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迪 > Likonomics:巴克莱捧杀中国的阴谋

Likonomics:巴克莱捧杀中国的阴谋

(原文发表于8月9日【联合早报】)

【前言】
 

中国人善于造神,最近的“李克强经济学”即是一例。有些时候,“被顶礼膜拜”往往会使领袖人物迷失,特别当群众的期望值无限投射到自己身上时,比如巴克莱资本的几位经济学家仿造Abenomics造了Likonomics这个词,然后说Likonomics有三大支柱:不出台刺激措施、去杠杆化以及结构性改革。也不知道他们事先有没有和李克强总理通气,还是自作主张的生造了这个词来应景。和Abenomics一样,Likonomics一伺推出便大热。但是我并不赞成“不出台刺激措施”是李克强总理的本意。

 
中国经济腾飞伊始,百废待兴,因此投资刺激经济可如万炮齐鸣,遍地开花;到市场成熟期,许多领域接近饱和,这个时候便不能再用“万炮齐鸣,遍地开花”的方式来以投资刺激经济,必须以“精确打击,有的放矢”的原则来刺激经济。最近汇丰中国PMI就业指数降到了2009年三月以来最低水平这威胁到了中国社会稳定的基础。中国社会历来都在吃饭问题受到威胁的时候容易大乱,以往民以田为食,如今多以制造业为食,因此制造业的溃败必须是个漫长的过程,这样中国才有足够时间转向劳动密集型的服务型经济。而买时间的重任责无旁贷的落在了中央身上。这就决定了中央目前不能完全放弃投资刺激经济的政策。而买得的时间必须善加利用,不然断后的部队打得再精彩,也扭转不了大部队全面溃败的命运。这个时候对“李克强经济学”三大支柱的顶礼膜拜会固化中央的思路,阻碍中央跳出条框的创造性解决难题。所谓成也民意,失也民意。
 
民意有时候是刻意制造出来的一种捧杀。而“李克强经济学”的烹制者乃是制造LIBOR丑闻的主角巴克莱,这一点国人不得不警惕。诚如水皮先生所言“比如说,“临时硬着陆”的概念,又比如说,3%的经济增速,都是中国政府和领导人无法承受的代价,由此造成的失业、社保问题必将影响社会稳定,而股市动荡造成的恐慌就不仅局限在中国,甚至会影响到金砖国家,同为金砖国家的巴西股市年初的指数尚在63472点,上周却只有45405点,跌幅差不多30%。中国股市暴跌之后,巴西总统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通话,交流的是双方的状态,担心的却是连锁反应。无法想象,作为世界主要增长动力的中国,GDP增长不及美国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景,从这个角度看,中国总理要有点防人之心,防什么?防止被人“捧杀”!”

 
李克强经济学绝不止三大支柱,也绝非永远是目前所谓的三大支柱,摸着石头过河才是唯一应万变的不变。

【正文】

炙手可热的李克强经济学(likonomics)有三大支柱:不出台刺激措施、去杠杆化以及结构性改革。笔者窃以为最重要的是后两大支柱,但媒体和市场最为关注的还是“不出台刺激措施”这一条。一直以来,中国经济的繁荣都和疯狂的信贷增长和财政刺激息息相关,特别是09年那震撼人心的4万亿,把彼时行将破灭的大宗商品泡沫硬生生的吹大了,股市大涨,楼市大涨,直让人忘了中国以外的全世界正在遭遇罕见的金融危机。如今不出台刺激措施,习惯了在货币宽松的大海中游泳的中国经济还能徜徉吗?

 

 

 

中国经济产能严重过剩人尽皆知,外加全球经济复苏萎靡,未来中国通货紧缩的风险会很大,这个时候完全放弃扩张性政策是否明智值得商催。李克强经济学是巴克莱杜撰,媒体炒热的,但极有可能李克强经济学和总理本人的想法有所偏差,毕竟新政伊始,还得摸着石头过河。从最近国务院出台的光伏业救市国策和住建部棚户区改造等举措中看得出,中央并没有放弃刺激,以前的刺激是“广撒网多捞鱼”,今后则是“精确打击,有的放矢”。

 

 

“精准打击”第一波是全力加速“中国制造”向中西部转移,劳动密集型产业依然是全球人口第一大国的就业根本。近几年中国的劳动力成本上升迅猛,越南印尼印度等周边国家正在蚕食中国作为“世界工厂”的地位。抗战初期,日军来势汹汹,国军节节败退,蒋介石提出过以“空间换时间”的战略,姑且不论蒋公错对,笔者窃以为“空间换时间”的战略很适用于中国制造业的生死存亡之战。中国幅员辽阔,制造业主要囤积于沿海和东部城市,中国的中西部依然是一片有待深挖的处女地中国中西部地区人均GDP只有沿海城市的1/2,沿海地区工资水平比中部地区高57%,比西部地区高23%。中西部地区是中国制造业劳动力的最重要来源。中西部人口平均消费水平远低于远海地区,是一个潜力无穷的巨大市场;中西部地区的城市化工业化程度依然很低,投资拉动增长的旧模式依然有巨大发挥空间;把沿海发展制造业的辉煌搬到中西部,至少可以为中国争取10年的时间。争取到了干嘛呢?用于东部和沿海地区的产业链升级!

 

 

产业链升级离不开国家的精准的刺激举措。比如长期以来,光伏产业严重依赖国外市场,出口比例高达90%,所以欧美一竖起贸易壁垒就可以置中国光伏业于死地。中国要搞产业升级,光伏产业本来是个很好的开始,可是没有国内市场的支持,这样的产业升级何其脆弱。以出口为导向的补贴政策为中国成为世界工厂立下了汗马功劳,如今为了振兴消费经济和产业链升级,中国的补贴政策必须以内需为导向。这方面欧美已经走在了前头在欧美许多地方,政府的补贴和退税几乎使家庭可以零成本的安装光伏设备,发的电用不完可以通过智能电网出售,这使得安装光伏设备成了一个回报率极高的投资。其中一个最极端的例子就是在加利福尼亚如果没有政府的补贴和退税,现有光伏设备的85%都不会被安装。

 

 

过去十年中国通过出口释放出了巨大的当量,极大地促进了全球贸易的繁荣,现如今全球深陷超级去杠杆化泥沼,这股巨大的当量必须转向内需,制造业大转移和产业链升级上,本着“精确打击,有的放矢”的原则,扩张性政策依然大有可为。需要防微杜渐的是要避免中西部地区陷入地产狂热和资产泡沫,因为这些经济泡沫会严重增加实业的经营成本和融资难度,从而使中国错失产业大转移和产业链升级的良机。出口降温正是中西部,东部和沿海地区之间国内贸易升温的大好时机。

 

去杠杆化以及结构性改革的关键和检验标准之一就在于中国消费经济能否成功崛起。千头万绪中最提纲挈领者非“放开存款利率管制,压缩存贷利差”莫属。中国的存款总量已超过40万亿元,但是中国的储户依然无法获得高于基准利率1.1倍的收益率,这在世界主要经济大国当中都是鲜有的。利率管制成为普通储户,政府和企业之间进行债务和财富转移的系统性工具,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中国经济发展最大补贴的来源并非政府,而是普通储户。国民收入的分配过度向国家和企业倾斜,是中国内需不振的根源。与中国相反,美国的普通老百姓属于食利阶层,其利息和分红收入高达工薪收入的25%,而这一切乃通过债券基金,货币市场基金,ETF基金,指数基金,401(K)养老基金,和像pimco这样杰出的固定收益投资经理等资本市场工具得以实现,而这样的资本市场工具在中国的发展依然严重滞后,因为利率管制,国有四大行对金融产品分销渠道的垄断,和资本账户的僵化管制扼杀了创新。

 

 

李克强经济学的理想国并非是固化的,并非弃刺激政策如敝帚,而要“精确打击,有的放矢”的去刺激,要颠覆普通储户,政府和企业之间进行债务和财富转移的系统性基础,要在金融市场中打造出可以为国民输送利益的金融工具,把利益分配公平化市场化。如果李克强经济学能够在以上方面大有作为,则内需发动,经济再平衡指日可待,而且中国这次的超级去杠杆化也不会以大规模的经济危机的形式爆发,这是以往西方数次超级去杠杆化所未有的成就,不啻为中国经济为全球经济治理所做的重大贡献。

 

推荐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