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迪 > 亚洲金融危机风云再起

亚洲金融危机风云再起

在【人民币再不贬值更待何时】一文中,笔者指出了人民币的汇率问题应该放到中国经济去杠杆化的高度来考虑。中国经济目前处在资产负债表通缩和债务危机的左右夹击之下。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中国的债务膨胀就像一个赌过了头的人民币长仓。通俗的说法就是,中国通过举债做多人民币资产(房地产和煤矿之类的大宗商品企业等等),这是一个典型的庞氏融资的过程,击鼓传花到最后,中国将面临一场壮观的次贷危机,人民币可能会跳水似贬值。

 

看远一点,整个亚洲都在面临中国的困境。亚洲国家紧密相连,就像铁索连船,而债务扩张就像是火攻,搞得不好就会出现火烧赤壁的局面。这就是说“中国还有两三年时间解决债务问题”的索罗斯期待的局面,他所要做的就是等待时机,顺势而为。

索罗斯要火烧赤壁点燃亚洲,中国,东盟,亚洲的小伙伴们你们准备好了引颈向刀吗?

 

先从中国的状态说开去。根据中国人民银行数据,2013年中国的社会融资总量高达2.9万亿美元,其中影子银行的占比高达30%,而这个占比在2012年时为23%,影子银行的权重目前已达到了有史以来的最高水平。另外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地方政府债务总额在13年6月已高达3万亿美元,比2010年时增长了70%。中国经济已经到了对债务扩张饮鸩止渴的地步,缺乏核心竞争力的经济除了不停的注射债务兴奋剂,便再也找不到别的发展途径。中国的制造业除了要面对欧美市场去杠杆化的压力之外,还要面对成本上涨的压力(去年平均最低工资水平增长了18%而且融资成本也居高不下),前景不容乐观。实体经济举步维艰,只有做多虚拟经济了,于是中国那世界级的房地产老牛市强打精神不肯退出历史舞台,影子银行也成了热钱冷钱苦苦寻觅收益率的芳草地。我终于理解了为什么会有那么多鄙视辛苦挣钱的人会幻想赌博发财了?眼下的中国不就是一个庞氏融资的赌场吗?赌场的规模不能增长的太快了,所以我觉得中国经济增速只要在6%以上就可以了,增速越高只会把债务地雷做得当量更大。

 

中国的安危将牵动整个亚洲,因为中国事实上已成为亚洲的增长引擎。2012年,中国和东盟的双边贸易总额已高达4000亿美元,双边累计投资总额高达1007亿美元。中国已成为东盟未来出口和外国直接投资最重要的一个增长点。中国经济如果能够安全软着陆,那实际上就给整个亚洲经济竖起了一个最好的防火墙。

 

从中国向四周看去,整个亚洲也在经历一场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信贷扩张。标普在最新的一份研报中指出,未来五年,亚太地区的非金融企业将占到全球债务增额的半壁江山,他们的债务增发和再融资总额将高达53万亿美元,该地区的债务净余额将大于北美,欧元区和英国的总和。

 

疯狂的又何止是亚洲企业,亚洲的家庭也不逞多让。整个地区,家庭债务的水平也很高。根据标普的数据,家庭债务对GDP的占比,马来西亚是81%,泰国是77%,韩国是75%。房价一旦向下调整20%,这些国家许多家庭的资产净值(Home Equity)就会成为负数,上一次美国发生了这种情况,结果引爆了次贷危机。有鉴于此,再加上巴塞尔协议III对银行资本的严苛要求,亚洲银行未来可能面对非常残酷的考验。用索罗斯的话说,亚洲银行是未来做空的上佳选择。

 

根据IMF最新的【全球金融稳定】报告,中国,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印度尼西亚的金融体系无论是从外部环境还是从内部结构上来讲都已经到了很脆弱的边缘,而索罗斯更是给了其中的中国两三年时间自救。

 

下面笔者将以马来西亚的情况作麻雀来解剖。马来西亚最头痛的一个事情就是在政府加强银行监管之后,影子银行就崛起了。2012年,马来西亚个人融资增长的2/3来自影子银行,共计430亿令吉;非银行金融机构占家庭个人融资总额的57%,其中三个最大的机构的信贷总额增长了23.1%,个人融资业务总额更是增长了30%;马来西亚的家庭债务总额对GDP占比从一年前的75.8%增加到了81%。家庭债务总额的81.7%来自于银行借贷,而其中的56%被用来购买房产。

 

马来西亚和中国的情形有几分类似,影子银行肆虐,楼市成为投资者最热衷的一个套利渠道。和中国一样,许多亚洲国家的房地产崩盘都有可能是以金融系统的债务危机形势爆发出来的。

 

一路盘点起亚洲各国经济危机四伏的情况,看起来确和当年的赤壁大战颇有几番神似。中国无疑成了亚洲此役成败的关键。如果中国经济无法摆脱赌场似的经营状态,那就必须把速度降下来,增速在6%之上即可,因为一辆方向盘失灵的汽车高速行驶是很危险的。亚洲各国都需要去杠杆化,而此时身在亚洲的日本却在任意进行量化宽松和货币贬值,一方面加重了亚洲各国的债务负担,一方面也给亚洲各国的出口制造了不少压力。当年美国用广场协议制衡了日本,今日的亚洲也亟需一个“广场协议”,这需要中国不懈的努力去参与和组织。不能为美国“重返亚洲”战略对日本拉拢的需要而忽视了这件大事。亚洲各国应该在配合美国的“重返亚洲”制衡中国和利用中国共度难关之间寻求平衡。中国也应该把注意力从中日争端转到在下一轮金融风暴来临之前团结亚洲,共力御侮上来。

 Dropshots

推荐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