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迪 > 昆明恐怖袭击启示录

昆明恐怖袭击启示录

原文发表于联合早报

http://www.zaobao.com/forum/views/world/story20140305-317137

1月13日笔者在【中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和大国崛起】一文的投稿信中陈述:“中国国家安全委员会明显是学习美国经验的结果。911事件后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发生了革命性的变革,这些变革揭示了作为一个全球性大国所面临的安全威胁已经到了传统的国家安全组织结构,技术储备,硬件基础,人才配置所无法应对的地步,如果中国在崛起的过程中不注意吸取美国的相关经验,不排除未来出现中国版911事件的可能。”

 

结果一语成谶,3月1日21时许,昆明火车站广场发生了由新疆分裂势力策划组织的蒙面暴徒砍人事件。截至2日6时,已造成29人死亡、130余人受伤。

其实,中国政府针对新疆分裂势力的安保工作不可谓不严密,为什么还是显得如此疲于应付呢?正如笔者在投稿信中所言:“中国目前的国土安全依然是劳动密集型有余,而技术资本密集型严重不足,且由于惊人维稳经费提供的贪腐机遇,使得国土安全部门渐陷入低效,腐败,和暴力化的泥沼。长此以往中国目前的国土安全部门确有史塔西化的可能,而那显然是一条不归路。因为史塔西这样的组织根本应付不了21世纪的安全威胁。”

 

中国必须减轻劳动密集型维稳的权重,因为草木皆兵之下的白色恐怖更易成为恐怖主义滋生的土壤,中国应越来越倚重资本技术密集型的大数据维稳。恐怖分子正在充分的利用移动通讯和互联网等先进技术扩张和渗透,因此“安全部门已经到了非用大数据不可的地步。新形势下,国家安全部门面临许多新的挑战:如何通过监控危险分子的行为和沟通揭示出其深藏不漏的动机和提高先发制人的效率?如何通过情报收集,主动的将危险分子的行动计划掌控好并且适时摧毁之?如何通过成本效率高的高效率方式完成任务并适时适当的和兄弟部门分享情报?危险分子和组织在不断的运用互联网和各种先进通讯技术对其组织结构和运作方式进行创新和改造,如何可以从容的面对这些技术性的挑战?大数据技术为解决这些棘手的难题提供了充分的可能:通过对多重来源的数据进行分析,揭示不同行为之间的互动和矢量关系,运用预测分析的算法(algorithm)准确预测危险分子的行动趋势,这为安全部门先发制人的预防恐怖主义等威胁国家利益的行为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可能。简而言之,大数据使得著名科幻片《少数派报告》的幻想成为了现实。”

 

新疆的维稳形势可以说是全中国最严峻的,有时候重病需下奇药猛药,因此新疆应该成为大数据维稳的试验田,以防劳动密集型的维稳操作之下草木皆兵的白色恐怖进一步加深维汉对立和维族的独立欲望,为恐怖分子输送暴力反华的口实。

大数据维稳是美国反恐的一大经验,但恐怖主义就像是火焰,再好的灭火方法如大数据者也只是治标而已,要想治本,还得寻找火情频发的根源。

 

新疆的恐怖主义之火为什么愈演愈烈?

 

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虽然中国的市场经济在新疆迅猛发展,但维族人的参与度却严重不足,并且正在不断被边缘化。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就是,作为新疆经济发展最重要引擎之一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雇佣了新疆人口的14%--250万人之多,但只有区区25万人是当地穆斯林。就业机会和商业机会被汉族移民垄断怎能不令维汉矛盾深化?

 

汉人不但垄断了新疆经济大发展创造的就业机会和商业机遇,甚至还侵蚀了维族人的传统行业,比如乌鲁木齐著名的二道桥大巴扎市场曾经是维族商人聚集出售土特产和纪念品的地方,在被地产商开发之后租金暴涨,许多维族商人无力租赁,结果取而代之的是经济实力相对较强的汉人。政府本来希望这个市场的大开发能够促进民族和谐,结果反而增加了维族人的失业率和维汉之间的贫富差距。有研究估计维族人的失业率可能超过了70%,而与此同时汉人的失业率却在1%左右。汉人收入是维族人收入的3.6倍还多。新疆的发展像内陆那样只专注GDP是不行的,必须以向维族群众输送经济利益的有效性来衡量。维汉之间的贫富差距和维汉之间的对立矛盾是成正比的。

 

新疆本来是维族人聚居的地方,结果后来的汉人垄断了就业机会和商业机遇,把维族人挤到了经济生活的边缘,这还不算,汉人还大量开采新疆的矿产石油和能源,大搞核试验,根本不在乎新疆的自然环境的保护,这一切都在维族人的心中埋下了仇汉的种子。在这种情况下通过劳动密集型草木皆兵的方式在新疆维稳无异于在维族人的仇汉火焰中泼油。

 

除了经济生活中被边缘化之外,维族人在政治生活中也在被严重边缘化。1990年,25%的新疆共产党员是虔诚穆斯林,而到了1996年,这个比率降到了7%。入党是在政府和央企发展,以及从商的一个最重要的机遇平台,但这个平台对维族人却几乎是不开放的。在三个代表思想的指引下,共产党是否也可以代表拥护中国统一的维族穆斯林呢?是否也可以成为追求中国梦的宗教信徒的信仰平台?党可以诠释人民利益,为什么不可以诠释古兰经,放下无神论的窠臼,积极的参与到人民的宗教生活当中,出几位享誉世界伊斯兰大学者呢?

 

实现中国梦需要经济的政治的信仰的平台,而这些平台对维族却几乎是不开放的,这就逼得维族人走向了东土耳其斯坦梦,及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这就是新疆分裂分子恐怖活动愈演愈烈的原因,也是确保新疆长治久安所无法回避的症结。反恐功夫当在反恐之外。 

Dropshots

推荐 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