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迪 > 李嘉诚撤资中国的算盘

李嘉诚撤资中国的算盘


李嘉诚最近大手笔抛售香港和大陆的资产,并在欧洲洒下千亿元以上的投资,中国经济要完了吗?李嘉诚意欲何为?

重读笔者2011年4月5日的专栏文章【东西方
投资格局的博弈】,便不得不惊叹于李超人的深谋远虑,这一手棋早在三年前便已经开始酝酿。和记黄埔乃是上市公司,必须对股东负责,而投资最忌讳的就是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脱亚入欧”乃是李超人实现全球资产配置多样化的一步大棋。

东西方投资格局的博弈

           ----下个十年全球资产投资战略
 
亚洲在经济危机后强劲复苏表现,特别是中国表现让世人叹为观止。亚洲顺理成章成了全球资产投资的最热战场,成了各路资本避险套利天堂。可是这种看多亚洲,看空西(包括欧美日本)策略是否经得住下一个十年考验?资本是继续在亚洲追逐泡沫利润,还是开始实施渐进战略结构调整?

 
在2009年和2010年,全世界的投资者都在为新兴市场疯狂,热钱像洪水一样涌入亚洲。作为亚洲引擎中国似乎可以无休止以10%速度增长,似乎看不到泡沫繁荣尽头。尽管危机后西不乏许多物美价廉资产,全世界绝大多数观察家仍不看好西方的资产市场。但我认为下一个十年的投资战略应该是循序渐进在亚洲减仓,同时在西建仓增持。

 
从目前来看,这个策略准确性已开始有所显现。去年绝大多数发达国家股票市场已经经历了双位数增长:道琼斯指数上扬了20%,英国FTSE100上扬了16%,德国DAX上扬了30%,香港恒生指数上扬了15%。与此同时我们最抱有信心两大亚洲市场却表现乏力:印度Sensex指数仅上扬10%,中国沪深300指数下挫了2%。从短期指数来看,亚洲表现也很一般,以摩根斯坦利资本国际指数(MSCI World)为例,今年发达国家股票表现普遍要比新兴国家股票好5个百分点。

 
这种情况还将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继续下去。首先,中国在过去30年以平均10%年速度增长。但是这种情况没有理由再持续下去。中央政府已经放弃单纯追求增长速度国策,转而强调增长质量,经济降温势在必行。目前高通胀渐有失控之势,政府紧缩货币政策力度会加大,人民币升值内外压力也会加大。目前银行信贷规模是2007年10倍,流动性严重泛滥。最低工资在很多城市以双位数率增长,继续蚕食中国在劳动力成本相对优势。方的通货膨胀数据已达5%左右,实际可能远远高于这个数。

 
乐观人们认为这种经济过热情况会得到控制,因为政府可以利用国有银行系统来实现软着陆。但是从目前已经出台央行加息,提高准备金等等力度很大措施来看,目前经济泡沫特别是楼市泡沫,食品泡沫不但没有减小,反而有进一步扩大之势。宏观调控几成“空调”,种种情况与日本在1989年情况很相似,时至今日日本仍没完全走出那时泡沫破灭后滞涨。

 
通胀和泡沫对市场消极影响有三:第一,成本拉升,利润率下降,购买力减少;第二,导致紧缩货币政策,阻碍企业融资和扩张;第三,货币政策很容易出差错,利率提太慢控制不了通胀,利率提太慢会导致通货紧缩。虽然高通胀很可怕,但是通货紧缩更可怕。这一点日本就是很好例子。

 
通货膨胀并不是亚洲市场唯一值得担心痼疾。还有就是热钱。亚洲市场在抵御美联储量化宽松(QE)所带来强度流动性冲击。美联储凭空创造了6000亿美元购买联邦国债。投资者卖了国债就去买其他美元资产,抛售美元资产人又把钱投入恶炒亚洲各种基金。钱就这样一轮又一轮涌向亚洲市场,为亚洲经济泡沫推波助澜。

 
但是有没有可能量化宽松真对美国经济有助效?也许它不会拉动美国家庭消费,但它很有可能促进美国企业扩大开支,这就会对经济复苏产生相当积极影响。

 
量化宽松把企业最害怕通货紧缩给排除掉了,很好保护了企业融资和投资的信心。这也就是为什么很多衡量美国企业扩张数据达到了1988年以来最高水平。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人们会对经济前景会更有信心,美元汇率会趋稳定,需要更多QE救市威胁就会被解除。在这种情况下大量资本会流出新兴市场,流回美国,这会从某种程度上造成新兴国家市场动荡。

 
所以美国经济并不像许多观察家说那么糟,而且受债务危机困扰欧洲也有很多亮点:在欧元弱化情况下,德国出口增长强劲,其失业率达到了18年来最低水平;今年一月份,欧洲零售增长达到了四年以来最快水平。这一切都昭示着欧洲商业信心和消费信心在强劲反弹。地震后日本也有很多投资机会:地震使日本股市经历了08年危机以来最严重一周股指下挫,很多资产被严重低估;地震造成损失巨大,重建费用惊人,将极大拉动日本内需;核电站爆炸将迫使日本重新调整其能源供应政策,核电行业危机会给其他能源供应渠道创造巨大机会。

 

宏观调控无力,经济泡沫严重的亚洲诸国很有可能在未来5年左右被迫硬着路,特别是中国的硬着陆很有可能引发一场地区性的经济危机。所以这时候应该渐渐在亚洲减仓,同时在西方(德国和美国)建仓增持。日本,法国,英国也颇值得关注。这些国家拥有许多危机后被严重低估的资产:比如德国的DAX指数尽管在2009年以来有很大涨幅,其平均市盈率仍在11倍左右。下一个十年亚洲模式将面临非常严峻的考验,所以资产投资的全球部署必须未雨绸缪的做好结构调整。中国企业可以抓住这个契机向外输出资本,降低暴露在本国泡沫下的风险,同时可以缓解国内流动性过剩的难题和通货膨胀的压力。

推荐 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