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迪 > 斯登诺事件和大数据维稳

斯登诺事件和大数据维稳

(原文发表于【联合早报】)


(前言)
最近斯诺登事件震撼了全世界,原来美国是一个无孔不入的监听国家(Big Brother State)。以美国的全球影响力和一流的技术,一旦棱镜这样的系统更加成熟和完备,则全球各国或者个人要想摆脱美国的操纵就越来越不可能。强大的科学技术和国家机器结合会产生什么效果?让人难以想象。

 
而从经济上来讲,棱镜的产生是必然的,因为美国的联邦政府包括军费,情报等各方面的支出已越来越超越美国经济的承载能力,而大数据技术是政府开源节流的一个重要手段,这些方面麦肯锡咨询和IBM都做过深入的研究,把政府职能大数据化所能提高的效率和节约的经费是十分巨大的。美国成为了一个全球帝国,而要继续维持这个帝国,除了大数据之外已无路可走。

 
另外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包括棱镜计划在内的许多美国国安部门的大数据项目相当大一部分都是外包给私人机构去做的,里面有IBM,通用电气等等。美国居然把维*稳大数据化了,然后又市场化了。

 
相比之下,中国的维*稳既落后暴力又完全是计划经济,这样下去对国家对人民都是巨大的痛苦,所以美国的经验说明了维*稳可以是高科技高素质的,非暴力的,还可以促进像大数据这样革命性产业的发展,并能创造许多高质量的就业机会,相关技术成熟后还可以商业化和民用,造福大众。

 
不仅如此,“斯诺登事件”还使得全世界人民看清了美国在维*稳和黑客方面一直妖魔化中国的伪善和双重标准。“斯诺登事件”对于中国意义绝不小于对美国的意义,只是我们的认识不够,可能白白错过一个天赐良机。

 

(正文)

斯诺登是个英雄,为了捍卫美国的普世价值,冒着生命危险向世人揭示了“棱镜”计划。不知不觉中,美国已经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一个监听国家。曾几何时,东德是西方人心中最完备的监听国家,拥有10多万公民间谍和数以万计的专业间谍。但如今的美国比东德已经大大的向前迈进了一步,他们用大数据这种资本密集型和技术密集型的运作方式代替了原始的劳动密集型监听网络,说的形象一点,也就是用“骇客帝国”中的矩阵(Matrix)代替了邦德。

为了平息公众对“棱镜”计划的愤怒,奥巴马总统辩解道:“想拥有100%的安全和100%的隐私是不可能的。”言下之意就是“棱镜”计划维护的是国家的核心利益,为此牺牲一些个人的自由和隐私是值得的。这让许多妄自菲薄的推崇美国为“普世价值”天堂的公知们濒临自我否定的幻灭。很抱歉,美国也是一个维*稳大国,尽管打着反恐的旗帜。

笔者在【坚不可摧的美元霸权】中充分论述了不管是反恐也好,军费开支也好,要维护美国的全球霸权就必须天文数字的开支,而这一切在“财政悬崖”和“经济复苏”的重压之下显得越来越勉为其难。这个时候大数据就成了联邦政府开源节流的一个重要手段,正如麦肯锡在其著名的【大数据】报告中指出,如果联邦政府内部普及大数据技术,节约的经费将以千亿美元为计,因此美国国家安全局启用“棱镜”计划是有其经济考虑的。

另外一个考量就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安全部门已经到了非用大数据不可的地步。911事件之所以发生,其中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安全部门之间协调的不到位,通过“棱镜”这样的大数据平台,不同部门之间可以更及时的分享情报资源,减少重覆建设的资源浪费和提高危机应对的反应速度。另外,国家安全部门还面临许多新的挑战:如何通过监控危险分子的行为和沟通揭示出其深藏不漏的动机和提高先发制人的效率?如何通过情报收集,主动的将危险分子的行动计划掌控好并且适时摧毁之?如何通过成本效率高的高效率方式完成任务并适时适当的和兄弟部门分享情报?危险分子和组织在不断的运用互联网和各种先进通讯技术对其组织结构和运作方式进行创新和改造,如何可以从容的面对这些技术性的挑战?大数据技术为解决这些棘手的难题提供了充分的可能:通过对多重来源的数据进行分析,揭示不同行为之间的互动和矢量关系,运用预测分析的算法(algorithm)准确预测危险分子的行动趋势,这为安全部门先发制人的预防恐怖主义等威胁国家利益的行为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可能。简而言之,大数据使得著名科幻片《少数派报告的幻想成为了现实。
 


除了大数据维稳之外,“棱镜”计划的另一个重要启示就是维稳市场化。美国的先进武器的研发和生产绝大部分都是由像通用电气和波音公司这样的私营机构来完成的,而联邦政府则在经费和政府采购上给予充分支持,同样的道理美国安全部门的大数据项目(包括“棱镜”在内)很大一部分也是外包给私营机构完成的。比如,斯登诺的前雇主Booz Allen Hamilton就是这样一家私营机构。

国家安全部门的采购是一个巨大的市场。根据美国科学家联盟政府秘密计划研究主管Steve Aftergood的数据,2012年全美情报部门的预算是750亿美元,其中的14%--约100亿美元流向主持“棱镜”计划的国家安全局。最近华尔街日报报道了一个相关趣文,中央情报局有一个价值6亿美元的云计算采购合同,IBM本来势在必得却让Amazon夺走,结果咽不下这口气的蓝色巨人向政府问责办公室(GAO)进行了投诉,有关争执至今仍未解决。云计算是硅谷下一步发展的重头戏,而国家安全部门手中又握有如此巨大的采购订单,难怪像谷歌,苹果这样的硅谷巨头会欣然加入“棱镜”计划这样一来即可以获得政府采购合同方面的优待,又可以分享政府的大数据资源,所谓“何乐而不为”。

(美国安全部门采购是个以百亿美元为计的巨大市场)

“棱镜门”虽然是奥巴马政府最大的一个丑闻,但是从纯经济学的角度依然有不少值得中国学习的地方,那就是发展大数据和维稳市场化。根据国土安全研究公司的数据,中国国家安全部门的支出在2012年高达1110亿美元,到2015年将高达1590亿美元。在经济上,维*稳是一块巨大的蛋糕,但由于市场化程度低,许多维*稳经费都被巧立名目者鲸吞分割,而且维*稳依然是以劳动力密集型的运作方式为主,过程中难免直接的暴力和摩擦行为,维稳的成本效率低下,效果也差强人意。美国的维*稳方式给中国指出了一条新的道路:第一,以国家机器的强大力量发展大数据,可以加快产业链升级和高新技术的普及。美国的许多先进技术包括信息高速公路最初都是先为政府所用然后在普及并商业化的。第二,通过市场来配置维*稳经费和资源,可以促进相关产业的发展,提高就业,而且市场的竞争和淘汰过程会产生成本效率和效果最显著的维稳方式,大大减少资源贪污和暴力摩擦的行为。

化维*稳为生产力,这似乎是“棱镜门”给中国最大的启示。多年以来,美国在维*稳和黑客方面一直妖魔化中国,“棱镜门”是中国再造自我的天赐良机。


 

最后言归正传,斯诺登的选股建议:看多大数据,因为坐庄的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Please interpret this with the sense of humor.)
 

推荐 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