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迪 > 汽车城的悲剧是中国制造的明天

汽车城的悲剧是中国制造的明天

最近看了一部非常震撼人心的纪录片“Detropia”(译作“底特律的崩溃”),举目四望到处都是无人居住的房屋,破败的工厂成了涂鸦者的天堂,曾经繁华无比的汽车城宛如科幻片中的废都,现实是如此的超现实主义,恍若噩梦。如今的底特律负债180亿美元,人口也从高峰期的近两百万锐减至70万,留下来的绝大部分都是穷人,黑人和失业者,公共服务和设施处于近乎瘫痪的状态。

在美国,很多人认为底特律是“自由经济”的受害者,全球化和市场经济把美国汽车业给毁了,跨过底特律前进的是日本丰田和韩国大宇。然而,实际上毁掉底特律的不是“自由经济”,而是“反自由经济”的僵化管理体制和工会对劳动力市场的过度垄断。正是这些“计划经济”的弊病摧毁了底特律的核心竞争力。

由于美国联合汽车工人工会强加给三大汽车巨头极为高昂的员工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负担,美国汽车制造商不得已将汽车制造的工作外包给中国和墨西哥,否则在成本上就无法与日本和韩国竞争。与此同时美国的汽车巨头在二战后骄傲自满,固步自封,几十年的时间里都没有设计出能和德国,日本和韩国竞争的车型,这个时候的汽车业界领袖大多数像李·艾柯卡那样,把汽车业的困境归结为“日本人的入侵”,把大好的时光用在说服国会对日本人实施贸易制裁,而不是提高汽车制造的设计水平和制造工艺。到最后,克莱斯勒和通用汽车都面临灭顶之灾,要不是奥巴马总统力排众议出手相救,底特律的破产怕是要提早几年。

底特律的危机并非一日之功,而是足足酝酿了几十年。50年前,底特律是全美最富有的一个城市。通用汽车,福特,克莱斯勒几乎垄断了整个美国汽车市场。底特律人口有180万。如今底特律只有区区70万人口,而且这些人口的82%最多只有高中文凭。根据美国和平基金的研报,如果底特律是个国家的话,那么它的失败国家指数将是59.5,形同一个几近失控的国家。底特律的情况比巴西(62.1)和科威特(59.6)稍好,但比蒙古(57.8),罗马尼亚(57.4),和巴拿马(55.8)稍差。底特律的全球排名是128,美国(33.5) 的全球排名是159。底特律已从美国最富有城市之一堕落成为美国的“非洲”。

底特律的堕落与工会的垄断势力有很大关系。为了捞选票,底特律的政客往往用保证优厚的工资和福利待遇的法案去讨好工会。底特律总值110亿的无抵押贷款中有90亿便是欠政府雇员的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福利,这些福利开支是政府年均3.8亿美元财政赤字的最主要来源。底特律领养老金的退休人士比现役员工要多两倍。与此同时,警力,消防,急救等公共服务已经压缩到了极致,基础设施多年缺乏维护保养已经退化到了第三世界水准,教育水平更是全国最差之一。

底特律同时也是全美最腐败的城市。前任市长便因令人发指的欺诈,敲诈勒索行为坐监。底特律的腐败乃是由政客和工会垄断势力的暧昧关系所致,特别是工会和政客之间的权力交易,如果工会出钱出力帮助政客当选,政客就代表工会争取更好的医疗和养老福利。

二战后,美国的工业竞争对手正在忙于重建,底特律的汽车巨头征服了全球。这种不可战胜的优越感使得汽车业的管理层更加僵化和官僚化,工会更是觉得高薪,高福利,宽松的工作管理制度乃天经地义。工会争取到的这些东西在底特律独霸天下的时候还可以承受,可是一旦市场情势有变便成了汽车业沉重的经济负担。由于工会与政客的联盟导致利益固化,汽车业把大好时光荒废在与工会的博弈上,错过了汽车业工艺革命设计革命的黄金时期。汽车业作为底特律最大的一头奶牛陷入了步履蹒跚的境地,却依然要为固化的利益买单,这就好比杀鸡取卵。

底特律的危机并不限于底特律,根据波士顿学院的数据,全美的国家和地方养老金资金缺口已高达一万亿美元,今年的养老金上交数目比合理目标值要少250亿美元。对于债务缠身的美国而言,这种情形必然是不可持续的,也许底特律的破产只是个开始。

底特律的没落于中国也是个教训。中国的制造业的核心竞争力是廉价劳动力资源,可是由于人口老龄化和薪酬通胀,中国势必将失去“世界工厂”的地位,就像底特律失去“汽车之王”的宝座一样。在转型的档口,底特律限于既得利益博弈内耗的怪圈,固步自封,结果沉沦。如今的中国呢?却把房地产当成了救命稻草。须知,如果转型不着眼于核心竞争力则必然失败。中国的核心竞争力在于制造业升级和高端服务业。房地产再怎么搞,也提高不了国家的核心竞争力。转型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既得利益固化僵化形成的阻力。

 

 

原文发表于【IT经理世界】

Dropshots

推荐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