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迪 > 拉斯维加斯模式可以盘活西部经济

拉斯维加斯模式可以盘活西部经济

(原文发表于8月30日【联合早报】)

【前言】

中国经济内外交困,已经处在崩溃边缘。内需带不动经济,针对欧美的出口增长也近乎搁浅,经济增长只有依赖投资一途,目前中国的GDP有一半来自投资。看遍全国,各地像样的实业越来越少,大家都牟足了劲修公路和盖房子,这直接造成了债务问题的日益严重。地方债务危机,影子银行危机,中国经济已经深陷重围。


经济不行,就业形势也日益严峻。许多媒体都说今年是“史上最难就业年”。根据教育部的最新数据,截至5月1日,北京地区高校毕业生签约率的数据为33.6%。,上海,广东高校毕业生就业率也在3成左右徘徊。而今年全国将有699万高校毕业生,比去年增加了19万人,为史上最高纪录。历史上,中国的读书人找不到饭碗都是会惹出大问题的。


怎么办?


最近李克强总理说,中国经济的最大回旋余地在中西部。要全力加速“中国制造”向中西部转移,劳动密集型产业依然是全球人口第一大国的就业根本。抗战初期,日军来势汹汹,国军节节败退,蒋介石提出过以“空间换时间”的战略,姑且不论蒋公错对,笔者窃以为“空间换时间”的战略很适用于中国制造业的生死存亡之战。中国幅员辽阔,制造业主要囤积于沿海和东部城市,中国的中西部依然是一片有待深挖的处女地:中国中西部地区人均GDP只有沿海城市的1/2,沿海地区工资水平比中部地区高57%,比西部地区高23%。中西部地区是中国制造业劳动力的最重要来源。中西部人口平均消费水平远低于远海地区,是一个潜力无穷的巨大市场;中西部地区的城市化工业化程度依然很低,投资拉动增长的旧模式依然有巨大发挥空间;把沿海发展制造业的辉煌搬到中西部,至少可以为中国争取10年的时间。争取到了干嘛呢?用于东部和沿海地区的产业链升级!
 

但有朋友说“西部大发展,空间换时间”的想法虽好只是太天真。实际上中央发展西部多年,实际成果却并不彰显,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陷入了僵局。


西部经济发展看似热闹,其实并没有可持续性,很多表面繁华极有可能是中央财政吹出来的泡沫。而要窥探西部开发热闹背后严酷的现实,有一部好书必不可少:中国西北大学中国西部经济发展研究中心主编的《西部蓝皮书 中国西部经济发展报告》。


西部发展僵局主要是因为中国最僵化的行政文化,封闭的心态,死气沉沉的制度创新在西部依然盘根错节,根深叶茂。这些不弊端不清除,不管中央在西部投多少钱,西部也活不起来。


就像一个地方的风水,如果“气”呈死气沉沉之像,纵使用金山银山去装饰,也活不起来。


这种僵化的气氛只有一个能量巨大的搅局者才能打破,激活行政文化,心态,和制度创新,只有这些软环境根本改善,西部才能吸引来人才,西部才能迎来大发展。当年美国西部的内华达州就引来了这样一个搅局者--赌场合法化的拉斯维加斯。如今的内华达州和拉斯维加斯已成为美国最具竞争力的地区,而且地方经济早已从赌业走向了多元化,赌业渐成配角。


中国每年在海内外的赌资在3万亿元以上,09年中央一个4万亿经济刺激就使得中国在全球衰退的情况下全面走向了长达3年的牛市,想象一下,如果能通过赌场合法化,把国人每年高达3万亿之上的赌资引向就业和税收,其能量将何其巨大?!


拉斯维加斯可以救中国,此言非虚!

【正文】
李克强总理最近表示中国发展的最大余地在西部,令人欣慰。中国经济再平衡任务十分艰巨,国际经济形势依然险象环生,在这样的情况下,西部大开发可以为中国经济结构转型提供“空间换时间”的可能。

但令人担忧的是,虽然近几年西部发展增速高于东部,但实际上东西部差距不是在缩小,而是在加大,关键在于西部的发展质量不高,能否担当中国经济的回旋空间尚在两可之间。根据西北大学姚慧琴编撰的【西部蓝皮书】,西部产业结构呈逆向调整;就业机会增长乏力;公共服务水平十分低下,并且农村贫困问题依然严重。就产业结构呈逆向发展而言,西部地区发展严重依赖资源性产业,大宗商品生产比重过大,产业链短,加工深度和综合利用程度不足。

西部发展僵局的关键并不在于国家投资力度,而在于其“封闭的观念,顽固的集权文化和依附文化,人才匮乏,财政造血功能差,严重依赖中央转移支付”等等弊端。

曾几何时,美国西部的内华达州也和今天中国的西部一样。内华达州曾以矿业和农业著名,结果这两个产业在大萧条中没落了,内华达州的发展陷入了僵局,这个时候内华达州合法化了赌场业,打那以后内华达州走上了高速发展的轨道,并凭拉斯维加斯扬名于世。其实,拉斯维加斯模式有很多可资今天中国西部大开发借鉴的经验。窃以为,开放赌场许可可以把国际上最先进的管理经验,公共治理,金融模式,开放观念,制度创新等引进到中国的西部,有了这一切人才也会来。

赌业的成功对内华达州的经济贡献巨大。从1960--1990年代,内华达州一直都是全美经济增长最快的三个州之一,与此同时拉斯维加斯一直位列全美经济增长最快的五个大都会之一。中国一直有鼓励优秀人才去西部发展的政策,可西部的贫穷落后却让人才望而却步,而今天的内华达州却有魅力吸引全美最高端的人才。更可喜的是,拉斯维加斯经验表明,赌场业只是发展经济的催化剂,赌场业把很多相关产业都盘活了,因此慢慢地赌场业将不再是经济的主角。(如下图所示)根据美林证券的研报,拉斯维加斯的GDP结构在过去十年里发生了重要变化。许多年以来,拉斯维加斯的收入主要为赌场业收入,在1990年,拉斯维加斯收入的61%来源于赌场业。但过去这十年以来,酒店业,娱乐业,零售业,饮食业和金融业在拉斯维加斯发展迅猛,逐渐成为越来越重要的收入增长点。时至今日,拉斯维加斯收入的64%都来源于赌场业之外。“种得梧桐树,引得凤凰来。”拉斯维加斯模式很有可能就是中国西部发展的这颗梧桐树。

事实上,中国的赌客早已成为全球赌场业最重要的一支力量。根据北京大学中国公益彩票事业研究所的数据,2006年中国赌客在海外赌场投注金额达6000亿元,几乎等于旅游业的年总收入。这是笔者所能查到的最新数据,但笔者查到2012年中国旅游业总收入已高达2.57万亿元,推理之下时至今日中国赌客在海外年度下注总额应该远在1万亿元之上。另外,根据中国公益彩票事业研究所的市场调查,中国国内合法与非法博彩比例为1:10,鉴于2012年中国彩票总销售收入为2620亿元,其它非法博彩例如网络赌博、地下赌厂以及私立彩票收入应在2万亿元之上。保守估计,中国赌客每年在海外赌场和国内非法赌业中年度总下注额可能已高达30000亿元之上。如此巨大的现金流没有给国家创造就业和税收,完完全全属于天文数字的社会净损失。如果中央在西部地区合法化赌场业并开放牌照,这股巨大的经济洪流必将对西部开发产生极其巨大的影响。

2009年中国警方破获了一个涉案赌资约500亿元的建国以来第一大赌案,现在看起来那揭开的只是冰山一角。没有合法化的赌场,天量资金就注定由网络赌博、地下赌厂以及私立彩票的管道持续流失,在经济艰难转型的当下,如果能把这种巨大的社会净损失转化成税收和就业创造,其意义无异于雪中送炭。

该如何合法化赌业来催化地方经济发展呢?根据著名赌场经济学家William R. Eadington的研究,赌场有三种形式:偏僻地方的度假村式赌场,市中心的城市赌场,以及遍布城市社区角落的博彩机器。这当中偏僻地方的度假村式赌场就业创造力最强,而且其负面溢出效应最低亦最可控。这样的赌场地处偏僻,本地赌客到达成本太高,因此吸引的主要是较富裕的外地赌客,这样一来对本地社区的危害性也就最小。相反的,网络赌博,城市赌场,博彩机器对社区的危害就比较大,而且对就业税收的贡献也远不及前者。Eadington还指出,赌场牌照数量必须严格控制,因为一旦营业者太多,赌场的竞争成本就会增加,从而显著减少对国家税收和就业的贡献以及消费者盈余。最后,赌场业要成功的担负起催化经济的重任,还必须有完善的管理制度,监管措施和相关立法。

“种得梧桐树,引得凤凰来。”拉斯维加斯模式是中国西部大开发中值得考虑的奇招狠招。其本身不在于赌业,而在于盘活西部僵局,促进东西部贸易交流,催化西部经济相关产业大发展。

中央已批准上海发展香港式自贸区,如此看来,中国自己的拉斯维加斯之梦也非遥不可及。

推荐 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