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迪 > 美利坚帝国已死

美利坚帝国已死

这个标题是笔者在【外交政策】杂志上看到的,当下震惊,不解为何如此殿堂级的美国主流杂志居然标题党起来,另者,美国的超级大国地位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仍将存在,美国的主流精英如此悲情所为何物?

 

事情缘起于奥巴马总统于9月24日在联合国大会发表的演讲。奥巴马在演讲中表示:超级大国地位已经是美国不堪承受之重,虽然美国准备遏制伊朗的核野心,用无人飞机暗杀敌人,但并不情愿对叙利亚和其他问题国家实施无限制的军事打击。美利坚帝国只是一个漂亮的舆论口号,并不代表眼下美国的根本利益和国内民意。美国已征战十数年,疲惫不堪,又兼内政问题繁杂,当需集中精力搞好国内,所以美利坚帝国已成累累虚名。美国以往的对外干预换来的是很多国家特别是穆斯林国家对美国的敌意,实在得不偿失,因此美国已做好了让问题国家自行解决的准备。美国对叙利亚的关注主要是出于人道主义的考虑。”

可想而知,奥巴马的这番话令以色列,沙特,犹太利益集团,鹰派势力,五角大楼军工集团何其寒心,难怪【外交政策】如此悲情。只是又有谁知奥巴马的苦衷,财政悬崖大限又至,美国已经拿不出银子对叙利亚进行大规模军事打击了。

维持一个帝国代价是非常高昂的,美国财政已经不堪重负。为了这个帝国,美国维持着全世界唯一一支全球化的军事力量,而这台庞大先进的军事机器要良好运转则必须有强大坚实的美元基础。

官方数据显示美国的军费开支占预算的20%左右,但仔细解读美国的联邦预算你会发现,实际上美国的军费开支长年以来占据联邦支出的一半左右。这是因为一般人们说到军费主要是指国防部支配的经费,而实际上维护美国军事机器的良好运转需要的远远不止国防部的投入。这里以2009年为例,美国的军费开支可以分成两大块,第一块是当前军费,其中包括国防部的6530亿美元,其他部门的军事支出1500亿美元,反恐战争相关1620亿美元;第二块是上溯军费,其中包括老兵福利支出和军费债务的利息支出。这两大块加在一起占当年整个联邦支出的54%。

2010年,美国情报部门的全球开支是800亿美元。2011年,除了国务院和国际开发总署之外,联邦政府另拨了546亿美元的外交和外援经费,用于诸如和平工作队( Peace Corps),广播理事会(成员包括负责和平演变文宣工作的美国之音和自由亚洲电台等),千年挑战公司之类的项目。上述这些天文数字的费用不仅仅是为了维护美国的全球军事、外交和地缘利益,而且也是为了帮助盟国和战略伙伴对全球经济和军事的风险进行管理和控制。

帝国从来都是极其昂贵的大国游戏,对于一个衰弱中的大国而言,更是一个难以供养的奢侈品。在这种情况下,奥巴马“美帝国已死”之言是可以理解的。更何况美国能源革命蓄势待发,中东能源对美国的重要性在不断下降,美国已没有必要在中东不惜血本的投入。奥巴马之言实乃为自己在叙利亚问题上寻找台阶下。

1985年后,美国的原油产量连续下降了20多年,但眼下美国的原油产量已经连续增长了4年,在2012年更是实现了150年以来最大的增长。一场能源革命正席卷美国,以至于花旗银行在研报中指出,北美已经成为全球石油和天然气产量增长最快的地区,到2020年,北美将成为“能源新中东”。美国的石油进口依存度已经显著下降,2012年,只有40%的石油消费来源于进口,为1991年以来最低水平。而且自2011年以来,天然气已代替煤炭成为美国最主要的国产能源。不断攀升的原油价格,将使得天然气汽车在美国渐成主流。根据美国国家天然气协会的数据,在美国眼下只有区区15万辆天然气汽车。与此同时,原油/天然气价格比已经达到40年以来最高水平。天然气资源丰富的美国在天然气汽车方面潜能巨大。如果美国保持目前的发展态势,则能源独立之梦想必成现实。有鉴于此,中东的石油战争泥沼已经渐成美国的负资产,与此同时印度和中国正在迅速取代美国昔日在中东的石油购买力,或许是时候让此二国接手些许中东石油政治的负资产。

 

美利坚帝国就像一个资产组合,在全球经济去杠杆的当下,美国必须对这个组合重新进行调整,以优化成本控制,最大化回报。奥巴马的“帝国已死”或许只针对中东而言,全球经济重心正在向亚洲转移,美国在中东减仓极有可能是为在亚洲“增持”做准备。“重返亚洲”战略需要美国大量的资源投入,奥巴马决不能犯小布什的错误,要不然在未来的几十年,美国极有可能被中国甩在身后。

 

10月3日,美日防务官员宣布,美国空军将在日本驻扎RQ-4全球鹰侦察机。这是美国第一次在亚洲驻扎无人飞机。这只是美军最先进最昂贵武器进驻亚洲的开始。美国将加大在亚洲的军事和外交资源投入,并越来越支持日本军事正常化。近日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和国防部长查克·哈格尔在日本千鸟渊战殁者公墓献花,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是否预示着日本即将卸去二战包袱?

许多人将““美利坚帝国已死””诠释为奥巴马的无能和软弱,而中国的民族主义者又为此欢欣鼓舞。

 

其实人们一直倾向于低估奥巴马的战略智慧。曾几何时石油利益主宰了世界地缘政治的舞台,但当下世界经济正在经历根本的转变。石油美元已不再是美国的重中之重,美国的未来在于太平洋,在于亚太,而亚太的重点又在于中国。在经济去杠杆化的今天,美利坚帝国已经无法同时在中东和亚太大量的投入,必须着眼于成本回报率的控制。

 

TPP,把美军最先进最昂贵的武器调入亚洲,容忍日本的军事野心等等,都表明美利坚帝国没有死去,只是重点投入亚太地区。美国在亚太的一个重要目标就是把TPP打造成一个与世贸分庭抗礼的组织,从而迫使中国申请加入,接受美国的游戏规则,这才是遏制中国主宰亚太的根本。

 

中国的民族主义者没有理由为奥巴马“帝国已死”的谦辞而欢欣鼓舞,因为亚太地区的好戏才刚刚开始。“美利坚帝国已死”并不可信,中东投入的减少只是为了增加对“太平洋世纪”的战略部署,而最能感受到这种战略转移的无疑将是中国。

 
原文发表于【联合早报

Dropshots

推荐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