银行的大宗商品总裁Gavyn Davies通过时任Gordon Brown秘书的妻子Sue Nye找到英国财政部,说明包括自己在内的好几家大到不能倒的银行(有还JP Morgan和花旗银行)积累了十分巨大的黄金空头头寸,如果任由黄金价格攀升的话,这几家银行极有可能资不抵债,引发全球金融体系崩溃。Gordon Brown接下来就向全世界宣布要卖黄金储备,黄金价格应声下跌。一般情况下,大规模卖黄金储备时应该低调,以免纳税人的利益受到损失,但Gordon Brown却不按理出牌了,结果当然是那些大到不能倒的银行在黄金空头上大发其财。

在黄金空头上,这些大银行和政府包括央行在内利益是一致的,因为黄金价格是现代法定货币体系的阿喀琉斯之踵:法定货币是以信心为基础的,如果黄金价格攀升过快就预示着人们对货币的信心开始崩溃,这样一来央行就很难控制流动性和通胀目标了。

大宗商品期货市场是个高度杠杆化的市场,过去21年的数据表明在这个市场里只有黄金和白银在价格攀升的时候空头头寸敢于急剧扩张,好像他们不怕巨额亏损一样(较近的一个例子发生在2008年3月和7月)。只有央行的水才有这么深,可以源源不断的往空头仓位里加注,而且央行还可以把自己的黄金储备投入到市场,既可作为空头合同的履约标的(一般情况下只有1%左右的黄金空头合约要求履行合同),也可以打压黄金价格以帮助维持空头仓位。所以,《每日电讯报》把Gordon Brown的旧事捅出来,有心理准备的人不应感到震惊。

利息可以操纵,那凭什么黄金价格就不能操纵?美国前财政部长,著名经济学家Lawrence Summers有一个著名的学术发现:在自由市场里黄金价格和真实利率是往反方向互动的。这说明了什么?黄金价格操纵是使利率控制更加有效的一个重要工具:在真实利息为负的时候,压抑黄金价格可以压抑货币贬值即通货膨胀预期。关于操纵黄金价格,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曾直言不讳:“石油期货合同交易双方几乎没有能力控制全球石油供给,黄金期货合同也是同样的道理。黄金期货大多数是场外交易,在价格攀升时,中央银行要随时准备把越来越多的黄金储备借贷出去。”有了这样的中央银行,做黄金空头还有什么顾忌吗?大不了,美联储可以把这些空头头寸作为有毒资产买走。

形象的总结一下:美联储既要追求超级宽松的货币政策,又要最大程度上保持人们对美元的信心;大到不能倒的银行乐得超级宽松的货币政策,这样他们可以超低的代价从美联储获得融资,从而进行大规模的套利交易。两者利益统一,黄金价格则必须成为牺牲品。

那么央行是怎样和“大到不能倒”狼狈为奸的呢?

首先,央行比如美联储把黄金储备以超低息(1%左右)借给一个大银行(比如高盛)。大银行再把黄金在期货市场上按现货价格出售。这样,现货价格和期货价格都受到了供应量增加的打压。大银行拿着货款进行高杠杆的投资(譬如黄金空头)。等到还央行黄金的时候一到,大银行再用高杠杆投资的收益把低价的黄金赎回还给央行,中间差额就是利润。

尽管央行和“大到不能倒”可以在短期内操纵黄金价格,但是从长期来讲,扩张性的货币政策(量化宽松或超低息)必将带来货币贬值和黄金的升值。如下图所示,美联储和欧洲央行的货币供应总量从2002年的15640亿美元增加到了现在的65780亿美元,与此同时,黄金价格从340美/盎司上涨到1600美元/盎司,其增长速度度快较美联储和欧洲央行的货币供应总量为快。

美联储弱化美元的政策不会改变,不管美联储如何短期操纵黄金价格,黄金价格在长期内会保持上扬趋势。这个时候我们可以利用美联储对黄金价格时不时的空头攻势,多多购买储集黄金。损一点的招就是,对每一分黄金空头合约都要求履约,这样可以加快美联储黄金储备的消耗。长久以往,人民币就会越来越有底气成为黄金标准的货币,那将是给美元最致命的一击。

推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