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迪 > 放开“单独二胎”背后的经济账

放开“单独二胎”背后的经济账


 

 
 

在微信朋友圈里,看到不少朋友要生第二胎了,以响应党放开“单独二胎”的号召。执行了30多年的计划生育终于打开了一个缺口。这意味着什么?中国是否走上了全面废除计划生育的道路?这样一来计生委的同志们怕是要失业了。

 

笔者并非事后诸葛,一直倡导取消计划生育,有兴趣的读者可以阅读笔者一年前的文章【老龄化 北京模式无法承受之重】。问题已经越来越严重,最近这几年,中国制造业一直被“用工荒”和“工资成本快速涨幅”所苦恼,这一切都源于“三十年执行计划生育使得中国人口比其他发展中国家衰老得更快,劳动力人口增长越来越慢,人口红利不断消散”。放开“单独二胎”的动机其实是本“经济账”。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2年底中国15-59岁之间的劳动力人口比2011年同期减少345万,这是改革开放以来劳动力人口第一次减少。相比之下,日本比中国早14年到达这个转择点,不同的是那个时候的日本已经是富甲天下,坐拥3万亿美元的海外资产,而且养老制度非常完备,反观养老重压之下的中国该何去何从?由于计划生育,中国至少提前了25年遭遇刘易斯拐点,正所谓“未富先老”。最值得担忧的是,中国制造的主力劳动人口在20-39岁之间,这部分人口的增长率早在2010年便萎缩至零了,而且直至2035年这部分人口的萎缩速度将明显快于整个劳动力人口。这意味着主力劳动力人口身上的抚养赡养负担会越来越重。中国人口中纯负担人口(小于14岁或大于64岁)的比重在2010年见底,之后逐渐上升,到2035年将升至近50%。抚养赡养压力如此巨大,社会财富可能不堪重负,在这个过程中中国很有可能会成长为一个巨大的贸易逆差国。此言所指绝非危言耸听,目前中国的贸易顺差/GDP占比便已从10%的高点降到了2.5%,趋势已经很明显。

 

 

根据IMF的最新的一份中国人口研究报告如果政府不对这样一个趋势做出积极反应,中国目前高达1亿5千万的劳动力储备(失业或者半就业者)人口到2020年将减少到3千万,而中国也将在2020-2025年间穿越刘易斯拐点,到了2030年中国的劳动力缺口将高达1亿4千万。这里请容笔者稍事阐述一下什么是刘易斯拐点。工业化之初,一个国家的经济主要由农业和工业组成。经济的增长动力主要来源于工业,而工业的增长则由来自农业的源源不绝的廉价劳动力支撑。充沛的农民工劳动力供应使工资成本受到长期压制,工业得以享受丰厚的利润和积累庞大的储蓄,而庞大的储蓄又能推动资本投资和扩张。当农业再也无法向工业提供充足的劳动力时,工资成本开始螺旋上升。这时这个国家就达到了刘易斯拐点,人口红利完全消失。

 

 

刘易斯拐点对所有新兴国家都是严峻考验,因为在此之后的国家将再无法依赖廉价劳动力,低附加值的制造业和出口为导向的国策实现快速增长了。许多国家就这样陷入了中等收入陷阱不能自拔,纵观全球,也只有日本,亚洲四小龙能够成功逃离这份宿命。

 

 

在人口红利逐渐消散的情况下,许多国家都只有诉诸举债投资大兴土木来发展经济,中国也不能免俗。如今中国的投资/GDP比率是48.36%冠全球。这个比率远远高于二战后其他工业化国家的纪录,其中包括创造亚洲经济奇迹的日本,韩国和台湾,只有马来西亚在亚洲金融危机前的1995年达到了最接近中国水平的地方--43.6%。根据惠誉的历史数据过去这几年中国的社会融资总量的增长都远远快于GDP。以往的经济史表明如果一个国家的信贷增长率长期显著高于GDP增长率那么这个国家极有可能爆发金融危机。

 

 

中国经济的核心竞争力还很薄弱,没有了人口红利的发展道路也很不清晰,而且老龄化所造成的沉重经济负担也很难被现有的经济模式,福利模式和金融市场所消化,因此中央有必要努力推迟刘易斯拐点的到来。最近有人提出户籍制度改革是个好办法,但农民市民化的成本太高,单一成本便在10万元左右,在地方政府深陷债务泥沼的情况下,这笔费用谁来买单?各部门互相推诿之下,改革进展缓慢,远水解不了近渴。这个时候,逐步放开计划生育便是一个极好的对策,因其伤害的既得利益较小,比较容易展开。

 

 

但问题是独生子女政策已经深入人心,而且中国社会竞争激烈,抚养一个孩子的成本很高,即便放开计划生育也不会产生巨大的效果。根据皮尤研究中心的一份调研,76%的国人都支持计划生育,相当多的能享受“双独二胎”政策的夫妇都自愿选择生一胎。即便是眼下全面放开计划生育政策,也需要至少半个世纪才能扭转中国人口结构的不利变化。想想日本经济深陷老龄化泥沼原地踏步十五年,中国再不改革人口政策将为时已晚。

原文发表于【IT经理世界】杂志 

 原文发表于原文

推荐 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