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迪 > 财政悬崖∶美国中产阶级的丧钟

财政悬崖∶美国中产阶级的丧钟

最近“财政悬崖”这个词很热,可是要问到“财政悬崖”具体是个什麽玩意,恐怕很少有人能说明白。其实“财政悬崖”这个词是2011年美联储主席伯南克为了在美国国会面前洗脱自己的罪名而生造出来的辞汇,指的是到2012年底有总值6070亿美元的减税法案和政府支出法案将到期。这6070亿美元通过政府少征的税和增加的支出注入了实体经济,以期达到提振作用。打个比方说美国经济是个状态极为不佳的运动员,这6070亿美元就是红牛,如今红牛不让喝了,美国经济很有可能就要嗝屁了。喝了红牛都这样,不喝红牛会怎样?对於伯南克来说,这个词把美国经济的嗝屁的责任结结实实的定格在忙於党争不务国事的国会身上。

关於“财政悬崖”的讨论角度很多,有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有风马牛不相及的,有牵强附会的。可是“财政悬崖”的真正悲剧并不在财政悬崖本身,而在於财政悬崖的背後是美国强国中坚的中产阶级将就此覆灭了。

如果你有足够的耐心分析数百页的【白宫预算管理办公室2012年封存透明法案报告】,你会发现有关彼悬崖的一切都只是噱头∶联邦支出分三大类∶可支配开支(Discretionary spending),强制性开支(Mandatory spending),和利息支出。可支配开支包括军费,国土安全和国家公园等。强制性开支包括所有福利支出。强制性开支和和利息支出是自动花出去的,就像每月自动从你银行帐户里扣除的房贷月供一样。国会能够动刀切的只有可支配开支。

根据法案,如果国会没有就财政悬崖达成一致,紧缩方案就会自行启动∶从可支配开支切掉1100亿美元,强制性开支切掉169亿美元。考虑到强制性开支约占联邦预算的60%,这种避重就轻,动其皮毛的紧缩方案几乎毫无意义。

强制性支出(各种福利支出)是用来收买选民的,也就是选民的禁脔,谁砍则无疑於政治自杀。根据花旗银行的研究显示,(如下图所示)砍掉选民的禁脔对政客的再选胜率有极大负面影响,这几乎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

问题是谁来为这些福利支出埋单呢?给富人加税让富人埋单的话,共和党不答应,就是答应富人也可以逃到避税天堂去,或者雇佣财会人员和律师组成的智囊团帮助自己避税;给穷人加税让穷人埋单,所谓羊毛出在羊身上是很公平的,可是给穷人加税就像是刮骨求肉,是毫无意义的。所以最後只有中产阶级做冤大头了。

逻辑如此,那麽事实呢?根据美国企业研究所最新的研究报告【Welfare’s Failure and the Solution】,(如下图所示)一个单亲妈妈找一份年总收入 $29,000的低薪工作要比找一份年总收入$69,000的高薪工作好,因为前者加上可以申请的各种福利收入可以达到$57,327的可支配收入,而後者扣除各种苛捐杂税之後可支配收入只有$57,045。

这种现象在多劳多得不劳不得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经济经济里面几乎是不可想像的。一个年薪429,634元(即$69,000)的金领的可支配收入居然没有一个年薪180,571元($29,000)的银领多!

究竟是挣$29,000的低薪然後心安理得的拿福利好,还是拼命考名校找一份$69,000的高薪工作好?想想那些所谓高薪工作没完没了的加班加点和巨大的工作压力,人们不禁要问,这一切值得吗?作为一个中产阶级拼命奋斗带来的并不是可支配收入的增加,而是为社会底层人群的福利埋单。与此同时社会底层人群的可支配收入堪比自己甚至多过自己。那麽还有必要为成为中产阶级而失眠和挥汗如雨吗?

最可怕的莫过於如下事实(如下图所示)∶

1.私营经济雇佣人数与福利受益者人数比率是1.65:1。

2.私营经济雇佣人数对福利受益者和公务员人数之总和的比率是1.25:1。

一言以蔽之,目前美国有1.1亿私营经济雇佣人员,与此同时福利受益者和公务员人数之总和高达8千8百万,而且增长迅速。假如美国梦是一块蛋糕的话,那麽现在的实际情况是做大蛋糕的中产阶级岌岌可危,而分蛋糕的人却越来越多。

打一个非常荒诞不经的比喻,美国现在的情况就好比一个欠了别的村庄好多好多鸡蛋的村庄鸡蛋下得多的养鸡户生存环境越来越恶劣,而鸡蛋下得少吃鸡蛋却越来越厉害的养鸡户却活得越来越滋润,因此为了还清欠的鸡蛋账,这个村庄要求鸡蛋下得多的养鸡户更多的加班加点,交更多的鸡蛋税,而鸡蛋下得少吃鸡蛋却越来越厉害的养鸡户却啥功也不用做,啥风险也不用承担。

荒诞吧。现实却是冰冷般的真实∶(如下图所示)在2009年到2011年,美国政府支出对全国工资总收入的占比已经超过了65%,未来政府的加税幅度必须大於全国工资总收入的15%才能跟上政府支出扩张的步伐,除非大幅减少福利支出,让许多政治家自觉自愿牺牲自己的票选前途。

当一个国家的福利制度堕落了到了大规模奖励不劳而获,惩罚艰苦卓绝的财富创造的地步;当一个国家的福利制度不再是公平仁慈的标杆,而沦为政治家和选民零和博弈的赌注,这个国家就必将在财政毁灭的道路上却走越远。

鉴於刮骨疗毒的紧缩方案对政客的再选胜率有极大负面影响,所以财政悬崖只是一场充满噱头的秀,等政客在镁光灯下攒够了人气,联邦债务上线就会被再次提高,而背负这日益沉重的债务负担的将依然是美国的中产阶级。财政悬崖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托起美国梦的中产阶级已经负担不起一个穷奢极欲的帝国的救赎。

财政悬崖是为美国中产阶级敲响的丧钟,而中产阶级的没落也将拉开这个强大帝国陨落的序幕。

后记∶10月7日@卢麒元先生说

美国政府如果在10月17日之前不能获得拨款,债务违约将不可避免。美国政府的信用评级将会再一次被降低,美元计价资产将会陷入贬值。如果这种情况发生,美国经济将陷入通缩。共和党人也是李总理的好学生,他们竟然用这种方式去杠杆和调结构。美国的金融机构已经做好准备了,真有可能爆发一场金融风暴。

我说∶中国人看美国政客做戏看得太投入了。美国人是不会亲手杀死自己的。

本文乃2012年12月11日为【财经】杂志所作,今日看来,依然真实不虚。

Dropshots

推荐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