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迪 > 为什么民营银行挣钱是梦话?

为什么民营银行挣钱是梦话?

让像腾讯这样的私企进入银行业,是咱们十八大以来最了不起的一个变化之一,马云也要搞银行了,私企开银行是件风险和机遇并存的大事。从A股上市公司准备参与筹建私营银行的公告来看,估计其总数可能已接近50家上市公司而且每个星期相关意向都有增加。

银行业的准入放开了,但电力、电讯和铁路等行业依然不准私营进入。事实上,依现行的政策规定,银行业对民企是有限制,但肯定不是铁板一块。改革开放以来,私营企业搞银行至少有两次大机遇。

一次是1980年代各省市的街道企业、私人企业,都可以发起设立城市信用社,而且没有任何资本身份的限制,深发展就是在那股大潮中发展起来的。第二次是1990年代末金融机构的兼并重组。

在这两次大机遇中,并不是所有的私营企业都意识到这种机遇的重大意义,有许多根本就没有把握好机会,而那些进场的私营企业,绝大多数也表现的超强人意,不少连及格水平都没有。有的是搞出了一大堆风险资产和坏账,有的是苦于应付挤兑事件。摔得最惨的是德隆系,当时入主了13家金融机构,包括城商行、信托、租赁和证券公司。

在上述这13家金融机构约为92亿元的总股本中德隆系占了约45亿元,占比高达62%,可谓一手遮天。只可惜德隆系并没把心思放在发展银行业务上,而是把这些金融机构变成了自家的融资平台,通过这个平台圈钱操控了A股当时著名的3神一样的庄股,即湘火炬、新疆屯河和合金股份。德隆系的资本游戏名噪一时,但最后还是全部崩塌,以至于德隆系被彻底毁灭。

德隆系的斑斑劣迹,使得政府十分警惕私企中的大老千再次进入银行业。这就好比1995年发生在上交所的“国债期货327事件”。国债327事件,可以说是建国以来罕见的金融地震。“327风波”与引发亚洲金融风暴的巴林事件只相差两天时间,使得政府对私营企业从事金融业充满了戒心。

在私营银行牌照开放前,根据官方说法,民资进入银行依然还有5路径:通过增资扩股;参与发起村镇银行;参与农村和城市信用社的改制、重组,城商行上市、增资扩股或改制;参与风险处置与重组;以及直接入股农村信用社和中小金融机构等,后者目前仍有入股比例的上限限制。

目前上市银行的资本回报率是上市非金融企业的近4倍,但其资产利润率却只有后者的三分一。银行业的杠杆比较大,只有规模大,才能挣到钱。

但政府有讲明,私营银行是“有限牌照”。言下之意就是,私营银行发起设立之初,不能马上就有分支行,只能是单一银行。单一银行缺乏结算管道,没有了这个银行标配功能,如何能吸引企业来开户?

私营银行最大的难处就是吸取存款:必须发动亲朋好友及员工通过关系来拉存款。既没有结算管道、又不能发放信用卡等;还要和具备这些功能的大中型银行竞争、还要实现盈利,这不是讲梦话吗?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