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迪 > 大学生就业难怎么办?

大学生就业难怎么办?

许多媒体都说今年是“史上最难就业年”。根据教育部的最新数据,截至5月1日,北京地区高校毕业生签约率的数据为33.6%。上海,广东高校毕业生就业率也在3成左右徘徊。而今年全国将有699万高校毕业生,比去年增加了19万人,为史上最高纪录。这么多的大学毕业生,这么低的就业率,这是很值得政府担忧的。中国的历史证明,“士”这个阶层的不稳往往是社会动荡之源。

高校毕业生的就业难问题引起了中央政府的高度关注。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日前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会议议题之一是研究做好今年高校毕业生就业工作,“切实保障应届毕业生就业水平不降低、有提高”。有许多人说,今年的就业难或许是由于经济不景气造成的,实则不然,自2003年以来,我国高校毕业生就业形势哪怕是在经济超高速增长时期,同样逐年趋于严峻,这主要是因为1999年高校扩招以来,高校毕业生的增长率远远高于中国经济中高附加值部分的增长。

(如下图所示)中国现在每年的大学入学数目远远高于美国,高居全球首位,但是与美国不同的是,适合大学毕业生就业的服务业在中国十分落后。正如我在Made in China玩不转了,中国路在何方? 一文中所述:“根据世界银行的报告【服务业革命】,2005年中国的制造业产值/GDP比率比世界平均水平高18%,而服务业产值/GDP比率比世界平均水平要低8%。今天中国的服务业产值/GDP比率是45%,与此同时美国的这个数据是79.6%,日本的是72%,德国是71%。这证明服务业在中国的发展空间十分巨大。服务业的崛起反映了中国经济从出口到内部消费转型的再平衡过程。服务业具有劳动力密集型的特点,其发展壮大有助于增加就业,提高收入和消费层次。”

但问题是,与印度相比,我们的第三产业严重低端化,到目前为止,以传统服务业为主体的第三产业发展与高校毕业生就业之间反而呈现负相关性,因此,大幅度的高教扩招所带来的高层次人才供给的高速增长无法得到有效的消化。有鉴于此,中央政府需要大力支持高附加值的服务业的发展,比如像印度的IT业和Daily Reckoning(每日清算)这样的金融服务业。

如果不能提高服务业的占比和质量,“士”必难以立足,成乱成灾,于国大大不利。如果中央也这么想,那么投资者就应该好好迎合中央去布局,因为中央是最大的庄家,随庄起舞,好处多多。让我们一起去为高附加值服务业在中国的大发展添砖加瓦! 

推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