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迪 > 为什么中国打伊斯兰国会酿大灾难

为什么中国打伊斯兰国会酿大灾难

原文发表于9月18日【联合早报】

前不久Susan Rice来中国访问了,其中有一个目的就是探讨“中国酱油”问题的解决方案。此酱油非彼酱油,“中国酱油”问题乃是由奥巴马总统在8月初接受纽约时报专栏作家THOMAS FRIEDMAN采访时提出来的,中国打美国的酱油(Free-rider)不一般,打了整整三十年。在这三十年里,中国韬光养晦,改革开放,发展经济,与此同时美国却用不菲的人力,武力,财力在全世界诛杀暴君,推广民主,维持秩序。三十年后美国终于幡然醒悟,该向中国讨酱油债了,无怪乎当伊斯兰国(ISIL)威震四方,令世界不寒而栗的时候,许多美国精英和老百姓都反对白宫出头,因为美国打仗,中国闷声发大财的游戏太不公平了,毕竟中国是伊拉克石油最大的主顾,中石化,中石油和中海油总共拥有20%的伊拉克石油项目,凭什么中国不出兵,偏要美国出兵来保卫中国的石油利益?这就是美国眼中中国狂打酱油的逻辑。

被讨酱油债,这在中国改革开放以来还真是第一回,实际上美国也真是没有办法了。正如笔者在去年10月的【美利坚帝国已死】文中所指:“维持一个帝国代价是非常高昂的,美国财政已经不堪重负。为了这个帝国,美国维持着全世界唯一一支全球化的军事力量,而这台庞大先进的军事机器要良好运转则必须有强大坚实的美元基础。帝国从来都是极其昂贵的大国游戏,对于一个衰弱中的大国而言,更是一个难以供养的奢侈品。中东的石油战争泥沼已经渐成美国的负资产,与此同时印度和中国正在迅速取代美国昔日在中东的石油购买力,或许是时候让此二国接手些许中东石油政治的负资产。美利坚帝国就像一个资产组合,在全球经济去杠杆的当下,美国必须对这个组合重新进行调整,以优化成本控制,最大化回报。奥巴马的“帝国已死”或许只针对中东而言,全球经济重心正在向亚洲转移,美国在中东减仓极有可能是为在亚洲“增持”做准备。”美国的经济去杠杆化要持续到2020年左右,如今在财政悬崖边上也是喘定还歇,却要被赶鸭子上架的去打比Al Qaeda还要生猛的伊斯兰国,这可如何是好?俗话说,大炮一响黄金万两,这真要和伊斯兰国全面深入的掐起架来,美国的债务负担注定要喜大普奔,经济去杠杆化的大计只能泡汤了事,此时中国默默富甲天下,国力日隆,不找中国讨酱油债,更向谁讨?

但问题是要中国出兵打伊斯兰国却并不实际。中国要在中东对极端伊斯兰武装动武,必须要等到其在印度洋拥有强大的蓝水海军力量之后,因为一旦和伊斯兰国交上火,中国就彻底捅破了中东极端伊斯兰势力的马蜂窝,试问如果中国不能在印度洋维持强大的蓝水海军力量,日后如何保卫自己在中东的经济利益?但目前为止中国蓝水海军在印度洋上的力量几乎为零。中国日后要靠一己之力把蓝水海军实力投射到印度洋上,困难相当大,几乎会有和印度武力摩擦的危险,唯一能指望的就是美国。美国在印度洋有很多很棒的海军基地,还有全球海上夥伴计划可资利用,美国完全可以帮助中国蓝水海军实现在印度洋上的常态化存在。但问题是,这个忙美国会不会帮?要打那么远的苍蝇,苍蝇拍够不着怎么成?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如果中国出兵伊拉克,那么中国就要做好成为全球伊斯兰圣战主要敌人的准备。现如今光为一个东突,中国的安全部门就已经疲于奔命,试想一下,如何东突和全球圣战主力会师,中国还应付的过来吗?正如笔者在【中国须防掉入圣战圈套】一文中所指:“从伊斯兰地缘政治的角度考虑,不在伊斯兰的核心地带中东终结以美国为首的基督教国家的压迫,不孤立并消灭以色列,圣战的目标--在全球范围内建立政教合一的纯正伊斯兰社会,就无法实现。圣战者的国家和种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全球范围内建立政教合一的纯正伊斯兰社会。圣战必须是基督教文明霸权的终结者,为整个伊斯兰服务,而不是成为某些民族独立的工具。正是基于这个全球化圣战的大考量,东突分子对基地组织的摇尾乞怜才成效寥寥,拉登毕生都没有提过要把中国列入圣战目标,特别是中国还是伊斯兰大国巴基斯坦的铁哥们,完全没有必要为了东突的独立诉求而牺牲中国对一个主要伊斯兰国家的友谊。一旦中国成为国际伊斯兰的敌人,就可以把美国从恐怖主义的重重包围之下解放出来,中国将取而代之成为被钉在圣战十字架上的耶稣。”可见,中国出兵伊拉克远不只是出兵这么简单,还要承担给美国从圣战漩涡中解套的风险,中国安全部门的实力根本无法妥善应对这种挑战。根据亨廷顿的“文明的冲突论”,目前的全球圣战依然是基督教文明和伊斯兰文明强烈碰撞的结果,而且未来相当长的时期也将如此,中国没有必要去掺和,也没有这个实力去替基督教世界背这个十字架。

但凭美国一己之力是搞不掂伊斯兰国,基督教世界有难,也只有下一个超级大国的中国有实力出手相助,其他盟国倒是打酱油的,因为一旦伊斯兰国做大了,穆斯林移民众多的法国等欧洲盟国都没有好日子过,沙特,约旦这些亲美的阿拉伯骑墙草国家也够呛,所以他们只能绑在美国战车上打酱油。中国迫于自身的局限无法出兵,只能出钱了。

【后记】

大家都为俄罗斯的疯狂和穷途末路感到震惊,觉得中国和俄罗斯走得太近了,很不安全。莱斯的到来给中国提供了一个地缘政治再平衡的机会。有人认为,在中东极端伊斯兰势力越演越烈,美国在衰弱的进程中挣扎的时候,奥巴马有意让中国参加盟军,这是前所未有的。一直以来针对极端伊斯兰的军事行为都被西方垄断,如今却要恳请代表东方的中国加入,这绝对是中国乃至是东方的机遇。对此我持保留意见。之前用经济学的方法研究过中国的维稳和反恐,深刻的了解中国的国安部门无论在组织结构,人才储备,还是在技术特别是大数据技术方面都是非常落后的,根本无法承受与全球伊斯兰圣战主力交锋的重担。一个残酷的事实就是,一旦中国出兵打伊斯兰国,那么中国的国安部门就将迎战全球伊斯兰圣战主力,这恐怕是无可避免的。习大大访新疆的时候,乌鲁木齐火车站就发生了大爆炸,安全部门的表现与瞎子摸象无异,简直是耻辱,这样的实力是否有资格和全球伊斯兰圣战主力交锋?针对中国的恐怖主义打击很有可能会呈井喷之势。

所以出兵是下下策,但是袖手旁观也是不道德的。基督教文明在和伊斯兰文明的激烈冲撞中,彼此内耗甚大,但这对于极端伊斯兰势力确是极好的,因为西方衰弱了,伊斯兰的世俗政权也在茉莉花运动和经济周期中衰弱了,这就制造了越来越大的实力真空给极端伊斯兰势力去填补。如果中国袖手旁观,恐怖主义在中东的强势崛起几乎是不可阻挡的,美国已经没有实力去扭转乾坤。恐怖主义的崛起,再加上中国的崛起,到最后中华文明早晚也会和伊斯兰文明碰撞起来。中国要推迟这一天的到来,所以这一次决不能袖手旁观。

中国出兵的时机尚不成熟,但力是必须出的。最权宜之计就是为盟国特别是美国提供低息甚至是无息的战争融资,确保盟军弹药粮草充足,减少战争对盟国经济的伤害,等时局平定再加入维和行动。竭尽中国所能,并考虑自身难处,这恐怕是中国所能付出的最多了。

公众微信号:deeywoo 

推荐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