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迪 > 为何奥巴马能开启中美关系新辉煌?

为何奥巴马能开启中美关系新辉煌?

奥巴马连任美国总统成功,对中国经济是件极大的好事。罗姆尼在竞选期间习以为常的叫嚣“入主白宫第一天便把中国定义为汇率操纵国,即便发动贸易战争亦在所不惜”,他的落选值得我们庆幸,许多人都有一种“倒吸了一口凉气般的释然”。

在奥巴马的第一个任期内,中美关系降到了低点,那么我们为什么要为他的再次当选而欢欣鼓舞呢?这是因为中美关系冰冻期的动因主要是美国遭遇罕见的经济危机,美国的贸易赤字和财政赤字对GDP的占比已经到了难以维持的水平。布什执政期间形成的中美经贸热恋(西方媒体称之为Chiamerica或者G2)的终结说的幽默一点是残酷时代之错,而不是奥巴马之错。这一点熟悉近现代全球经济史的人想必都知道,每一次经济危机爆发,对美国贸易顺差最大的几个国家都会被挑出来当靶子打。日本,德国都被狠狠地整过,风水轮流转,轮到我们也不必大惊小怪。

根本而言,奥巴马对中美关系非常的务实,他深刻地意识到贸易战和货币战解决不了中美之间的任何问题,对世界经济也于事无补。中美之间全面有效的合作才是中美和全球经济的福祉。这一点可从“他多次反对好战的美国国会发动中美贸易战争的企图”得到佐证。在去年二月与我的第二次通信中,他也阐述了类似观点。奥巴马说到:“我坚信美国能从和中国的密切合作中获益良多。事实上,没有中国的合作,几乎没有什么全球性的挑战美国可以单独的处理好。中国是个全球经济大国,和中国紧密合作将有助于缓解肆虐全球的经济危机所造成的危害。我们两国都在寻求打造可持续发展和持久繁荣的坚实基础。除此之外,我的政府还在和中国政府紧密合作的解决一些战略安全问题,比如控制朝鲜半岛的核扩散,巴基斯坦的伊斯兰极端主义抬头,和终结苏丹达尔富尔的人道主义危机。中美之间有许多利益共同点,比如能源安全,全球变暖,食品安全,公众健康,核扩散和反恐。我们想和中国在未来的数年里共同努力来解决这些问题。”

去年美国反华风刮得猛的时候,我把这次通信发表在美国最大的一个线上财经媒体“Business Insider"上作为一种反击,后来在两党的竞选活动中看到有些共和党候选人的讲话中引用了奥巴马的这些观点,特别是这一句“事实上,没有中国的合作,几乎没有什么全球性的挑战美国可以单独的处理好。”。他们借此攻击奥巴马对待中国是个十足的软骨头,这一点让我很内疚,深深懊悔自己不该发表这次通信,拖他大选的后腿。

所以我深信奥巴马的连任成功于中国是个重大利好。即便如此,中美经济在他的第二个任期内也远非一片坦途。这一点主要是由残酷的经济现实决定的。美国经济已经严重的杠杆化,也就是债务占GDP的占比过大,这一次经济危机属于超级去杠杆化(great de-leveraging)的过程。根据UBS的全球资产管理部门的研究报告,这个超级去杠杆化可能持续到2020年。在这个过程中,美国的消费者和政府必须增加收入,并且相对的压缩支出,从而降低杠杆率。美国需要增加出口,控制进口,改善就业,要不然去杠杆化就是扯淡。这意味着作为(如下图1所示)美国最大贸易顺差国和最大国债持有国的中国在相当长的时期内都不能依赖对美国的出口增长来拉动中国经济,如果咱们要“凉水泡茶--硬冲”似的推动对美国的出口增长,其结果必然是两虎相争两败俱伤。我们要拉在财政悬崖边上的美国一把,不光是为了美国也是为了我们自己。

china deficit gdp

图一:(对中国贸易逆差占GDP比)

经济危机以来出口导向型的中国的贸易顺差对GDP占比已经从2007年的10.1%降到了如今的2.1%。(如下图2所示)很可惜,我们没有用内需的撅起来取代疲软的出口,而是以固定资产投资拉动经济。目前内需对GDP占比依然在32%左右徘徊,而固定资产投资对GDP的占比已经突破了50%。经济泡沫已经到了非常惊人的地步,特别是房地产泡沫,(如下图3所示),中国的人均混凝土和水泥消费量对人均GDP的比率已经远远的把全球多数国家甩在身后,实在是前无古人,冠绝全球。许多对冲基金大鳄都戏称中国为“全球经济泡沫之母”,中国经济泡沫的破灭会让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日本相形见绌。内需被遗忘的中国将面临硬着陆的危险。当房地产为首的固定资产投资泡沫无法拉动经济的时候,中国必然走上强行推进出口的老路上来,这样一来将把深陷债务泥沼的美国逼到死角。所以说中美关系的主动权掌握在我们自己手里。如果中国的内需强力崛起,不但可以帮助产能严重过剩的自己实现平稳着陆,也可以把国内需求出口,帮助美国改善收支平衡。作为美国收支失衡的最大受益人的我们有责任帮他们一把,要不然我们的债权利益也会严重贬值,而且这样一来,将帮助我们把握中美关系的主动权。

(图二:全球各国人均混凝土和水泥消费量对人均GDP的比率)

(图三)

有许多人说奥巴马重返亚洲给中国添了很多麻烦,所以他不该当选。此言大谬不然,如果内需解放出来的中国市场成为美国就业增长和去杠杆化的一个最重要动力,美国重返亚洲的步伐就不可能迈得如此嚣张。负债累累走投无路的美国重返亚洲有他经济上的考虑,应菲律宾等南海诸国和日本的要求制衡中国的苦差也不是白干的,兜售军火和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就是美国收保护费的两大圈钱方式。如果我们能够让美国体会到做商人才是创收减债的王道,他就不会那么热衷于做打手了。

所以,释放内需,保证中国经济软着陆,帮助美国再平衡将是开启中美关系下一个光辉篇章的经济关键。这是帮我们自己,也是帮奥巴马。

(原文发表于【和讯】评论专栏)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