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迪 > 通往上海自贸区的财富之门

通往上海自贸区的财富之门

中国经济改革的过去三十年的主要成果在于把落后的计划经济体制转换成了市场经济,把一个农业为主的落后大国锻造成了以制造业为主的“世界工厂”。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这些巨大的成就乃从农村生产承包责任制,经济特区,加入世贸等一系列改革举措点滴积累而来。今天的上海自贸区又将把中国经济引向何处?“世界工厂”靠的是投资和出口带动经济,如今这种发展方式在全球去杠杆化的当下已经无以为继。中国经济船大难调头,中央搞上海自贸区显然就是为这意义重大的掉头所做的谨慎准备。

 

上海自贸区最让人惊艳的地方在于它的开放程度,在中国兴办企业历来走的都是“审批制”的路子,而自贸区却实施负面清单的外资管理模式并实现民营和外商投资企业的“国民待遇”,业者除了名单上不能触碰的行业(如赌博、色情服务和走私)以外,其他未被禁止的皆可经营。这就是政府最彻底的放权,投资者再也不用为了办一个企业而去筋疲力竭的跑衙门盖公章了,这样一来有关官员也就丧失了权力寻租的机会。政府职能转换在自贸区做到了极致。

 

上海自贸区的另外一个亮点就是服务业的开放,开放的领域包括金融服务,科技,媒体和电信。国外的信息服务公司(如亚马逊的大数据部门,彭博数据终端,欧美等电讯巨头等等)将有机会在自贸区内经营业务,而在自贸区外这将需要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这种许可证只给中国本土公司申请,因此上海自贸区是国外的信息服务公司在中国图谋发展的唯一起步点。

 

另外,上海自贸区还将为激发中国的信息服务外包业务提供巨大的想象空间。2012年全球IT服务外包行业总收入已突破一万亿美元。而这样一个巨大的市场里中国所占份额只有区区10%,印度所占份额已突破55%。目前中国IT服务外包行业的87%为小型公司,其中79%的公司从业经验少于十年,成长空间颇大,假以时日中国或将出现像Infosys这样的外包巨擎。自贸区的实验很有可能是为信息服务业在全国范围内开放探索路径,头啖汤的风险不低,但回报也很大,不容错过。

 

上海自贸区的重大意义还在于为中国经济向内需转型探路,而攻坚战就在于金融改革。中国金融领域的现状是:中国的存款总量已超过40万亿元,但是中国的储户依然无法获得高于基准利率1.1倍的收益率,这在世界主要经济大国里绝无仅有。利率管制成为普通储户,政府和企业之间进行债务和财富转移的系统性工具,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中国经济发展最大补贴的来源并非政府,而是普通储户。国民收入的分配过度向国家和企业倾斜,是中国内需不振的根源。与中国相反,美国的普通老百姓属于食利阶层,其利息和分红收入高达工薪收入的25%,而这一切乃通过债券基金,货币市场基金,ETF基金,指数基金,401(K)养老基金,和像pimco这样杰出的固定收益投资经理等资本市场工具得以实现,而这样的资本市场工具在中国的发展依然严重滞后,因为利率管制,国有四大行对金融产品分销管道的垄断,和资本账户的僵化管制扼杀了创新。

 

上海自贸区将从以下三方面探寻解除中国金融痼疾的路径:在金融领域开放方面,推动金融服务业对符合条件的民营资本和外资金融机构全面开放,支持在试验区内设立外资银行和中外合资银行。允许金融市场在试验区内建立面向国际的交易平台。逐步允许境外企业参与商品期货交易。鼓励金融市场产品创新。支持股权托管交易机构在试验区内建立综合金融服务平台。支持开展人民币跨境再保险业务,培育发展再保险市场。这样一来,人民币资金的收益管道就会逐渐多元化,而不像现在这样大多局限于楼市,股市和影子银行。食利也将不再是少数超富阶层的特权,普通的老百姓也有机会,比如可以购买index fund这样的产品。

 

在风险可控前提下,可在试验区内对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金融市场利率市场化、人民币跨境使用等方面创造条件进行先行先试。在试验区内实现金融机构资产方价格实行市场化定价。探索面向国际的外汇管理改革试点,建立与自由贸易试验区相适应的外汇管理体制,全面实现贸易投资便利化。鼓励企业充分利用境内外两种资源、两个市场,实现跨境融资自由化。深化外债管理方式改革,促进跨境融资便利化。深化跨国公司总部外汇资金集中运营管理试点,促进跨国公司设立区域性或全球性资金管理中心。建立试验区金融改革创新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联动机制。这样一来人民币资产的价格便可以由境内境外资本的自由互动而形成,有利于中国形成世界级的资本市场,也有利于人民币资本实现最优的全球化资产配置。

 

在扩大投资领域开放方面,将暂停或取消投资者资质要求、股比限制、经营范围限制等准入限制措施(银行业机构、信息通信服务除外),营造有利于各类投资者平等准入的市场环境。探索建立负面清单管理模式。借鉴国际通行规则,对外商投资试行准入前国民待遇,研究制订试验区外商投资与国民待遇等不符的负面清单,改革外商投资管理模式。对负面清单之外的领域,按照内外资一致的原则,将外商投资项目由核准制改为备案制(国务院规定对国内投资项目保留核准的除外),由上海市负责办理;将外商投资企业合同章程审批改为由上海市负责备案管理,备案后按国家有关规定办理相关手续;工商登记与商事登记制度改革相衔接,逐步优化登记流程;完善国家安全审查制度,在试验区内试点开展涉及外资的国家安全审查,构建安全高效的开放型经济体系。在总结试点经验的基础上,逐步形成与国际接轨的外商投资管理制度。改革境外投资管理方式,对境外投资开办企业实行以备案制为主的管理方式,对境外投资一般项目实行备案制,由上海市负责备案管理,提高境外投资便利化程度。创新投资服务促进机制,加强境外投资事后管理和服务,形成多部门共享的信息监测平台,做好对外直接投资统计和年检工作。支持试验区内各类投资主体开展多种形式的境外投资。鼓励在试验区设立专业从事境外股权投资的项目公司,支持有条件的投资者设立境外投资股权投资母基金。这样一来有助于打破国内金融市场被银行垄断的局面,股权融资将成主流。为中国形成像Blackstone这样的世界级私人股权投资和投资管理公司奠定基础。使人民币资本在全球财富再分配的食物链上占据主导地位。

 

由此可见金融改革的红利空间十分巨大,将为内需发力奠定坚实基础,并为中国私营经济的巨大发展提供更多的可能。也难怪,连做微信和QQ的腾讯都要办银行了。

 

不少国人都渴望在股票和炒房方面捕捉上海自贸区的机遇,这实在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中央办上海自贸区意在为中国经济转型探路,这就好比吃中药调理身体,勿求立竿见影但求标本兼治脱胎换骨。找准服务业,金融业的发展趋势和内需井喷的发力点才能捕捉到自贸区的巨大商机。

 

原文发表于【IT经理世界】杂志

推荐 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