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最让中国防不慎防是南海问题变成了一个所有人都受邀请的派对:很多人要求美国来主持大局,甚至是跟南海主权不沾边的印度也要来凑个份子。这个派对最诱人的东西就是石油:在南海下面有75亿桶液体黄金,按照中国政府的估计,南海石油比整个沙特油储80%还要多。

这个地域政治的烂摊子说明了中国政府长期的南海政策“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完全失败了。中国政府想不谈主权,只谈经济,可别国并不领情。在领土争端当中,主权是完全由经济和军事力量来承诺的名义货币,要不然就只能用来唬人。仅仅依靠经济和外交的手段是解决不了领土争端的。

为了解决南海主权问题,中越战争是不可避免的。而且中越一战也是中国一劳永逸的解决南海主权在成本上最为有效的一招,要不然中国将被美国组织的合围遏制和外交骚扰拖入军备竞赛等各种软战争的泥沼。现在最关键的问题就是中越之战的时间选择和美国利益将如何在其中运作。这里从经济学的角度探讨南海争端这样一座活火山在爆发前后的动态平衡。

脆弱的越南经济对南海石油的依赖性很大。南海石油占了越南国民生产总值的30%。如果越南失去了南海的石油资产,越南经济就会崩溃。越南经济目前已经走到了悬崖边缘:六月份的CPI比去年同期增长了20.82%,是从2008年十一月一来涨幅最快的一次;越南的银行系统在货币紧缩和泡沫破灭的情况下在和坏账展开殊死搏斗;越南虽号称亚洲出口大国,可是却长期被失去控制的贸易逆差困扰,越南的外乎储备用于偿付各种外债,已经由2008年二月的巅峰值258亿美元跌到了2010年底的122亿美元,缩水了53%,越南很有可能在一些外债上违约,这会吓走外资,也会带来系统性的破产危机。越南经济的危局也威胁到了越南社会的稳定,各种民愤事件时有发生,这一切都让专制的越共如坐针毡。在这样一个时刻用南海主权问题跳动国内的民族主义情绪,可以使民愤的注意力从越共的治理不力转移到对中国的仇恨上来,同仇敌忾,一致对外的缓解国家内部的对立。通过爱国主义甚至是战争的宣传越共可以达到维护统治的目的。对河内来说,南海绝对是值得以命相拼的东西。

问题是中国对越南的底线有没有充分认识?

从华盛顿的角度来看:美国在亚太地区的经济影响正在不断缩小,这就迫使美国通过其他方式来维护他在该地区的地域联系:比如保持该地区的军事平衡。中国眼下是亚太地区供应链的神经中枢,大量进口零配件,大宗商品和资本商品。在当下这个指望不上美国和欧洲的时候,中国对亚太地区经济增长的重要性显得更加重要。根据东盟数据,中国与东盟的贸易总额在2000年到2009年增长了6倍,达到了1930亿美元,超过了美国的分量。同期,中国占东盟贸易总额的比例从4%增加到了11.3%,而美国的比例从15%缩水到了10.6%;东盟对中国的贸易顺差增长了5倍,达到216亿美元,对美国的贸易顺差自2000年来缩水了12%,达到212亿美元。中国也是东盟最重要的投资来源和最大的外国游客来源国。让人叹为观止的是,在经济往来高速发展的同时,亚洲也是世界上军费开支增长最快的地区,中国和日本,越南,菲律宾等国有比较激烈的领土争端。这一切对五角大楼来说既是挑战又是机遇。南海争端给了美国一个重回亚洲的黄金机遇,可以谈友谊,谈能源交易,谈军火买卖。

现在让我们看看北京的底线:能源密集的中国经济迫使中国在南海问题上必须采取强硬态度并且加紧航母与海军建设。根据Bloomberg的数据,从2001年以来,为了支持年均速度10.5的经济增长,中国石油储备已经减少了40%。目前中国的石油消耗50%以上依赖于进口,其中绝大部分来源于中东。可是中东自埃及扩散的纷乱和美国与伊朗的对峙使中东形势破朔迷离,迫使中国必须往别的方向确保能源供应。中国迅速的经济增长,扩张的中产阶级,激进的城市化和汽车化会更加恶化中国的能源安全。联合国国际能源机构预测到2015年中国的石油的60%至70%将依赖于进口。脆弱的能源安全形式将迫使中国越来越迫切的增加南海石油对本土的供应量。如果做不到这点不但将威胁到中国的世界工厂地位,而且会威胁到未来的生存。而且在主权问题上做任何让步将非常严重的威胁到中央政权的合法性,特别是在眼下,民间对民主和言论自由呼声越来越高的情况下,中央更加需要以爱国政府的形象来稳定局面。总所周知,近代中国遭受过很多国家的侵略,承受了很多屈辱,割地和涂炭。在中国民族主义的土壤很肥沃,这一点极容易受到政府的利用也容易受到反政府实力的利用,所以在护国土的爱国立场上,中央不能做让步。

所有这些因素会互动的演变,任何一方的战略误判都会带来极为严重的后果甚至是亚太地区的战争。

如果中越开战,浑水摸鱼之下菲律宾,印度和美国等都会加入角力,亚洲战云笼罩,大量资本就会逃离亚洲,美国不用降息就可以把资本吸引回去。美国国债利率下降并且大卖,黄金狂涨,石油价格动向不明,因为战争中的亚洲有开工不足的可能。哪些增长和利润对亚洲地区依赖性很大的公司会跳水,不过好消息是他们可能会把一些工厂撤回美国,美国的制造业就业说不定会大有改观。

所以南海一战,”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美国是获利最丰,最值得警惕的,也是南海博弈中中国最需要平衡牵制的一张牌。

(发表于Business Insider,EuroAsia Review,Asian Tribune,China Defense Mashup) 本文被《环球时报》主题引用:http://news.sina.com.cn/o/2011-07-23/090522863350.shtml  文章上线两天之内评论超过800:http://www.huanqiu.com/content_comment.php?tid=1841689&mid=1&cid=87

话题:



0

推荐

吴裕彬

吴裕彬

389篇文章 1次访问 1年前更新

别处为你解释趋势,在这里带你提前预见趋势。

文章