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裕彬 > 剪不断理还乱的信贷泡沫

剪不断理还乱的信贷泡沫

投资界传奇,曾和索罗斯一起在1990年代血洗英镑的Stanley Druckenmiller上月接受高盛的专访指出,中国正在为2009年和2011年的大规模经济刺激付出代价──信贷增速远远高于GDP增速,情形类似于2005年的美国。统计数据显示,中国今年首季信贷增长近18万亿元人民币,但GDP的增长只有区区5万亿。

Stanley Druckenmiller畅言,中国的投资/GDP占比达到了惊人的47%,日本和南韩最高峰时的记录也不过是36--38%,这给中国带来了严重的产能过剩。

Stanley Druckenmiller认为,中国经济已经严重杠杆化,金融危机风险与日俱增,而新政府则着眼于宏观经济结构调整,这意味固定投资增长将持续减速。因此中国经济增长势必持续放缓。

中国现在的影子银行危机某种程度上也是以往中国过度投资的恶果。过往多年银行成为了政府的政策工具,在铁路、公路、港口以至房地产发展等等方面都积极投资和放贷,与此同时国内融资需求也急剧上升,在央行有求必应的年代,“投资中国”成了人有多大胆天有多大产的疯狂游戏。

官方数字显示,截至4月包括非银行信贷的“社会融资总额 ”(Total Social Financing)年增长率高达21.7%;而过去五年信贷复式增长率更高达30.8%,增速为美国2006年信贷泡沫高峰时的三倍,几近疯狂。在2011年第四季度,央行开始收紧闸门之后,巨大的融资需求只有通过影子银行得到释放,各种高息理财产品成为吸引资金的“暗黑魔法”。

影子银行野蛮生长令政府担忧,而央行收紧闸门也是为了遏制影子银行的规模,但这样做的结果就是推高了融资成本,酿成了端午节前后的钱荒闹剧,股市也受到了重创。

很明显,治理影子银行问题,单从供应层面勒紧银根是远远不够的,因为从需求层面来讲,目前投资渠道和投资机遇的缺乏正是影子银行群众基础的根源,因此中央必须进一步推进利率和汇率的市场化;把正当的融资需求从影子银行的暗黑世界里剥离出来,加以合法化和规范化;搞活搞大企业债券市场。总而言之,泛滥于影子银行的融资需求犹如洪水,封堵不是出路,疏导才是关键。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