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迪 > 中国的房子和爱情

中国的房子和爱情

(原文发表于联合早报

    拖着疲惫的身躯我打开了房门,觉得屋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异样,我定了几秒钟的神,心里有一个很不祥的预感:她搬走了。我急忙放下行李,去看她的衣橱,果然空空如也。泪水哗啦啦地流下来;给打她电话也没人接。

  这半年以来我们一直都在谈结婚的事,我还在憧憬我们幸福的小家庭,而她却永远的从我生命中消失了。

  两个月前,她提出我回老家南昌问父亲要一套房子,然后再打结婚证。我抗拒了很久,我父亲身体不好,精神状态也不佳,我不想为了自己结婚的事去和父亲要房子,老人听了心里会很难过,我不想让他受不必要的刺激,而且她要的那套房子我弟弟住着,我不能为了自己结婚的事,去和兄弟反目,更何况他有三个孩子,日子过得不容易。

  但是我也不能失去她。左右为难的夜里我做了好多噩梦。终于我想出了一个好主意,把在北京买房子存的钱拿出来给父亲,然后父亲再给我房子,这样父亲会体谅我的苦衷,不会生我的气。认定这是条万全之策之后,我踏上了回乡之旅,心中急盼把事情办好,回来好结婚。不过天意弄人,弟弟不是很乐意,反劝我爱情不是交易,不要和这样的女人结婚。我没有勇气和弟弟反目,事情终于没有办成。

  我其实什么都不想要,只是想和自己爱的人永远在一起。电话里她没有原谅我,说了分手的狠话。这样的话以前她也说过多次,只是这一次她搬走了,真的消失了。

  爱情不是交易,房子不是爱情。这些话很苍白。因为我在追求她的最初,她就告诉我她不嫁没有房子的男人。3年多前,陷入情网的我发誓自己能买得起房子,只是北京的房子像云层中断线的风筝,再也追不上了。

  我于是觉得自己可以改变她的房产观念。一个好的女人不是男人不断寻觅中找到的,一个好的女人是一个好男人自己创造出来的。虽然有朋友力劝我和她分手,找一个和自己有共同追求的伴侣,但我终于没有,我相信她会改变的。

  她真的改变了,没再提我们在北京买房的事,而是让我回家向父亲要一套老家的房子。朋友说她是逼我不孝,我爱她,我不想这样认为,我心存侥幸地认为她进步了,毕竟她没有坚持在北京买房了,但我还是为了她对拥有房产的坚持而苦恼。

  最终还是要怪自己没本事,如果我能买得起房子,一切问题都不会发生。根据中国社会科学院2009年中国经济蓝皮书,85%的中国家庭买不起房。而我虽自认为是高级白领,只是北京的房价如此之高,动辄百万的购房款,对我这个北漂没几年的人来说不啻一个天文数字。

  所以是我真的没有本事吗?

  她常说和我在一起没有安全感,看不到未来,我都35岁了,还没房没车。车我想给她买,可是等我买得起车的时候,外地人在北京已经买不到车了。她是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人,而她需要的安全感不是坚贞的爱情和一个有为青年的光明前途能给的。她对房子的执着,可以说是如对信仰般的坚定。

  这一点当初追求她的时候,我就知道。不是她变了,也不是我变了,我依然炙热地爱着她,只是爱情已不足以对抗残酷的现实。曾经看到过这样的楼盘广告:“结婚不买房就是耍流氓!”每一次瞥见这样的东西,不管是地铁里、街道上,还是电视里,我都生怕她看到。

  2011年1月4日,中国民政部社会工作协会婚介行业委员会,与百合网联合发布了《2011中国人婚恋状况调查报告》。在这一次覆盖全国31个省份,有效问卷达5万零384份的社会调查数据显示,有92%的女性选择对方“有稳定收入”为结婚的必要条件,而近七成女性选择“男性要有房才能结婚”。

  房子就是安全感,似乎不仅仅是近乎宗教信仰般的物质崇拜,而切切实实的是时下中国适婚女子的需要。政府为了打击这种势头,甚至修改了婚姻法,其中规定:“婚后由一方父母出资购买的不动产,产权登记在出资人子女名下的,可视为对自己子女一方的赠与,应认定该不动产为夫妻一方的个人财产。”也就是说,父母为儿买房儿媳没份。所以当她提出在我父亲给我的房产证上,署上我俩共同的名字,我一点也不惊讶。

  爱情已逝,我没有被背叛的痛苦,只是觉得自己不该耽误她三年,要不然她或许早已嫁上有房有车的男人,过上了有安全感的生活。她也承认对她的温柔照顾和体贴,今生也许没有人能和我比,但这是个温柔的陷阱,因为这一切都不是安全感。这就是房产在中国为什么这么火的原因。我给她买过很多名牌的衣物、钟表、首饰,但这一切都无法代替房子。我深信自己是个有为的青年,一个热血勤奋的人,我知道未来我绝对不是一个无房族,而且不止是一套房产,但我的妻子不会是她我刻骨铭心的初恋。

【放下执着,爱过便是幸福。】

推荐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