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迪 > QE3种下高价石油和滞涨苦果

QE3种下高价石油和滞涨苦果

(原文发表于9月20日【IT经理世界

1973年十月爆发了那场让西方世界刻骨铭心的“石油危机”,在OPEC的石油禁运之下,六个月内油价攀升了300%,通胀肆虐,西方陷入了衰退。痛定思痛的西方开始努力减少对OPEC的依赖,非OPEC的石油产量在十年之内猛增50%,但这一切都没有阻止高价石油时代的到来。石油危机的后40年,油价波动了很多次,但是油价再也没有回到危机前的水平(以真实价格计价)。

世界经济正变得越来越能源密集型,与此同时在技术上,经济上,政治上和环保上值得开采的石油储备的新发现速度却远远低于消耗的速度。能源消费扩张过快的世界经济正在严重压迫石油产能的极限,目前的全球石油年产量只比全球年消费量高几百万桶,可供缓冲的产能少的可怜。

自2011年初以来,伊朗危机,阿拉伯之春和一些子乌须有的谣言使得布伦特原油的现货价格一直高居100美元/桶之上。正是因为石油可供缓冲的产能太小,才使得石油价格对诸如此类的风吹草动如此敏感。

四年前国际能源组织警告说全球需要在25年内投资20万亿美元于能源项目,从而保障对亚洲工业化革命的能源供应,要不然就会发生严重的能源紧缺。不过随之而来的全球金融危机使人们淡忘了这个严重的警告。

后来阿拉伯之春开始了,油价几个月内涨了40%。再后来伊朗威胁说要封锁霍尔木兹海峡,再后来又造谣说沙特东部城市Awwamiya的输油管发生了爆炸,油价都闻鸡起舞般的攀升,市场自欺欺人的以为一旦威胁淡化了,价格就会复原。结果没有,恍然若梦的我们已经生活在一个经济危机里油价亦超过$100/桶的年代。

第一次石油危机中,油价从 $3/桶攀升到$12/桶,然后一直在那个范围内波动,直到1979年伊朗革命和两伊战争引发第二次石油危机,油价被推到了$38/桶的峰值。1986年迅速扩张的石油产能使得石油价格在$11/桶触底。从$3/桶到$11/桶,第一次石油危机前后石油的低谷价攀升了260%。上世纪80年代到2004年,油价在$15/桶到$30/桶之间波动。到今天,石油的低谷价可能已经达到了$70/桶,因为如果低于这个价格的话,加拿大的油砂油,美国的页岩油和全球各地的深海油井项目就会入不敷出,与此同时OPEC国家需要油价最低在$80/桶才能平衡国内财政预算。这就意味着过去十年间石油低谷价从$15/桶攀升到了$70/桶,也就是增加了 367%,这使得1973年到1986年260%的石油低谷价增加相形见绌。由此看来,石油低谷价攀升的幅度越来越大。

回顾第一次石油危机以来的这四十年,石油低谷价的稳健攀升伴随着石油作为地缘政治博弈工具的属性不断加强。第一次石油危机中,OPEC国家为了打击西方国家支持以色列发动第四次中东战争,对西方实行了石油禁运。在这场危机中,美国的工业生产下降了14%,日本的工业生产下降了20%以上。严重的经济后果使得美国不得不迫使以色列从西奈半岛撤军。石油作为地缘政治武器的强大威力始为世人所知。由此看来高油价时代是全球地缘政治博弈的必然结果。比如美国自小布什时代便力图在中东地区推进美式民主进程,这在很大程度上引发了阿拉伯之春,迫使许多中东国家增加民生开支以维持政局稳定。最为典型的例子就是年初沙特石油部长Ali Naimi宣称为了稳定民心,政府需在教育,医疗和基础设施等方面增加投入,为了平衡运算,沙特需要油价维持在最少$100/桶。而与此同时,高油价又是伊朗制约美国最重要的战略武器。过去五年的数据表明,如果国际油价维持在$100/桶以上,美国的ISM制造业综合指数就会跌破50---经济活动扩张与萎缩的分水岭,经济复苏就会步履蹒跚。所以只要想方设法制造高油价,美国就不敢对伊朗轻举妄动。在石油地缘政治的地平线上,还有一股影响力正蓬勃升起,那就是俄国。俄国已于2010年超越沙特成为世界第一石油产国和出口国,在用石油收入收买民心和维护俄罗斯的地缘利益方面,普京从来都不手软。俄罗斯石油的主要市场是欧洲和日本,因此俄罗斯在2010年修建了从Skovorodino到中国大庆的输油管,这样就可以有恃无恐地减少对欧洲和日本的出口量,从而增加在诸如北方四岛和北约扩张等问题上交涉的砝码。 

在第一次石油危机中,为了击溃衰退,美国启动了宽松的货币政策,结果经济没有提振,高通胀却来了,今天的情形和当初的也很相近,美联储又站到了新一轮QE的边缘,未来的世界除了要面对高油价之外恐怕还要面对滞涨。

推荐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