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迪 > 中国再不量化宽松更待何时

中国再不量化宽松更待何时

最近货币战争的论调在中国又火起来了,源于最近欧洲央行宣布实施总量高达1.1万亿欧元的量化宽松计划,不少评论员认为货币战争之下,人民币的下场或许将和卢布一样。悲观看法居多,这让我很无奈,其实欧洲央行搞量宽是件大好事,这一点我早在2011年的【欧债危机的解决之道】一文中便已表露。全球经济最大的一个风险就是通货紧缩,而欧洲就是最大的一个通缩策源地,量化宽松对抗通缩助益甚大,怎会是坏消息?只是欧洲的量宽略显拘谨,再加1万亿欧元效果更好。其实欧洲早已陷入日本失去的十年似的通货紧缩困境,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磨蹭了这么好几年之后才出手量宽。这一点我是深表遗憾的。

 

同样的遗憾我希望不会出现在中国身上。从【化解中国地产危机的美国经验】一文开始我就呼吁中国搞量化宽松,只可惜中国目前还在为降息,降准这些传统货币政策所缠绕,迟迟不见行动。

 

美国搞了量宽,英国搞了量宽,日本搞了量宽,现如今欧盟也搞量宽,似乎全世界包括中国自己都忘了中国也可以搞量宽。于是我甘冒天下之大不讳的呼吁中国也搞量化宽松,才发现自己遭遇了安徒生“皇帝的新装”里说大实话的小孩的尴尬。中国完全不解量化宽松的风情,因此不少人误以为我是疯狂。

 

首先,不少人误以为量化宽松就是传统的印钱,和国务院08年末推出的4万亿经济刺激方案是一丘之貉。其实二者是两码事。量化宽松是指央行主动参与到资产证券化,债务证券化,这些证券的买卖,以及抵押品的生成和定价过程中去,以稳定并加快抵押品的流通速度。这些都是传统货币政策不涉及的内容,在量化宽松里,央行表现的更像一个投资银行而不是央行。

 

中国央行目前实施的绝大部分都是传统货币政策,包括常设借贷便利(Standing Lending Facility,简称SLF)等等所谓的创新,因为这些操作主要涉及到外生性货币,而量化宽松主要调整的是内生性货币。根据货币产生的缘由,美联储把货币分为两种:一种是外生性货币,,即法定货币);一种是内生性货币,即银行通过放贷或购买证券来创造的具有货币交换媒介功能的信用额度。

 

中国面临的金融危机风险除了众所周知的因素之外,还有就是中国经济的货币供应模式正在坍塌,而这种坍塌只有激活内生性货币才能解决。外汇占款一直是中国国货币投放的主渠道,由于外贸环境连续数年的恶化,外汇占款的剧烈波动已经打乱了中国货币投放的节奏,对流动性紧张的经济常常造成釜底抽薪的干扰。2012年全年新增外汇占款从之前5年的年均3万亿元人民币急剧滑落至4900亿元;2013年前4个月,新增外汇占款达1.5万亿元,5月份金融机构新增外汇占款仅668.62亿元,环比骤降近80%。以外汇占款为主的货币投放机制已经严重的无法满足经济对流动性的渴求,这样一个货币投放机制可以说是中国经济通缩压力最主要的一个来源。外汇占款属于外生性货币的范畴,中国未来的货币供应必须转向内生性货币,也就是说要通过资产证券化,债务证券化以及金融机构之间对这些证券的各种交易来大量的创造货币供应。在中国出口迅猛增长的过去,对内生性货币的需求并不强烈,如今要由外向型经济向消费型经济转型,内生性货币就必须担起货币供应的主要担子,不然中国的企业融资无门,就会陷入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绝境。美国的货币供应正常情况下70%是内生性货币,这和中国目前的情况迥然不同。货币供应是经济的心脏,中国经济的心脏正在坏死,亟需移植,发力于内生性货币的量化宽松就是做这个移植手术的。目前的降息降准SLF等等都是在过去坏死的心脏上修修补补,贻误心脏移植的战机。所以我呼吁大量通过房贷支持证券(Mortgage Backed Securities,简称MBS)和就业支持证券(employment backed security,简称EBS)来把中国的债务证券化,然后央行通过中房金融和中国就业银行这样的代理服务器来作MBS和EBS市场的庄家,这就是盘活资金存量。比如房贷周期三十年,急缺流动性的经济体已经等不及了,把这些房贷打包成MBS,长期的信贷资产立马就能变现成中短期的流动性供应。

 

再者,很多人指责量化宽松会造成人民币暴跌,外储大量消耗,资金大量流出中国。我管这些人叫世界末日主义者。美国的经济复苏全球最棒,英国的经济复苏欧洲最棒,日本更是终结了肆虐十几年的通货紧缩,美元,英镑,日元有变成卢布么?量化宽松真的是魔鬼吗?其实外储大量消耗,资金大量流出中国有什么不好?过去那个一味追求天量贸易盈余的中国就像一个暴饮暴食却极少上洗手间的貔貅,现在多上几趟洗手间不好吗?美国的三轮量宽为中国带来了万亿美元以上的投资不是吗?美联储持续量宽的这六年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债务杠杆增加最快的时期,没有之一,而美国的债务杠杆却大大降低,仅仅看一个数据就够了:2014年美国联邦政府的财政赤字锐减,不到5000亿美元,创下08年以来的历史纪录。资金大量流出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好处就是通过给主要贸易伙伴国的经济加杠杆,来为自己去杠杆。

 

量宽可以给中国经济换一个更强劲的心脏,可以大量盘活资金存量,大大降低融资成本,可以降低而不是增加债务杠杆,这么好的事,中国还在犹豫什么?

 

原文发表于1月30日【联合早报】

公众微信号:deeywoo

 

推荐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