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迪 > 习近平反腐和房地产业钱途

习近平反腐和房地产业钱途

习近平反腐倡廉以来,奢侈品完蛋了,白酒完蛋了,接下来还有什么会完蛋?来了解一下习近平反腐对经济的影响,以防自己在投资选择中压错宝,比如像笔者某位世交一样开高档餐饮,结果门可罗雀。

根据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的报告 ,“2008年1月至今年8月,全国检察机关共立案侦查贪污贿赂犯罪案件151350件198781人,提起公诉167514人。人民法院判决有罪148931人,占已审结案件的99.9%。通过办案为国家和集体挽回经济损失377亿元”。这里需要特别注意的数据是“挽回经济损失377亿元”。这337亿元占全国贪腐收入的比率到底有多大?根据国际反洗黑钱智库全球金融诚信组织 的研究报告,在2000至2011年间共有约3.75万亿美元的非法现金流流出中国,这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贪腐收入。中国现在外流的非法现金流对GDP的占比已经超过了10%。

337亿元人民币对于3.75万亿美元而言可以说是沧海一粟,因此从经济收效上来看,这种传统的“诛贪”的反腐方式可谓收效寥寥,虽则明正典刑的场面颇为壮观和感人。其实要论“诛贪”之铁血,历史上无人可与朱元璋相比。有学者估算 ,在朱元璋执政的31年中,大约有10万到15万贪官人头落地,这其中包括他的女婿。熟悉明史的人知道,朱元璋轰轰烈烈的反腐运动最后以失败告终。“诛贪”难收奇效,那反腐的重点战场应在何处?重点不在于贪官这个人,而在于他的资产。

贪官的资产主要以什么形式存在?笔者通过阅读贝恩公司和招商银行联合制作的中国富人研究报告 ,大致也可以摸出属于“富人”群体的贪官对资产配置的喜好。中国的房地产市场 和影子银行为贪官隐匿和漂白巨额财富提供了绝佳的渠道,另外贪官还可直接或间接的通过中间人(即白手套)拥有公司的股份。其实近来一系列“房妹”、“房姐”、“房叔”、“房爷”事件的曝光,已经让外界充分认识到了房地产市场洗钱的巨大威力。而影子银行的生意近来做得风生水起,同样也得益于贪腐官员财富的注入。与此同时刘志军丁书苗案 的告破又充分揭示出了贪官借白手套敛财的手法高超和规模之巨。

由此可见习近平会把把反腐的主战场从“诛贪”转移到对贪官资产的再分配上来,一个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对资产征税,然后再用税收来完善民生工程,这样既可大大减少贪官的寻租收入,又可以巩固中央的执政基础,最大限度的降低贪腐行为对社会的危害。贪官定罪的过程往往很漫长,但资产税却是随时可以征收的,连对贪官定罪的前提都不需要,而且从经济上来讲,这样做对贪腐既得利益集团的整体杀伤力也最大。

只是这样一来中国的财税体制就必须彻底改革,因为中国连直接的财产税都几乎没有。中国主要对劳动和消费行为征税,对财产和资本基本不征税。中国没有遗产税,没有赠与税,也没有固定资产保有税。作为拥有巨额财富的贪官在中国是很幸福的,财富可以不断转移,增值,并几乎毫发无损的传给下一代。有时候往往一个贪官倒下了,但他的财富却大体保全,这样的反腐几乎是没有意义的。中国税收没有调节贫富之功能,无形中把贪官的社会破坏力放大了数倍。

对贪官资产收税的关键在于通过大数据和云计算技术建立全国性的资产纪录大数据库。因为贪官可以通过白手套和假的身份文件持有资产,因此可以仿效英国的电子护照,在身份证和户口当中植入记录指纹信息的电子芯片,这样一来资产就和独一无二的指纹对应起来,再加上数据挖掘技术,贪官的财产就无处遁形。考虑到官员财产公开制度的屡屡难产,这个大数据库也可不公开,交由类似于美国联邦调查局这样的机构掌控。这样一个大数据库其杀伤力就像当年胡佛的秘密档案一样,成为悬在地方贪腐官员头上的达摩克里斯神剑,有助于改善“政令不出中南海”的乱政局面,极大的加强中央集权的执行力。

在这方面美国的国税局 已经走到了前面,他们已经储存了1.2Petabyte(即1015 )字节的大数据。美国国税局每年要征收超过2万亿美元的税,并且身兼帮助联邦政府减少赤字的重任,大数据成为了他们最为倚重的技术手段。同样的道理,大数据技术也可以在中国的反腐,吏治整顿,税改,和巩固中央集权的过程中发挥出巨大的作用。

那么中央最近推出了哪些政策反映了反腐这方面的变化呢?有两点值得注意,首先是2014年要搞全国经济普查,普查对象包括国内第二、第三产业活动的全部法人单位、产业活动单位和个体经营户,以及第一产业全部法人单位和产业活动单位。最厉害的是这次普查不需要像过去那样填表了,首次全过程运用现代信息技术,实现普查区绘图、数据采集、传输、数据处理等普查业务全流程的自动化、电子化和网络化。由普查员手持电子终端设备(PDA)对除军队、武警系统和保密单位外的普查对象进行定位、相关证照拍照和普查数据、信息采集,并通过一套表联网直报和PDA直接传输方式报送普查数据,这样便于全面更新覆盖国民经济各行业的基本单位名录库、基础信息数据库和统计电子地理信息系统。这就是笔者前面提到的通过大数据和云计算技术建立全国性的资产纪录大数据库。

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就是今年七月国务院要整合不动产登记职责,将分散在多个部门的不动产登记职责整合由一个部门承担,而这个部门将成为不动产登记信息管理基础平台,实现不动产审批、交易和登记信息在有关部门间依法依规互通共享,消除“信息孤岛”。这样一来“房叔”“房爷”们就无处遁形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等国家把这些基础工作做好,房产税,赠与税,遗产税等等就可以出台剪贪官羊毛了。

有了大数据技术和资产税改革,中央就可以通过反腐来确立对贪官资产再分配的主导权,加强地方官员与中央执行力的统一,大大强化中央集权,为以后中央行政令和改革举措推行于全国奠定坚实的基础。贪腐官员只是巨额财富的暂时保管员,中央随时可以税制调节这些财富为民所用。只是这样一来,贪官可就得赶紧把捂在手里的房产和其他资产脱手了,没了“房叔”“房爷”们捧场,中国的房地产业就得爆煲了。这下大家明白了为什么潘石屹,任志强他们这么害怕“不动产统一登记”和“遗产税”制度了吧? 

Dropshots

推荐 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