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迪 > 为什么A股已进入超级大牛市?

为什么A股已进入超级大牛市?

七年前,上证综指从4000点跌落,犹如漫漫长夜般中国股市进入了长达七年的超级熊市,4000点成了中国股民此情可待成追忆的沧海桑田,结果于4月8日,上证综指于盘中强力拿下了4000点的战略高地,比去年同期上涨了100%,那一天A股成交量也创下了15544亿元的历史天量。说A股气势如虹,牛冠全球也不为过。A股超级熊市寿终正寝,这是超级牛市王者降临的节奏吗?

 

奇怪的是,中国大陆经济形势这么差,基本面不对路,A股这么火有道理吗?

 

去年中国GDP增长7.4%,低于目标值7.5%。这是自1990年以来经济增长最慢的纪录,更是自1980年代中国提出经济增长目标以来,第二次没有达到目标。在3月5日人大会议上,李克强总理做政府报告,更是把2015年的增长目标史无前例的定在了7%左右,这将是25年来最低的水平。7%左右是啥玩意?也就是说6.5%也是靠谱的。从百分之十几的增速,到百分之六点几,这简直就是坐电梯下行。在这样颓唐的经济形势下,A股何以这么火?

 

一、民间投资转向股市

 

首先,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中国经济景气不济,但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以来的财富沉淀巨大,这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根据中信银行和中央财经大学联合发布的《2012年中国私人银行发展报告》,中国超富人群数量近年来迅猛增长,总量将由2006年的36.1万人增长到2015年的219.3万人。同时,超超富人群数量也由2006年的1万人增长到2010年底的3.2万人。

 

与此同时,超富人群总共持有的可投资资产从2006年的10.4万亿元增加到2010年的30万亿元,预计在2015年,这个数字将达到77.2万亿元。可投资资产规模在1000万~2000万人群中,投资性房地产净值占其可投资资产的比例高达70%以上。而如今房地产泡沫正在破灭,这意味着中国富人有数以10万亿元以上的财富需要另寻出路,除了楼市,股市就是中国最大的资金池,这笔海量资金除了陆续杀进股市,还真没有别的地方好去,试问鲸鱼不在海洋里游泳难道去江河湖泊里徜徉吗?

 

再者,中国经济如今不景气,但市场一致认同这个烂摊子是上届政府留下来的,习李新政府是改革开放以来最为锐意进取的政府,也是最有改革决心和诚意的政府。大踏步推进利率市场化,断了国有大银行靠吃存贷利差坐享垄断利润的后路;上市搞注册制,废除审批制,断了证监会的不少贪官和股市权力掮客的财路;等等这些堪称硬骨头的金融改革领域都被习李新政推土机般的大力推动了,这让人们看到了他们改革的诚意,能力和壮士断腕的勇气,也看到了改革红利是实实在在的,而不是像上届政府那样画饼充饥。

 

二、发展战略带动

 

另外,习李在刺激经济增长方面也出台了许多精准到位的大战略大政策,在这些战略和政策里边,亚投行和一路一带堪称其旗舰。

 

亚投行这块蛋糕到底有多大?根据亚洲开发银行估算,从2010到2020年,亚洲基础设施建设共有8万亿美元的资金需求,其中2.5万亿用来修建公路和铁路,4.1万亿用来修建电厂和输电设施,1.1万亿修建电讯设施,4000亿用来修建自来水和卫生设施。

 

蛋糕大有什么用,挣钱吗?很多人以为基础设施建设是公共事业,慈善事业,其实基础设施是很挣钱的。精明如李嘉诚者就投了好几千亿港币购买各种基础设施建设资产。

 

大家都知道中国的整个建筑业,包括房地产,基础设施建设都产能过剩,但是整个亚洲的基础设施建设市场却是严重的供不应求。咱们的基建产能过剩,那是指国内,一旦通过亚投行打开了整个亚洲基建市场,可能开足马力也供不应求。这对于目前严重亏损的钢铁铜煤炭建筑等企业来说是个重大利好。

 

亚投行,400亿美元丝路基金,160亿美元提供给新丝路沿途各省的基建基金,这三大整合欧亚路桥的基建基金加起来,每年将为亚洲发展中国家提供500亿美元的增量投入,这是中国输出基建产能的强大后盾,对刺激中国经济出口,开拓新兴市场助力甚大。这也就是在股市上,亚投行及一路一带的概念板块为什么红火的根本原因。这个牛市如果像品茶一样去品位,你会品出其中牛的硬道理。新政府的改革红利确实是干货。

 

三、解决融资难题

 

股市这么牛,还有一个重大的原因就是要解决中国实体经济融资贵融资难的问题就必须做大股市。股票和债券是直接融资最重要的两种形式,而银行贷款是间接融资的最主要形式。目前在中国的社会融资总量中人民币贷款(间接融资)占比在80%左右(其中银行贷款占比在60%左右),而直接融资占比只有百分之十几。这和美国的情况刚好相反,美国的融资总量中,直接融资占比在70%以上,美元贷款占比只有20%多。这种融资结构的巨大差异是导致中国融资贵融资难的最大一个原因。也就是说在中国融资市场被银行垄断了,占到了60%,以股票和债券为代表的直接融资只占20%左右,这是中国实体经济融资贵融资难的根本原因。

 

未来直接融资占融资市场的比率要向美国的标准看齐,A股总市值至少要突破100万亿(目前已突破50万亿)。目前都在讲中国经济要去除债务杠杆,而做大以股市为代表的直接融资就是去杠杆化效果最好的金融结构性调整,这完全符合习李新政的改革思路和发达国家的普遍实践。

 

四、中国也可以搞量化宽松

 

最后,就是中国会有类似于安倍经济学的大规模经济刺激出现。在安倍经济学的发力之下,2013年日经指数重返14000点,全年创下57%的涨幅,为1972年以来最好表现。安倍经济学里最重要的就是日本央行的量化宽松(QE),而过去几个月来关于中国启动自己的量化宽松的呼声也越来越高,比如交银国际三月底就表示,不能排除中国央行直接购买中长期债券(QE)以实现降低中长端利率目标的可能性。

 

周小川在最近的博鳌论坛上也说如有必要,中国也会搞QE,这和以前坚决否定QE的口气迥然不同。国内许多券商的经济师和国外的不少投行也一再表示中国有搞量化宽松的可能和必要。去年八月我在联合早报撰写《化解中国地产危机的美国经验》一文呼吁中国模仿美国启动量化宽松救市,之后发表多篇文章阐述中国该如何量宽,一路以来都是骂声累累,说量宽是损招毒招,一时间让我有冒天下之大不讳之感。所以当今天我看到李克强总理在和金融时报总编Lionel Barber的访谈中讲到:“我目前还是半信半疑。因为在推动量宽政策的时候可能是鱼龙混杂,什么都能够在汪洋大海中生存下来,现在还很难预测一旦量宽政策退出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美国最近对于是否加息,虽然没有更多的争论,对加息的时间也不确定。坦率地讲,实施量宽政策是比较容易的,无非是印票子,但是世界金融危机乃至导致经济复苏低迷的结构性问题怎么解决?还是需要通过结构性改革。在这方面不少国家没有迈出大步子。当然,就像病人生病一样,我们先得给他吊水,打抗生素,否则治病的时间可能都没有了,但是总有一天要撤掉激素,撤掉抗生素,让他自己的肌体能够正常恢复。所以我不反对量宽,但是我认为更重要的还是进行结构性改革。” ,我非常欣慰。李总理提到“就像病人生病一样,我们先得给他吊水,打抗生素,否则治病的时间可能都没有了”还有“我不反对量宽,”,这和以前对量宽的口径截然不同,中国离量化宽松越来越近了,我之前因为呼吁搞量宽挨的骂也就轻如鸿毛了。

 

中国如果搞量宽,当量会非常大。中国光需要置换的地方政府债务就在十万亿以上,还有银行系统和影子银行的房地产相关债务也有数十万亿,由此推算,一旦中国搞量化宽松,规模至少在10万亿以上。量化宽松一来,A股就会和日股美股那样呈现超级大牛的局面。量化宽松是A股超级牛市最强有力的背书者,中国的10万亿级别的量化宽松不出则以,一出必让安倍经济学黯然失色。美国的量宽行将就木,日本的量宽已成强弩之末,而中国的量宽蓄势待发,到时候A股会成为全球股市最闪亮的焦点,正所谓“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

 

综上所述,A股牛气冲天既是因为中国巨大的民间财富在寻找保值增值的出路,也是习李新政改革红利的体现,更是市场对中国版量化宽松的一种肯定性预期。所以这轮牛市,虽然已经牛气冲天,但绝非昙花一现,绝对是和美股当下六年多的牛市媲美的超级大牛市。

 

公众微信号:deeywoo

推荐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