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迪 > 为什么安倍晋三要羡慕三中全会

为什么安倍晋三要羡慕三中全会

最近十八届三中全会完满成功,其核心文件《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是中国经济全面结构性调整的改革蓝图。下一阶段中国将在以下几方面有重大突破:1.利率市场化;2.汇率市场化;3.外国直接投资进入自由化;4.国企领域私有化;5.下放监管权,政府职能向服务型转变;6.健全财产权制度;7.贸易自由化;8.开征资产税,税制要更加公平合理。

 

这些改革举措需要极大地触动既得利益,能被三中全会通过实属不易,如果改革成功,中国将完成从”严重依赖投资和出口”到“以内需和创新为增长引擎”的华丽转身,中国将有可能成为超越美国的强大的自由市场经济国家。这个时候,与中国隔海相望的日本一定非常艳羡中国政府能这么高效率的通过如此大规模的结构性调整蓝图,而他们自己的结构性调整在经历了失落的20几年之后却依然难产,日本翻身的机会不多了,更遑论赶超中国。

 

除了老龄化之外,日本经济还面临着如下的结构性问题:监管过度,极度缺乏弹性的劳动力市场;高昂的公司税;非关税壁垒林立,国内市场孤立于国际竞争之外;金融体系被政府支持的大银行主宰,资本市场被边缘化,兼并收购行为被严格监管。中国正在大踏步的向自由市场迈进,而日本却陷在自我封闭的僵硬体制中不能自拔。

 

许多著名经济学家包括保罗.克鲁格曼认为安倍经济学是日本经济脱困的答案,实际情况却不容乐观。安倍晋三说他有三支箭,第一支箭,激进的货币政策甚至是无限量的量化宽松;第二支箭,把财政支出加大到足够产生2%的经济增长率和60万个就业岗位;第三支箭,结构性调整。第一支箭成效显著,日元对世界各主要货币都已显著贬值,通胀,股市,国内消费,就业等方面情况都有好转。但除了股市,其他方面的增长堪称平淡无奇。至于第二支箭,几乎可以说是作废了,因为日本政府债务负担太重了,捉襟见肘谈何刺激?眼下不但刺激不给了还要调高消费税。

日本的希望只能寄望于最后一支箭上,所谓的结构性调整。到了亮真家伙的时候了,安倍晋三需要推出可以和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媲美的改革方案。要做到这点,安倍需要推翻许多日本沿用了半个世纪之久的最重要的经济政策。

日本经济滞涨多年的主要原因有三。其一,1990年代的资产泡沫破灭导致内需崩溃;其二,老龄化现象积重难返;其三,生产率徘徊不前。日本的全要素生产率从1980年代末期开始就陷入了增速停滞状态,与此同时美国的全要素生产率却在不断增长。在 1990年代日本和美国的全要素生产率几乎相当,如今前者却只有后者的约70%。

前两个原因论述颇多,恕不赘述。第三个原因其实是杀伤力最直接最大的。全世界都在进步,只有日本在原地踏步。生产率徘徊不前的恶果使得日本面对中国的赶超几无还手之力。

日本的生产率增长之所以停滞,很大的原因在于日本经济缺乏有效的竞争机制。许多本该被淘汰的企业凭着和大银行的良好关系得以苟延残喘。日本政府通过严格的非关税壁垒保护本国企业免受国际竞争的压迫。低效率的现象比比皆是:企业组织臃肿,管理过程信息化程度不够,终身雇佣制,排资论辈的定报酬等等。还有就是就业市场严重歧视女性和新入职人员,他们的升迁机会渺茫,白白浪费了许多有希望成为日本Mark Zuckerberg和Sheryl Sandberg的人才。中国的情形在这方面和日本颇为相似,企业融资由银行主导,许多时候和银行的关系好坏便决定了企业的生存空间;国企过度垄断;许多行业存在严格的准入限制。可喜的是三中全会《决定》文件已经做出了有关改革部署,现在就看各级部门的落实情况了,另外,上海自贸区的有关探索也会为各地区提供宝贵的经验。

和中国相比,安倍在这方面的探索就没有那么幸运。日本社会已经习惯了这种反竞争的保护性政策,习惯了这种政策所带来的较低的贫富差距,低失业率,和较高的工作安全感。一旦安倍要反其道而行之,企业破产率肯定会上升,失业率也会增加,贫富悬殊会加剧,这样一来日本以男人为经济核心的家庭结构和社会坚实的稳定感可能要被统统打破,所带来的冲击必然会十分巨大。日本本已冠绝世界的自杀率怕要更加恶化。

安蓓晋三的第三支箭不但要挑战日本经济的结构性痼疾,更要彻底颠覆日本僵硬的老龄男权社会的肌理,难免会遭遇空前激烈的抵制。日本需要像中国一样追求更自由的市场经济,但他们的议员又受制于难以割舍既得利益的选民,任何颠覆性的改革都是不可能的。安倍的希望不大,三种全会的成果他只能羡慕,却无法模仿。 

原文发表于【IT经理世界】杂志 

推荐 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