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迪 > 中日钓鱼岛之争可不战而屈东洋之兵

中日钓鱼岛之争可不战而屈东洋之兵

(原文发表于9月15日【联合早报】并被凤凰卫视新闻节目引用)

九一八国耻日就快到了,而钓鱼岛的水也快煮沸了。国人之中求战之声日隆,随声附和彰显爱国热血本是应景之举,但于我却极难为。战争不一定会解决问题,却极有可能引发一场旷日持久的亚太军事危局。

日本曾给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亚洲国家带来巨大的战争创伤。在许多国人心中,日本过去是,现在是,未来也将是中国最大的战略敌人。因此一个小小钓鱼岛掀起如此巨大的涟漪就不足为奇了,其实我们过高抬举了日本对中国未来的威胁。

中国战略遏制日本最佳的武器并不是船坚炮利而是时间,因为日本是一个患上了经济绝症去日无多的国家。打个比方说,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和一个患癌症的老人为了抢东西而拼命是很不值得的。

经济学界把日本八十年代爆发的经济危机叫作“失落的十年”,可到如今日本正在失去第3个10年。王尔德说过:“失去第一个孩子是不幸,失去第二个那就是严重的疏忽失察。”日本债务的GDP占比去年就已经超过了200%,远远高于欧猪五国的数据,这样失控的局面是不可能永久持续的。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到现在日本一直都没有走出通货紧缩的怪圈。通货紧缩的后果就是时至今日,日本的名义GDP从1997年的高峰已经有了明显的下滑。日本的名义GDP在1990年到2007年间只增长了区区25%,而2011年的真实GDP已经萎缩到了2005年的水平。连续的政府财政赤字,再加上日本经济的缓慢增长导致了日本债务的GDP占比不断恶化。有人说日本的债务问题不足为惧,因为日本的储蓄率高,可以把债务内部消化。但如果你仔细观察一下日本储蓄率的结构,你就会发现事实远非如此简单:根据IMF数据,日本企业储蓄率从1981的13%增长到了2009年的21%,而与此同时日本家庭储蓄率从10%下降到了3%。所以日本的财政赤字和大兴土木主要是靠企业储蓄维持的。问题是欧洲主权债务危机改变了机构投资者对主权债务的风险计价,日本企业很有可能会改变对日本国债的偏好,日本国债的超低收益率时代或将终结,届时日本政府在债务融资成本上将面临严峻的挑战。

(自1985年以来日本的GDP增长十年移动均值不断萎缩并趋负)

(在GDP增长十年移动均值不断下降的同时,日本的债务对GDP占比一路攀升)

中国最大的敌人是自己

这也许仅仅只是预测,但一个无可争议的事实是从索尼到丰田,日本企业的国际竞争力正在全面下降,日本企业的利润前景黯淡,日本企业对日本债务的支持也会日渐枯竭。根据经济智库Variant Perception的数据,在2016年之前日本国债对现金和储蓄的占比就将达到100%,日本的储蓄将被填不满的债务黑洞消耗殆尽。届时日本将像希腊那样高举外债,而中国很可能成为日本政府最倚重的债务融资国。许多对冲基金大鳄(比如Kyle Bass)已经在磨刀霍霍的准备用巨大的金融衍生物杠杆做空日本,届时没有中国的帮助,日本可能难逃升天。而这种帮助是有条件的:欧债危机的经验就是对一个破产边缘的国家而言,主权是奢侈品。钓鱼岛回归中国只是时间问题。

韬光养晦这样一个奢侈的游戏只有中国玩得起。中国最大的战略敌人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是中国自己。根据【经济学人】的预测,在日本债务耗尽国内储蓄之后的2019年中国的GDP将超越美国。唯一能阻止这个超越的事就是中国经济硬着陆。所以日本也好,越南也好,菲律宾也好,美国也好,都不可怕,可怕的是中国经济能否实现软着陆。如果目前中国的资产泡沫和投资泡沫像八十年代的日本那样暴力破灭,那么迎接我们的不是钓鱼岛的回归,而是“失落的十年”,甚至是“失落的三十年”。因为中国也开始了日本式的老龄化进程,在过去30年,中国的劳动力人口增长了三分之二,平均每年增长1.8%。在2015年到2030年,中国的劳动力人口会越来越快的减少。到了2030年,50岁至64岁劳动力对15岁至29岁劳动力的比率,将超过一又三分之一,几乎是现在的比率的倒数。老龄化就像是一颗定时炸弹,以投资泡沫资产泡沫推动经济的方式对老龄化社会有严重的水土不服问题。所以中国应该抓紧时间对经济实现结构性调整,把经济从“体力密集型的低端制造为主”,转型成”对体力要求不高的知识密集型的高附加值产业为主”,在此过程中加大国内消费对GDP的占比,消减投资对GDP的占比。这比为钓鱼岛和日本开战重要得多。只有这样中国才能在日本日薄西山的时候展现最强大的一面,要不然中国极有可能和日本携手并肩成为东亚经济病人。

(中国目前的人口结构金字塔和90年代的日本很相似,老化趋势明显)

当然中国政府亦不能忽视民意,必须照顾到日益高涨的民族主义情绪,但绝不能为这股情绪劫持而发动战争,而应该放弃过去消极的“韬光养晦”政策转持积极的“韬光养晦”政策。这个积极的“韬光养晦”政策就是用巨大的经济利益去对冲尖锐的战略争端。越南,菲律宾的经验可资学习,他们没有因为和中国打口水仗而放弃在有争议的海域开采石油,还把美国,印度,俄罗斯等国的石油公司拉了进来,中国也可以如法炮制的把这招用在钓鱼岛附近海域。用油井而不是枪炮来宣示主权。主权的维护不一定需要发动彗星撞地球般的战争,可以充分调动海监部门这样的执法力量去,在有理有据有节的条件下尽情和对方发生无伤大雅的肢体摩擦和碰撞。

“韬光养晦”绝非无能怯懦,这也是中国作为一个崛起的大国对亚洲的责任。欧洲和美国陷入衰退,亚洲和平稳定,发展经济,则全球重心东移指日可待。

推荐 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